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33章-小息罰企,放學留堂

「果然是…『清秀脫俗』的車小玲!哈哈哈哈!」好不容易逃離現場。在便利店門口,我和阿昇兩人對望轟笑,差點把口中的飲料噴出來。

「頭髮比你短,清呀!」「平平無奇,瘦呀!」「至於脫俗的感覺呢,就要問問我們的男主腳了!哈哈哈!」我們一唱一和,簡直得了無法止笑的病。

看著你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坐在一邊的汽水箱瞪著我們,還要邊用紙巾抹鼻血的可憐相,我心中實在是幸災樂禍得要死!

已經不是第一次。開學的時候,你硬要我們一起去偷看小辣椒,那次你比較幸運,只是被她踢來的毽子打中,頭腫了一個小包而已。今次這個車小玲呢?真的是令你「血灑校園」。除了「抵死」兩字以外,我真的想不出其他字眼來形容你的下場。

「止血了嗎?哼哼,看你下次還要不要去!」我看看錶。原來已經五時多!「這麼晚了,我們還是回家吧!」我和阿昇提起書包,準備離去。

「柏浩,沒事便走吧!」我把你的書包也揹到身上。

你掙扎著起身,一臉為難。「阿志…不如你陪我回家,好嗎?」

「那我呢?」阿昇一臉奇怪走回來想扶你。「不用了,阿志一個夠力扶我回去啦!」你訕笑著走近我,順勢把左臂搭在我的肩膀。

把你扶到你的家門外,我便想轉身離開。

「阿志!」你把我叫住。我回頭看你,見你仍是一臉難色。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肯定一定不是好事。

坐在你的床上,我拿著你殷勤送上給我的罐裝可樂。心知不妙。果然你打開櫃子,把一個純白的發泡膠板和當天的一袋新買的美術用具拿出來放在書檯上。

我即時便想像到中四理一班的壁報板正面臨著什麼處境。老好人的我還是給你激出三十萬丈真火!「你說!究竟這兩個星期你每晚都在做什麼?明天還要交出這個模型,你現在給我一塊白光光的發泡膠板和這些東西?嗄?」

「我…」你居然還想狡辯!「我回家了!你自便!」還不是因為那些女孩子!我拿起書包便走。

「不要啦…」你頹然坐下。「好歹我今天都受了傷啦…阿志…你便當是幫幫我吧好不好?」

「…你的設計圖呢?」

看著你拿著發熱線,把發泡膠板一塊一塊的切開。我坐在你的旁邊,替你把校園的小裝飾準備好。

「你肚餓嗎?」我搖搖頭。「吃點東西吧!我給你煮個麵一起吃好不好?」你放下手上的工作便想起身去廚房。

「回來!」我拉著你的衣袖。

「可否加多幾塊紅腸給我?」你拿著發熱線,從睡房中探頭出來叫道。「在雪櫃的下面第一格!」

「好吧好吧,只要你快一點,甚麼也好。」對著沸騰的麵條,我沒好氣。

湯水因火熱的沸騰起著泡,入面的麵條漸漸被掩蓋而變得迷糊,最後被升起的泡泡蓋過。

「可以吃了!」把兩碗麵放到檯面,我揚聲。你從房中打開門直跳到座位上,不安份的坐著望著前方的麵條,直像廣告中那些貪吃的小孩子。

「嘩哈哈,阿志煮麵給我吃!看起來味道很不錯呢!」麵上飄著幾塊紅腸,你的至愛。還特意加上了葱花和蛋。

「吃吧!賣口乖!」我撇撇嘴。

你二話不說拿起筷子,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著麵條。

看你吃麵,雖似狼吞虎嚥,但總是有條理地挾著一把麵,一小塊紅腸及蛋,外加一小匙的湯和葱段一起送進口中。可能這種粗中帶著幼細的你,才如此特別,如此吸引吧?

有時,很喜歡你這種依賴…每天早上抄功課,放學後的跑步,還有今天這個…唯有這樣,我才得以和你共渡這麼多時光…

你留意到我的注視。「你不吃?」你口中滿是麵條。

不到十分鐘你便把兩碗麵吃光光。自告奮勇你起身說要去洗碗。我說你不如好好的把工作先做好,讓我來把它做完。你反辯說我煮了麵,沒道理仍是要我來洗碗。

「好啦,大家都不要洗。」你最後下了這個結論。把我推回房中做模型。

看著我們的學校一步步的建成,像極了在獅子山隧道俯瞰不遠處的校園。實在很佩服你的美術天份,總是這麼令人眼前一亮。見你難得專心致志的落力做這個模型,我也盡情地協助你這一切。不經不覺也忘了時間,我們一起把那些小配件貼上模型時,我才望了一下牆上的時鐘。

「這麼晚了,不要回去啦!」你叫道。

整個壁報的主角,六層高的校園,終於,在我們的工作檯上矗立。「簡直像真的一樣呢。」我搭著你的肩膀,讚嘆著。

「是呢…真的…多謝你。」你終於舒了一口氣。

「看,有人幫手,這樣便完成了吧?那我先去沖涼了。我買了新的〈怪異集〉,你坐著看看吧。」你把漫畫拋到我手上。這麼晚看鬼故?我反白眼。「就知道你沒膽!」你笑著打開衣櫃拿毛巾。

