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30章-壁報前的粉紅雨

「那,現在你看到了吧?」

小辣椒對著高她近一呎的光少說話,勢頭卻像比光少更高。「剛才我在圖書館時不是已經很清楚和你說過了嗎?我不──」

「你不用再說!」光少惟恐小辣椒再說下去(會讓我知道下文),立即打斷了她。「我明白了,這就走!」

光少扭頭舉步離去,卻一面轉頭狠狠的盯著我看。我不期然打了個寒 顫。我掛著僵硬得很的笑容,望一望身旁的一臉堅決的小辣椒。沒等她反應,我伸出手拖著她的手。還強裝出開心高興的笑容。

光少看到這個場面,居然轉頭加快腳步跑離(居然死心了?)。看著他的遠去的背影,我終於鬆一口氣。

我又捲入了什麼事情裏去了?

「哈哈…」

我在這時候居然只懂繼續牽強的傻笑著。「想不到你也有狂蜂浪蝶呢!」我說罷聽不到回應,於是轉頭望向身旁的小辣椒。卻望見她臉上一臉愕然,一陣紅一陣白的瞪著我。我才想到我還緊緊拖著她的手。

兩隻手立即分開。兩人臉皆紅。

「這傘子是給我的嗎?」小辣椒望著我手中的粉紅三縮(借媽子的),聲線一點點的顫抖。

我點點頭,她一手便取過,頭也不回的急步跑開。大雨中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絲毫動彈不得,臉,燒得火熱。心,跳得快瘋。

綠色的校褸,用風筒吹過還是很濕,唯有放在家中窗前嘗試晾乾。後面大雨下了足足一整夜,到天亮才開始慢慢消散,現出一片灰濛濛。

仍感覺到那種雨後的陰冷,心中手心的那種熱。我把手高高高舉起,看著校褸在手心打出搖動的影。

八時十分,我拿著昨天買回來的材料,在樓下等了小辣椒老半天,卻一直不見她出現。差點更連累阿昇遲到。枯等的阿昇,看著我氣吁吁的跑來,居然還有心情笑。

我望望他望著我的眼神,於是又望回自己身上,原來兩人都是一身灰色毛衣(校褸以外學校指定的唯一選擇)。大家都沒好氣的笑了。

兩人連奔帶跑的,剛好在打早會鐘的五分鐘前趕進校門,總算避過了殺人王的追捕。看著周家驄那不忿的怒容,我才想起自那次包包事件後,身為領袖生Deputy head的他,每天只被派去守門口,呵這真是罪有應得。

走過前院,見臉帶羞澀,也是一身灰色的小辣椒在等我,少有的彆扭。阿昇見狀暗暗以手肘撞了撞我,壞壞的偷笑。

「衰仔!不要亂想!」阿昇卻笑得更大聲了。小辣椒疑惑的朝著我看,我沒好氣的聳了聳肩。

我知道,小辣椒是在等我回課室的。認識四年,任誰也知道光少要死纏爛打起來,如小辣椒這種辣妹也未必對付得了他。

我唯有幫她這個忙。

響鈴聲中,三人連奔帶跑的走上梯級。我邊走邊偷望身旁的小辣椒。「我的校褸全濕了,」我摸一摸身上灰色毛衣。「我昨晚用風筒狂吹再風乾都不管用,看來放學後還是要拿去乾洗吧。」小辣椒苦笑,自個兒搖了搖頭。欲言又止。

我和小辣椒幾乎是同一時間進入課室。眾人見到這個情景開始起哄了。你和光少望著我們兩人,臉上的表情居然一致。你瞪著我,我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

我坐到位子上,後面你乾咳兩聲。我如坐針毯。

作為班長的阿昇眼見我如此尷尬,企圖開聲壓止眾人,卻引起更大的笑聲。我想整個五樓的同學都聽班上的笑聲吧!

笑聲未止,左邊又拋過來一張紙條。「給黃柏浩」看到上面的字,一定又是潘泳芝。我望一望你,出乎意料地,抄著功課的你,竟示意我把它打開給你過目。我唯有把它打開給你。不過同樣的事實是,你的下巴仍是向前方一指。

我又可以練習投籃的技術了。望去潘泳芝的方向,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我心虛的轉頭直望黑板。

班主任Miss Law剛好進來,我總算鬆了一口氣。她對班上和學校的事作了簡報,一張又一張的油墨紙回條派出。中期試在聖誕長假後的第二天舉行,全班叫苦連天。今個星期內我們要把壁報做起,大家又是一陣哀鴻遍野(因為今次大家都要作畫的緣故)。然後再過三個星期就是陸運會,Miss Law交給我們兩張報名表格,全班都填好後,男生報名表由男班長交給廖Sir,女生的部份則由女班長交給Miss詹。

「老師,我們連交表也要分男女嗎?其實找一人負責便可以啦,我提議──」一臉為難的阿昇,想把這個任務推給杏子呢。

「──這個嘛,不如就由你一個全權負責吧!」經過四年的洗禮,Miss Law早已對阿昇嘹如指掌。阿昇只有哭喪著臉的坐回座位上。全班又是一陣哄笑。

雖然我估得到他不是因為懶。

「沒有其他東西啦?」周子美帶頭問Miss Law,大家好像,都在期待著一些東西…

Miss Law搖搖頭。他們期待的是什麼東東呢?

