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32章-傳說中的轉校生

「明天放學後,要不要去看看那個車小玲?」打著《三國志》時,你問我和阿昇。

我們兩人都搖搖頭。

「XX女書院很近我們學校的!」你還不肯死心地推我的肩膀。我和阿昇注視著屏幕,一於小理。

「我聽田徑隊入面的人說,這個甚麼車小玲好像是個很強的運動員嘛!我想去看看她的底細。」你轉到我的身後搭著我後肩,下巴用力的壓在我的肩頭,直像小孩子般的撒著嬌。

「你何時轉了女子組呀?她運動強關你啥事?」我有點不耐煩的擺動身體,把他的雙手轉開。「還有,你那個學校模型做起了沒?」

「行了行了!你放心吧!星期五一定交給你兩夫婦的!」你有點不耐煩。

「去你的!」什麼兩夫婦?我板著臉。攻擊城池的音效又響起了!「又攻打我的長沙?黃柏浩你太過份了吧!…」我…孫堅所餘下的唯一根據地呀…

「你應承陪我去,本王爺便饒了你!」你壞壞的對我笑說。「黃柏浩你賄賂呢!不行!」阿昇舉腳抗議。

放學後到阿昇家中打機,又重新排入了我們三兄弟的時間表內。經過這一陣子的風雨,我們的關係終於又回復正常了。

問題只出在那個車小玲的身上。貪新鮮的你,今次又有了新的「八卦」目標。開學前一個小辣椒己經讓你折騰了好一陣子,然後又到這個什麼名校女書院的女生運動高手大駕光臨?

我和阿昇兩人聯手,把你打得吃不完兜著走。你哭喪著臉的,一臉無奈。

我們一直玩到晚上十一時,一通電話打來找阿昇。阿昇接過電話,唯唯諾諾的和電話筒另一頭說了一堆話,然後突然走進來,便向我們說要先睡了。

分明是要熄機睡覺呢。「不是吧?我還想玩呀!」你抗議。

「不行呀,我真的要睡啦!」阿昇一臉尷尬。

「不是周子美打來的吧?」你靈機一動脫口而出。看阿昇臉飛紅,不說再問也知道答案了吧。

「哈,你聽她還多過聽你阿媽!」你沒好氣。「好啦好啦,」我試著替阿昇解圍。「周子美也是為了這個肌肉發達的大隻仔著想吧!我們今晚便饒了他啦!你就去睡吧,我和柏浩先回去啦。」我先步出門口。阿昇一臉感激。

「楊繡華和你怎樣了?」

「明天和我去,好嗎?」

回家的路上,你一直問我這兩個問題。

星期四,好不容易得到和心情相同的放晴天。

和你一起小息喝維他奶,一起吃午飯,一起去打籃球,一起跑步。其實我的要求不多,這些已是我每天最快樂的時間。

臨近放學前,小辣椒提醒全班明天定要把畫作交齊。站在她隔離,全班前面的我才想到自己原來還沒有畫…剛好和你對望到,兩人不禁一起伸了伸舌。

眾人又把我和小辣椒的關係拿來開玩笑。我板著臉不說話,小辣椒打個哈哈。「別再說吧,你們放過林英志啦!」卻引來更多笑話,我一臉尷尬,恨不得找個洞鑽下去。

壁報的製作已進入最後階段,我很詫異於小辣椒的超高效率。昨天一個下午,她居然把底紙釘好,心型的粉紅紙塊和校園的青草襯底全部各就各位。

小辣椒再三再三再三(因為十分鐘內先後提了三次)提醒你一定要把學校模型給做起。你每次都不住的點頭。我望著你,心內著實有點兒替你(和我)暗暗擔心。因為這幾天我都想不出你還有什麼閒時間去弄模型呢。

四時未過,我們一行人便已踏出校門。走在前頭的我和小辣椒私下商量好,明天定買點好吃的來好好慰勞大家。

眾人有說有笑的走到路口。「跟我來吧!」你硬把我和阿昇扯走。「很快的!看一下便好了!」小辣椒還道我們去跑步,向遠去的我們揮手。

我們給你扯到馬路的另一頭才停下,我望望阿昇,一臉沒你好氣。昇則反問我的意見。我想了想,點點頭。

去便去吧!三個男孩向著XX女書院跑去。其實我心中也是給你搞得癢癢的,看這個新來的女孩究竟強個什麼。看便看個夠吧!

果然是區內數一數二的名校。走過我們身邊是一個又一個穿藍色旗袍抱著書帶包書的斯文女孩,看上去還好像很有教養的樣子。你臉上越來越對車小玲充滿期待。

我們繞過校園,走到旁邊寂靜的一角,爬上外面的圍牆向內偷望。

古色古香的校舍,前院是一個優美的水池花園,一個完善的小運動場和球場。灰沉的建築群,在靜默的綠色山麓圍繞下,份外覺得清秀高貴。和我們倒模般的冷冰新校舍一比,簡直是兩個世界。三個男孩扶著圍欄的鐵杆,暗自讚嘆著。

運動場中一票女生在打著排球。

車小玲…又會是一個怎樣的女孩呢?

「今天這裏有排球球隊訓練,車小玲據說在裏頭呢。」至於怎樣知道這些情報,我們得問一問你。

「那個長髮的可愛女孩嗎?」我問。「不是吧?這麼俗氣!我想她是會清新脫俗一點的…」真不知你哪來的信念,我嘆了口氣。

「抑或是這一個?」阿昇指著那個女孩身旁一個肥大肉厚,邊忍著笑。「你去死吧!」你一掌打在阿昇頭上。

當我們正興高采烈談論著之際,忽然一個排球直擲向我們。幸好我們反應快避開,不然一定撞到我們的臉上。

「是誰在偷看?真好膽呢!」一個短髮的男仔頭伸手拿起另一個排球準備向我們擲過來。我們三人一起跳回地下。

一個排球如炮彈般在頭頂飛過。幾乎感到它的「球風」。「這麼惡呢!」很恐怖呀!我們三人互相一望,心知不妙。但你一手扯著我們,正猶豫著要不要撒退。

聽見隔壁眾聲擾攘。「是什麼人?」「我們要報警嗎?」「不如叫校工過去看看!」「我們一起出去找他們晦氣!」聽得我們冷汗直冒。

「小玲姐,你怎說好?」一把女性尖聲響起。接著是一把熟悉的聲音。「出去看看吧!」「不是吧?」你復又爬上去看。一個排球迅雷不及掩耳的炮彈勁射擊中,你臉上掛彩。

「媽的,真是那個男人婆!」你跌坐在地下,一手掩著臉。

「外面的瞥伯別走!看我們的!」聽到眾人開始走動的聲音,我們急忙把你狼狽的抬走…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