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8章-三人的冷戰

你忽然沒有追問下去,我覺得出奇,但當然不敢問原因。

看著中文老師說著無味的課文,我偷偷望著後面的你。看著你扮作專心的看著黑板,真不知你究竟心裏怎樣想?再一看附圍,附近的同學們原來早已望向這邊竊竊私語了。

我立即把頭轉回,感覺如坐針氈。

小息的鈴聲響起了,我轉過身想向你說什麼之際,你卻在我轉頭的瞬間起身走出了課室。

不好容易等到你回來,你卻仍是帶著一個臭臉步入課室,看見了都心寒。好了,我想還是午飯時請你吃吃東西賠罪便可以了吧。至於小辣椒呢,她整個上午都沒朝我的方向望過來,相信她是對我沒有坦白感到失望吧。

餘下的兩堂我都在魂遊太虛。就等待那放午飯的鐘聲再賠個罪便算好了。

午飯鐘聲響了。我轉身想開口時,他居然出聲約了潘泳芝那些女孩吃飯。她們倆當然當是天降甘霖,開心得要死。我則帶著一臉大便的臭臉走出課室。

結果,我居然淪落到坐在操場吃飯盒。

看著同學們吃完飯匆匆走去打籃球的情景,我想到我、你和阿昇三個人都會和班中的男孩一同打球。有時候,班中的高個子平頭和光少都會和我們一起吃飯,然後走到村口的球場大打特打一番。今天你們五人一起去了吃飯,我自己明知理虧,也識趣的沒有跟去。想他們現在該是在玩得起勁吧?那兩女又是為著你喝采吧?
想到這裡,忽然奇怪自己為何會妒忌這些事情。

我和你的關係,其實也只是親如兄弟的好同學好朋友罷了!偏你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我交結異性朋友你就擺出這個臭臉,你卻又去和那兩女吃飯。

怪橫蠻無理的!

我算什麼?

漸漸地我的不滿向上爬升。正把膠題發洩般向吃剩的大半盒飯插著的時候,我看到小辣椒。她和女班長杏子吃完飯手牽手的回來,正好看到我,她只輕輕了個招呼便行開了。我遞在半空的手沒處放,只得尷尬的硬生生收回去。

我聽到杏子好奇地問她:「為什麼你不理他呢?他不是和你很熟的嗎?」她的回答是:

「哦,不過是普通同學啦!」

已經降級了嗎?一個謊話的力量呀…

下午的兩堂課,你和小辣椒都沒有太理睬我,我涎著臉逗你談話,你只是別過頭去和隔壁的杏子談,偏作為女班長的杏子要顧著上課,又不能也不想和你談話,氣氛尷尬得很,你的怒氣更大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輪到那該死的田徑練習,想逃也不行。我和你在更衣室換衫的時候,你背著我,一句話也沒和我說。我試圖搔你癢,你卻靈巧的避開了,一句罵人的話也不用說出口。

哼,原來你仍是有留意我的一舉一動的。

我跟著你後面向操場方向跑去。

我們領隊廖Sir經過把跑在後面的我截住,看到我們三人組只兩人在,不禁皺了皺眉。

「咦?李日昇呢?咋天的體育堂已經不見他!」

「阿昇嗎?他還在請病假呢。今天該不回來了。」我看著他帶點憂心的眼神。我想,作為田徑隊主將之一的昇連續兩天沒回來,對領隊來說是一個很壞的消息吧。

「哦…」他清了清喉嚨,「這樣子嘛…你帶著大家先跑三個熱身圈,之後再做練習吧。」

我們主要的練習還是跑步。在這個我已經跑過四年的學校跑道,我得意的帶著眾人開跑。

但沒多久你又是那種爛個性,發力跑上來把我追貼。哈,你還是不肯放過我。看著你風一般把我追過,我正想著今天的事,亂想以下,原來自己已慢慢的落到隊尾,心一慌,立即便想加速追回失地。

但走不到三步,我卻絆到地磚跌個四腳朝天。

膝蓋結結實實的撞到石地,正當痛的不知如何處理之際,只見一個身影在我面前走出。

原來是小辣椒。她把書包拋下,急急的給我察看傷口。想起下午她的冷淡,我心中忽然又泛起一陣暖意。

她還是當我是好朋友啦!