小息時,我和你及阿昇三人跑到小食部吃早餐。我啃著火腿三明治加熱維他奶,你則捧著熱呼呼的杯麵等著吃。阿昇呢,沒買東西。

「你不餓嗎?」我含著一口三明治碎問阿昇。「我這裡還有一塊三明治,多少吃一點吧!」阿昇托著腮搖頭。

你看著也忍不住要開口。「算啦,還在惱陸運會報名的事嗎?別小氣啦!都只是交份表格而已!」

「才不是!」阿昇抗議。

「你至少還有兩年在這裡,」稍知內情的我提醒他,「有些事情,我勸你還是快快解決掉比較好!」

阿昇聞言,不肯作聲。

我看一看你,想要你找找法子。你回望我的眼神,令人很不舒服。

一波未平,眼尾看見小辣椒和杏子、潘泳芝和周子美兩對女生雙雙結伴下樓買東西吃。

我借小便拋下兩人,趁小辣椒還未看到我的時候走掉。並不想面對這種齊人的場合。尤其是今天的你和小辣椒。

「那,現在你看到了吧?」

昨天圖書館內,小辣椒究竟和對光少說了什麼?當然我不是白痴,光少向小辣椒示愛遭拒是不爭的事實,但我呢?我扮演著什麼角色?在光少心目中的我,又是誰的誰?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我偷溜到學校天台來。很冷,只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想一想。今天冷冷的風,吹得我的頭腦也有點眩暈。這正是我所需要的。

小辣椒欠我一個解釋。

待上堂鐘聲打過,我才施施然的回到班房。

一進課室便見到小辣椒和你,兩人低聲不知道說著什麼。你剛好看著我進來,但剛才那種凌厲的眼神已然不見。

兩人還在吃吃笑。雖然你的臉上仍是帶著一點懷疑。

究竟她和你說些什麼?

我待到吃飯的鐘聲響起,才把你扯到廁所問個究竟。

「她問我昨天更衣室內跟光少講些什麼,」你雙手蹺著,一副沒啥大不了的樣子。「光少問我是不是喜歡楊繡華。多好笑。很明顯是他喜歡楊繡華,但又怕有其他人會爭。我說當然不干我事,他不信,我便跟他玩玩,說她喜歡的是你耶。」我差點沒大叫出聲。

「你就這樣跟楊繡華說?」很難相信小辣椒還可以笑出聲來。

「是呀!」你走到鏡前用手梳著頭髮。「她說不怪得光少昨天這樣奇怪,而你今天也是怪怪的。」

「我哪裏怪了?」我沒好氣。

「剛才小息時你一去沒回頭,任誰都知你心裏有鬼!」你回頭逼近我,我把身子貼到廁格門外。「還想騙我!一早便知道你對她有好感!」

鏡中看著你回頭撥著頭髮。「我…沒有!其實我…」

「其實什麼?」你語氣冷冷的。「任她怎樣否認,她是很喜歡你,我看得出來。」

「這…」身子聞言一震。小辣椒會喜歡我,別說笑吧!就算是,也都是你害的!

「不用再說啦,阿志你有機會的,上吧!」你撥好頭髮,回身拍拍我的肩膀。

我還想說什麼…「不要我再說第二次了,好嗎?」

他的手心令我感到無比的壓力。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我喃喃地說著。

「什麼?」你疑惑。

「沒…」我看進你的雙眼,吐到口邊的言語,硬生生給全吞回去。你給我望得不舒服,也就別過頭去。

…站在你的面前,卻不能讓你知道,我愛你。

難道就這樣完結了嗎?我和你。

抑或是開始?我和她?

