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28章-更衣室的花灑浴

看著小辣椒和杏子分享那半碟黑椒雞扒飯。她們倆高興的表情,令我想起你和我最初一起分飯而吃的情景。

…兩個人起勁的談天說地,好像有用不完的時間,無憂無慮的吃著人間美味…

小辣椒留意到我望著她,對著我友善的咞眼笑笑。坐在對面的你忽然噎住,咳個半死。「居然給黑椒嗆到!」你流著淚水抗議道。我們三個人看到不禁失笑。

吃完那半碟特別美味的飯後,我向她示意先走,和你走到樓下巴士總站旁的籃球場打起籃球來。「用不用特別和她『告辭』呀?」在後樓梯往下走的時候你揶揄我。我伸了伸舌。

光少、平頭、高仔和阿昇已經在打得起勁,我們急不及待的加入戰團。我個子不高,通常只能在外圍接應和射三分球。

你這個籃球高手仍是風采依然,彈跳有力的和平頭光少爭奪籃板球。走籃、投籃無人能敵,走到籃底一射的中。

阿昇則喜歡足球,很能跑。雖然我們今天不夠人只打半場,但全場仍見他的足跡。他帶球上籃,也是無人能(敢)擋的。

我開球,你接球。

總站雙層巴士不斷駛進駛出,忙得很。

我們三人很快便把光少等人殺個片甲不留。難怪他們怎也不想讓我們三人一起組隊。「給你們三劍俠同一隊,我們不用玩啦!」光少面帶不滿的嚷著。

「哈哈,我們三個都比你矮,難道你們三個高個子都打不嬴我們?」你很自信的挺著胸膛。「已經七比一了,來吧!」你把球交給我,又是他們三人惡夢的開始吧!

我看著你跑跑跳跳的控球射球,恤衫弄得皺巴巴的全走出褲外也無暇理會呢。

就是這些時間,你才會這樣專心吧。居然是在這樣的場合,我才找回那個和你久違了的感覺。

對我好,不要把我推開吧…不然…

喝過光少付錢(因為他們輸了球,一比十)的可樂後,我們又用的跑回學校去。

午飯後還有兩節體育課。

今天天氣很奇怪的回暖起來,我們都滿身汗水,白恤衫都濕到黏在身上,隱現出身子棕色的皮膚。可這種黏答答的感覺很不好受。於是幾個人爭取時間,把校服一脫,便衝入更衣室附設的浴室先沖身。大家都是男孩子,坦蕩蕩的大家一直都不介意給看到。

唯獨阿昇脫衣時一副為難的樣子,又背著我們面壁沖身。你呢,不顧時間有限,又和眾人打著水戰。

看著你健美(阿昇是壯碩)的身體在我的面前走來走去,水光閃閃的,很性感…成形的胸肌,平坦腹部竟然生出了黑黑的毛一直蔓延向下,那個神秘之地…我才驚覺,原來你已經長成一個真正的男人…看著看著,腦海中浮現了一些場面,我竟不期然起了生理反應。

我立即面靠著牆壁,拼命用香皂捽起附近的泡沫,企圖掩飾窘態。在旁邊的面壁的阿昇,正好轉頭過來看到這一幕,臉上浮現詭異的嘲弄笑容,卻沒有把我點破。

不論如何,我臉一定是紅得燙極,急急的低頭沖完身,把毛巾把自己團團包好,匆忙走出想穿回運動服,還一邊作著深呼吸。

不行!我竟然對你…不行!不能這樣子!想到這裡,自己覺得居然有點兒噁心。我對你居然會有這種聯想,連我自己萬萬也想不到…

阿昇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阿志,這種事情很常見啦,你不用尷尬呀。」

阿昇才不知道原因呢!「以後你便會習慣了啦。」他也穿好運動服。

「你和我一起出去好嗎?」

是的,體育課…阿昇大病後的第一課呢。我搭著他的肩膀,走過通往操場的走廊。廖Sir剛好從一旁的教員室走出。「怎這麼遲?快點去操場集合吧!」他笑著望向我們兩人,但我留意到他的雙眼,閃過一絲不安的神情。

