隨筆雜記

小說作品《起點‧終點》序章

有時我會對你說,總覺得我的愛情,是永不能開花結果的。 穿上跑鞋,就是為了要在跑道上奔馳衝過終點。穿著其他運動鞋的,是你的對手,你的敵人。決計不能愛上它。 你愛上它的話,是死路一條。 偏我就是行著這一條跑道。 跑鞋只會和跑道結合。 卻永不會愛上另一對跑鞋。 這檔子的邏輯,不是太顯淺了嗎? 你卻像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孩子一樣,時常問我為何還未拍過拖,便知道會是這樣子。 站在學校的天台,我抬頭望向天空,默然不語。 你拿著汽水貪婪地吸吮著,玻璃瓶內啐啐作響。 我倒覺得很吵耳。叫了你兩次,你太專注在那枝飲料上,沒聽到我叫你。 算了,反正你都不會知道。 況且,我早已嘗到這一種感覺。 只是你不知道罷。 為你好,我也不會讓你知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