沒可能的。

下午的兩堂又是張老師的作文課了。不知為何,今天總是不想這兩堂來臨。

高挑的張老師開始派發上星期的作文。

「大家喜歡上一期的作文題目嗎?」她輕鬆地對班上一笑。班人傳來歡呼。

「雖然大家只是中四生,但是大家對愛情的觀念倒還很成熟,這是老師所樂意看到的。」

「市政局(作者註:舊在政府架構,現職能已歸併入康樂文化事務署。)明年初會有一個徵文比賽,我很希望各位能夠踴躍參加。至於今次作文,我有一篇很喜歡的文章,老師很想推薦這篇文參加比賽,也希望這位同學可以和我們朗讀一遍,大家分享一下。」她略頓了頓,望過來我的方向。

「林英志,請你出來。」張老師這麼一說,全班掌聲響起,我卻整個人僵了在座位上。

『怎樣可以知道,你愛一個人?』

我知道我愛著一個人。

『見到這個人時,你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除了上課的時間之外,你常常會想和這個人一起…』

『那個人開心時,你會陪著開心;不開心時,你也會感到不開心…』

『最後,你會對著這個人說一聲:我愛你…』
我可以嗎?我可以嗎?我可以嗎?

一個個句子在我眼前閃過,震撼著自己,回望著你,我金星直冒。

之後,便是漆黑一片。

最後映入眼簾的,竟是小辣椒驚惶的表情。

** ** **

放學後的課室。教師桌前,我坐在小辣椒對面,看著她把粉紅色的色紙寫成大量的三角小塊。一張一張粉紅把整個桌子都舖滿了。像昨日的天,昨日的雨。後面是專心致志的小辣椒。

她精神太集中,竟沒發現我注視著她。

「繡華。」我輕輕的叫著。她抬起頭來,有點兒愕然。「呀,是你!你不是該回家了嗎?」我望著放在書桌面的一塊塊色紙。

「我沒事了…,剛才我只是緊張過度暈倒。」我輕鬆的笑著。我醒來後在醫療室休息了兩堂才讓我離去。「我坐在你面前整兩分鐘了,你看不到我嗎?」

「可能是我太專心了吧!其他人我叫他們先走,反正這些工夫,不需要在這裡做。」她又再低頭剪著紙。

「也對,」我凝望著堆得滿滿一檯的粉紅三角。「那你呢?你又不帶回家去做?」

「我不想帶回去做。」很簡單的答案。她仍是低頭剪著紙。

我望著專心剪著紙的她,覺得某程度上,她是過於專心了。

「你不走嗎?」我沒答腔。

「如果你還不想走,煩你替我剪好這些色紙吧。」聽不到我的答案,她自己替我決定好了。

我拿起面前的剪刀,卻沒動過一下。只直直的注視著眼前的小辣椒。她見到我直視的眼睛,也放下了剪刀,平靜的抬頭望我。

「對不起。」小辣椒忽然冒出一句。

對不起?

「昨天,我讓你誤會了。」還有什麼誤會?

「昨天在圖書館,光少是向我表白沒錯,」她略頓一下。「我也拒絕了他。」

「嗯,我知道…」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光少問我,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我否認了。」所以光少看到我們的時候,他早知道我倆不是一起!天!我還拖著小辣椒的手!

「所以昨天我拖著你的手,是完全會錯意了?」尷尬死了!

「你這一出手,搞得光少小息時又再找我一次,再被我否認多一次,他才肯死心。」小辣椒想起都覺得不耐煩。

「哈哈,那我要向你講一聲對不起了?」說到底,原來是我多手。

「那倒不用,明明你是一片好心想幫我擺脫他嘛。」小辣椒鬆一口氣,再次現出爽朗的笑容。「如果你介意的話,你便當是我佔你的便宜好了,況且,我還沒試過拖男孩子的手呢!」

「我哪有介意?」我哭笑不得。「我也是第一次拖女孩子的手呢!」

「你估我會不會信你說的話?」小辣椒一臉懷疑。

「當然要信!我還未試過喜歡過女孩子的!」我衝口而出,很快就後悔了。

「未試過?那現在呢?有喜歡的女孩子嗎?」小辣椒聞言好奇的問。

「為什麼要問?」我沒好氣。

「因為你的作文吧,」她從包包內拿出你的作文,我伸手接過。「張老師在班上替你朗誦了一遍。」

「不是吧?」張老師居然替我,我拿著作文紙,手開始顫抖起來。

「是呀,我很喜歡你那篇文章,簡直就是一篇向一個人示愛的文章。」小辣椒回憶著我那篇作文。「不知誰會有這種褔氣呢…」

「見到這個人時,你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除了上課的時間之外,你常常會想和這個人一起…」小辣椒默讀著拿在我上的作文紙。

「請不要…」我不想聽下去。

「那個人開心時,你會陪著開心;不開心時,你也會感到不開心…」

「夠了!」我吆喝。

「不好意思。」小辣椒不再說話,繼續低頭剪紙。

我想,這次一定要,一定要說。

是,我對小辣椒是有好感,但是甚麼樣的好感,我卻說不上來。我的文章,讓她想起些什麼?