我望望阿昇,他木無表情的走向操場。廖Sir在我們後面跟著行,但是絲毫感覺不到剛才的笑意。我盯著阿昇,他避開我的眼神。

「是他?」

「不是。」

我們在操場待了數分鐘,才見到你和光少幾個人先後出現。我的生理反應已完,終於鬆一口氣。

你坐到我的身旁,開始拉筋的動作。「搞什麼呀?這麼久!」你卻沒答話。我轉頭望你。只見你低頭盯著地面擺著一副臭臉。我好奇的望一望前面做著伸展運動的光少,他的表情,也好不到那裏去。

跑熱身圈的時候,我不敢跑得太快,只和你們三人並排一起慢跑著。很想問阿昇剛才的事,也很想問你和光少在更衣室發生了什麼事。結果卻不知怎樣開口,甚麼也沒問。

三個人,表情都怪怪的。

廖Sir今天居然教打籃球的技巧,我們不約而同都顯出了小丸子的三條黑線。(又是籃球!我們自己也可以打啦!什麼鬼課程呀!)由於是自由組隊進行比賽。我們三人組加上平頭高仔五人,又是大殺四方。

唯一遺憾,是光少不肯和我們組隊。廖Sir充當球證,看到我們的表現,他顯得頗為滿意。但雙眼總是透出一點點的失落。

放學鐘聲響起。同一地點,又是課後的田徑隊練習。我們三個人又坐在操場一角喝東西等其他隊員到齊。三人閒聊看著同學們背著書包魚貫離開,人群中一個沒背著書包的小辣椒走過來找我。

「阿志,我現在回三樓的圖書館溫習,你操練完便來找我吧!」她說罷便笑著轉身離去。留我呆呆地看著她的背影。

「你發完呆沒?」你撞一撞我。

「哈,我哪有?」我以笑遮掩醜態。

上年我、柏浩和昇三人都是陸運會的三甲分子,故此今年都自動入了校隊,每週得參加三次的練習。不久我們便要準備校際運動會,廖Sir十分緊張我們的進度,一向懶於練習的我也受到感染,努力的練習跑步以外的體能練習。

廖Sir在小食部一旁的器材室走出來,叫住小食部前剛按完樽的阿昇。始終都讓他兩人摃上了…我們看著阿昇不情不願的,兩人走到操場邊不知聊了些什麼。

兩人之間好像有一點爭論,之後昇竟自個兒走往更衣室。廖SIR呆了呆,接著也跟著阿昇的方向走開。

我推一推旁邊的你,兩人有默契的點頭,一起走到更衣室跟著看看…

「阿昇,其實我也不想的…」隔著門聽到廖Sir略微上揚的聲音。

我們打開門,居然看到這麼奇怪的景象。阿昇把自己困在更衣室的廁格內,任廖Sir如何勸解也不肯出來。

「唔…我們有點爭論,」廁格門外的廖Sir一臉無奈,聲音有點兒尷尬,真不知從何說起。我勸他先出去,讓我來勸他出來。廖Sir雖看上去不太願意,可還是照做了。我們兩人各爬到兩旁的廁格,伸頭見到這搗蛋鬼竟然對著我們吃吃笑。我差點要跳進去打他。

「你和阿Sir有什麼爭論這麼嚴重呀?」阿昇笑著罵我們多事。「是老問題啦…上次的那些有關操練的問題啦!」面對著我們一直的逼問,他只好無奈的笑笑。

我總覺得當廖Sir面對阿昇時,反應有點兒過份…或者,因為他是本校的陸運會冠軍級人馬,他才會這樣緊張吧?

校長一向很緊張學校在外面的比賽成積,多少令老師們也感到壓力。今年因為高年級的師兄畢業離校,故此他們的希望都落在我們的身上,我們的練習也不知不覺的加重了。

之後的一個小時裏,廖Sir也沒有再找阿昇談些什麼。操練完畢,我急不及待要跑上樓梯找小辣椒去買壁報的材料。

「傻瓜,你連運動衣也沒換就想去找楊繡華!」阿昇就是這種愛搗蛋的性格。

你呢,詐作聽不到。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