當著我的面你把衣服脫去,只剩內褲,白晳均稱的身材又逼近在我面前。「很快回來。」隨手拿了浴巾,你便推門步出睡房,留下坐在床上臉飛紅的我。

浴室傳來水聲,我不自在的望望周圍,希望能令自已分心。然後,我望著檯面放在一角的白畫紙。

「咦?我忘了畫那幅『校園感覺』!」回來正抹著頭髮的你,打開門見我拿著兩張白畫紙,脫口嚷道。

飯廳桌前兩人相對著一起畫畫。好一段時間裏,大家各有想法,無聲的畫著。

學校嗎?

有時很喜歡這個地方。就像媽子要上班一樣,我們星期一至五都要上學,除了假期外,我們的生活就是「家中-校園」的一個鐵定組合。我們在這裡吸收知識,認識多一點這社會的事,好讓我們將來出到外面的獨立生活。

我們會認識很多好朋友,和我們一起渡過這漫長的校園生活。好像小辣椒,阿昇和你…呢。

我最快樂的時光,便是和你一起待著的時間,我們跑步,我們上學,我們一起生活。四年了。將來呢?以後我們又會怎樣,會考,高考,再往後…?我想像著我們頭頂的一片天空…

…我和你的天空…是怎樣的一個天空?

「為何你的天空塗成了一片灰色?」忽爾,你望著我的畫說了這麼一句。我望望自己面前的畫紙。

喔…真的,為何會是一片灰色…在我想著想著的時候,不自覺地用鉛筆一直向天空直掃…

我打個哈哈,但卻打不出來。你給我望的不自在,抬頭望我卻視線相碰。我們兩人對望了一世紀之久,然後,還是我先開口。「哈,你算是車輪(Challenge)我嗎?」我勉強擠出笑容,雖然是裝得那麼糟。

看著你的畫,比對起和你剛才一起弄的模型,一個樣子。十足的鮮艷陽光,給灑在美好的校園內,沒有一絲憂愁,一絲壓力,一絲陰霾。

「如果不用交功課和考試,上學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你傻傻的笑著。我低頭望著自己的畫,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正正是你和我的分別。在我知道對你的愛後,我便已經失去了你臉上的這種童真,可以把如此景象想像的能力。

你走近看我的畫。「畫完了嗎?其實你的美術真的很好!真的!」你說罷轉身便走進房中,回來時捧著毛巾和一套衣褲。「你好像還沒沖涼呢!沖一沖身,然後回來睡吧!」

我接過屬於你的一套衣褲。有你的觸感,我喜歡。「我先回房睡,你沖好涼便上來和我一起睡吧!」看著你回身走進房中,我怎可能把這一刻浪費?如蒙寵召的飛快走到浴室沖涼。

把自己的衣服盡數褪去,我讓自己沖了一個痛快的熱水涼(有熱水爐真好)。然後用你的毛巾抹乾身體上下,再穿上你的上衣,你的底褲,你的褲子。我穿在身上之前,拿著你的每件衣褲在鼻前好好的聞一下你的味道,再把它們緊緊的貼在我的皮膚上。

我回到房裏時,你已經睡熟輕輕打著鼻鼾,背緊貼著牆壁,把單人床空了一大半給我。我帶點感動的向你笑笑,無聲的道了晚安。然後,我便靜靜的爬了上床。

睡在你的旁邊,感到你傳過來的體溫。忍不住,我緩緩地轉身對著你而睡。望著閉眼熟睡的你,不能停止想要看你的渴望。

很少作夢。我慢慢地陷入一片迷糊,黑暗…一個很冷的森林,我在其中沒命的奔逃著。月光偶而從樹縫中射入,對於逃避著什麼,我始終不得其解,但是,我只知要逃。

忽然,走到一個中央的平地。我看到你竟然在迎接著我。我撲過去把你緊緊抱著,我心知那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我還是很貪婪的肆意地把你攬緊,感受你的體溫,吸著你的體味。

當我想吻你的時候,天空忽爾又變成一片暗淡…我望著你慢慢的離我而去…

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天空,才能令你動容?(作者註:借用雁哥的舊簽名檔)

我從朦朧中醒來時,聽不到鬧鐘的熟悉聲音。想了想,是的,這裡是你的家呢。我想伸出手去推一推身邊的你,才發覺原來你正緊緊抱著我睡。

我們的臉貼得這麼的近,差一點…差一點我們便碰上了。

憑著記憶,我伸手找到了時鐘。

不得了啦!八時十五分!遲到了!遲到了!我連忙跳起,轉身想把你給搖醒。

「哇勒,」你仍是一副未睡醒的樣子,「什麼時候呀?」還很不滿意我把你弄醒呢!