如果小辣椒真的喜歡我…

既然你要我跟小辣椒一起,這樣,我想對大家都好吧。

又或者…

請把我也拒絕吧。我不知道,我可否把幸福帶給面前的小辣椒。

因為,我不能,不會,不想,對一個人,死心。

「你信不信柏浩跟你講的那件事?」我下了很大的勇氣,終於開口。

「哪一件事?」小辣椒停下剪刀的動作,抬頭望我。

「柏浩向光少說我喜歡你的那件事。」終於一口氣說了。

「哦,原來是這件事。」她聽了倒豁然開朗起來。我心倒是大大的跳了一下。

甚麼?她的語氣就當成為一件芝麻小事?我怔怔的望著面前這隻小辣椒。她笑了一笑,像局外人一般的望著我。

「我…我只是怕你聽到的話會誤會,所以…」我自己倒比她緊張。

「信不信不是我的事,我想…那是你的問題吧。」她一臉輕鬆,像律師見客。

「甚麼問題?」我倒給她搞糊塗了。

「你是否喜歡我這個問題吧!你自己來說說,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小辣椒居然開始認真起來。

「…」竟然會這樣被她一步步的進逼著,我啞了。

「怎樣?你說的話,我都會相信的哦!」她對著我笑了笑。

最初只是想知她的想法才這樣試探她,現在竟然主客互調。

「你不說話?」她隨即追問。現在,誰試誰?

我甚麼也不用說。

她甚麼都聽到了。

我輸了。

我和她之間靜了下來。心思混亂的我,無暇顧及回答任何問題,我的目光在小辣椒臉上遊移不定。

她不再作聲,只等我的回答。

不只好感嗎?我喜歡她嗎?我從來都沒這種意識。原來我和她之間的那種感覺,她還比我更清楚。

平日,我每天都看準八時十分下樓等小辣椒。

每天校隊不用練習,都會先在校門等三分鐘,不讓周家驄乘機對小辣椒報復。

我從未這麼投入過去做壁報。

不自覺的…原來,我也喜歡小辣椒。

『最後,你會對著這個人說一聲:我愛你…』

但是,我卻沒有這個勇氣。於是我沉默。

「我和你做朋友,很開心呀。」小辣椒打破了沉默。

「是嗎?」我居然感到失望。

「是呀,我很享受和你一起的時間,我想你也是吧。」小辣椒肯定的說。

忽而,小辣椒口風一轉。「不過…」

不過甚麼?「算了。沒什麼了。繼續吧!」

欲言又止的,不是小辣椒的作風啊。

但是,好像沈默是金。

小辣椒復又低頭,安然地剪她的紙。

我卻坐立不安,找不到藉口逃離。

「我有一張草圖想交給黃柏浩,你可否替我拿給他?他在籃球場。」望望我,她掀起嘴角,把一張草圖交給我。

臨走前我回頭望小辣椒,她仍然努力的剪著紙。

「那我出去啦。」我回頭。

「去吧,明天見。」她頭也沒回。

看著小辣椒跟她面前的一堆粉紅色紙片,活像昨天下著的,粉紅色的雨。

不過昨天心神意亂,今天卻晴空萬里。

終於,我心安理得的踏出課室門口。

來到球場,見到早應離開的四個人。

你正和昇兩人搶籃板球。兩人互有攻守,像武俠片中的對劍般,打得甚是好看。可場邊卻時發出不協調的尖叫聲。

又是那周子美及潘泳芝。她們一見你入了一球漂亮的穿針球,又發出恐怖的叫聲!你回頭,對她們報以笑臉。

慢著…你竟然對她們笑??

然後,你才望到一臉陰晴不定的我。

「喂,阿志,來打球啦!」你揚聲。

「不阻你們嗎?」我把草圖摺起放在毛衣口袋。

「來吧,我們來個三人混戰啦!」阿昇向我嚷著。

「黃柏浩,你不要讓我嬴了,讓你的Fans失望哦!」我衝入了球場。隱約預見兩女怨恨的表情。我得意。

現實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幾乎破不了蛋。你和阿昇都特別的落力。為什麼?是那兩人的歡呼聲作祟?不是吧?我的臉愈來愈黑了。回到場邊。兩女走到你們身邊,說要請你們飲東西。

你們竟然應承了。你們望了望我。想看我有甚麼反應吧?

「哼,你們去吧。」我就是沒反應。

「你的楊繡華呢?你丟低她,叫她自己做壁報板?」

「去你的,呀,這幅草圖,她叫我交給你!」我醒起在口袋中的草圖,拿出來塞了給你。

你呆了一呆。「哦,」你抬頭望了望課室的方向。「遲一點再說。我口渴了。」

兩女立即擁你往小賣部的方向。

我忍不住拿起籃球,狠狠的把球掟向籃板。然後,不自覺的望向樓上的課室。

好像…見到人影閃回門內。

……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