兩人當下一看清楚,膝蓋擦損了一大片,流血了。你只是有點著急的把我扶了起來。「你先回家吧,我自己可以弄妥的。」我試圖掙開她,自己一拐一拐的向醫療室的方向行去。

「不行!怎麼可以逞強!」她追上來,一手把我扶穩,堅持地把我架著扶走。這小辣椒真的不是蓋的,女性的外表下,果然很有男兒本色呢。

我們走過操場找到廖Sir,他一見到這情況,立即走上前來看個究竟。他的經驗始終較比我多,倒沒有什麼大反應。兩人立即把我扶到醫療室去。他把藥箱拿過來,熟練的為我洗著傷口。小辣椒在一旁幫手拿取所需的用品。

他沾了酒精的棉花向我的傷口印上,我痛的雪雪叫。她看了,不禁「咭」一聲的笑了出來。

「怎這麼怕疼!」看著我的面容扭曲,你貼心的問道,「廖Sir,林英志這不要緊吧?」

「只是小意思而已,這裡很快便處理好啦。」廖sir邊在我的傷口上塗紅藥水。「你真是個模範學生,男生跌倒還要你來扶呢!」

「哈哈!只是小事一樁!」她笑著搖頭。我臉飛紅。

「這裡我處理便可以了,你不如先出去吧。」廖Sir熟練的拿來紗布把傷口給蓋著。

「好的!我也要先去拿回我的書包了。」她點點頭便離開了醫療室。

這時候,你跑了進來。「阿志你沒有事吧?」你衝進來,氣急敗壞的說。看到我和廖Sir的奇怪眼神,你有點不知所措。「我…我聽說阿志你跑步的時候摔倒了,所以…」

「他沒什麼大礙,」廖 Sir平淡地答道。「沒事的話你先出去帶領他們先做練習,我隨後就到。」你有點兒不情不願的點點頭,順從地退出去了。

他轉頭望著我,臉上帶著輕輕的笑容。「阿志,你的朋友們真關心你呢!有他們這些朋友真好。」我只管笑,沒有回答。

「如果你覺得傷口不舒服或流膿的話,記著要看醫生哦!」他關心的替我包紥著傷口。

看著廖Sir的一臉專注。對於這個老師,我是十分喜歡的。

作為體育老師,擁有健美體魄加上俊朗的外表,二十多歲的他,一直是一眾女同學的暗戀對象。只可惜他已經名草有主,和同是教體育的Miss詹蜜運中。

大家都把他們看成金童玉女的組合,準結婚名單上他們更被排在第一位呢。

至於他的男支持者也大不乏人。有一次他和我們一眾同學打完籃球後,在更衣室沖涼的情景,我想大家準還記得,他那羅馬雕塑般的體型,加上那男性性徵,真的讓大家大開眼界!從此以後,我們一眾男同學也視他為偶像。尤其是昇,他更是我們健美組的佼佼者,也常和老師一起鑽研健身的心得呢。

總之廖Sir是令人羨慕的一個男人。

「阿志,」他清了清喉嚨,「你是阿昇的好朋友是不是?」

「是呀,」我想當然的答道。「什麼事了?廖Sir。」

「沒…沒什麼,我想知他真的是病倒了嗎?」我給他沒頭沒腦的問題問得有點奇怪。該死!昨天我還是該往探探他的。

「好像是啦!」我隨口答道。「他不至於會裝病不上課的。我會再去探他的,你不用擔心啦!校際比賽還是兩個月後的事呢。」

可是,他的眉頭沒因我的亂說而放鬆。

我想,我真的要好好看著這個活寶。瞧,又給人家帶來麻煩了。

廖Sir笑了笑,著我在醫療室休息便離開繼續督促隊中的練習。

我待了一會兒,還是想先回家比較好。不知你會否來接我回去呢?剛才又沒有機會問問你。不行的話便乘計程車好了。

此時,我聽到醫療室窗外的園子那邊,傳來一對男女的吵雜聲。我走過窗邊一望。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