「八點三啦!完蛋了!完蛋了!起身!」我見勢頭不對,連忙捉著你的雙腳把你扯落床。

我們一起刷牙洗臉,望著大家一口白泡的場面,大家還有閒情笑將出來。跑回房中,趕忙中我們也不顧這麼多,就地把校服換上。「你的身材也很不錯呀。」你望著我只剩一條內褲的身體。

這一年來的訓練,算也有點成果了吧。我望著自己的起伏的胸肌,平實的腹肌,堅實的大腿,年青的十五歲的身體。

我望望自己,再望望你。再對望。望到不自在,兩人低頭各自穿褲,然後背起書包便跑出門口。我想起了什麼,忽然把你拉著。「喂,你的模型呀!」

我們又回身走回拿你的模型。我再望一望掛牆鐘,八時三十分…無論如何都是遲到的了。腦中不禁浮現殺人王周家驄捕獲獵物,一臉得意的表情。

雖然是這樣,在路上我們還是一直狂奔汗流浹背。「不如坐的士吧!」上班時間找計程車比登天還難。我們跑到學校前的大斜路時,已經聽到早會的鐘聲。

「反正都遲到,就慢慢行吧。」你笑說。我們用上比平時更慢的速度緩緩散步回校。膠袋中的模型隨風擺動著。

周家驄按例要我們簽字,還不忘送上輕蔑的笑聲。按校規我們要在小息到教員室外罰站,我還因已經遲到兩次,留記錄兼即日放學留堂。

「都是我不好,我沒調較好鬧鐘便睡了。」在回課室的樓梯上你向我道歉。我無奈笑笑搖頭,然後一頭想栽到你胸前裝哭。(哇哈哈!)你一個側身避開,「發癲丫你?抽我水!(佔我便宜)」搖頭壞壞的向我恥笑著。我們兩人一直笑著推撞至課室門口等待我們小辣椒的面前。

「沒法子…我替你搞定它。」知情後,她嘆了一口氣。其實我自己比眼前的她更擔心呢。始終我都是班代表的一份子,很多資料都是得我和小辣椒知道,重要關頭我卻不能出現,又辛苦了她了…

上課時,我間中偷偷向她的方向望去。「專心上課吧。」她頭也沒轉過來。

小息,我和你一起站在教員室的門外。今天的天氣忽然涼了很多,我站在通風的過道裏,給北風吹得直打咚嗦。

「你在震呢!」你看到已緊貼著你取暖的我,緊抱著自己的校褸打冷顫,「很冷嗎?我可以…」我連忙搖頭。「一點點冷吧!只是十五分鐘罷了!我頂得住的!」我強裝出笑容。

「很習慣嗎?站著還說個不停!」搖著筆桿走來點名的周家驄,仍不忘揶揄我倆。「喜歡便一起來試站站看吧!」旁邊冒出小辣椒插了這麼一句。周家驄冷不防尅星突然出現,筆都脫手跌到地上去。他急急把筆拾起,怒視我們一眼便匆匆離去。

一枝暖暖的維他奶送進我雙手,一股暖意穿透心扉。我看到你望著我手中的那枝熱奶。「你要喝一點嗎?」我不敢望小辣椒的表情,說了這一句。

你望望小辣椒的方向,反倒一時猶豫。

「黃柏浩。口渴嗎?」是潘泳芝。「哈哈,你來得正好呢,我剛想要搶林英志那枝奶來喝呢!」「噢,你想喝荳奶嗎?我連忙給你去換!」

「不用啦!可樂也不錯呀!」你一手把她手中冰凍的可樂拿過來吮了一大口。這笨女還以為取悅了你在得意的笑著。我和小辣椒皺眉對望了一眼。在她走後,我還是把我的維他奶塞了給他。

但他卻不領情。「我飲可樂可以了。」直把整瓶可樂給飲個精光。我感覺到你從心打出來的寒顫。

何必呢?我兀自嘆氣。

回課室的路上,我一句話也沒有和你說。

是氣在心頭吧?

「你知道我平時喜歡喝可樂的呀!」

下一節課的老師還沒來,課室內阿昇和杏子兩位班長,在督促著幾個同學把還未完成的畫作給畫完。阿昇明顯知道情況惡劣,少有的一臉認真。那幾個同學在阿昇少有的威嚴下,都不敢作聲的默默畫著。

「快點吧!畫不完午飯我在這裏看你們畫完!」阿昇轉頭見我們回到座位上,急急走了過來。「阿志,我剛才找了Miss Law,但她說已經問了林Sir,但還是不行,看來你放學後還是要留堂啦!」

「不要緊!楊繡華說她會把壁報完成的了。是嗎?」小辣椒落力的點點頭。「還有柏浩放上他的模型呢!」你聞言像醒起了什麼,從掛在檯邊掛釣的袋子中取出我們倆的畫。「差點不記得交給班長呢,我們的兩張『校園感覺』。」

「你們兩幅畫又會放在一起的?」阿昇奇怪地歪頭想了想,「莫非──」「你別管啦!」你打斷他,望望我捉狹的笑著。我只得吃吃的陪笑。小辣椒轉向我,我聳肩。

「好啦,兩位班長,午飯時間完結前我們一定要收齊所有稿件,知道了嗎?幾位同學?」小辣椒一貫的女中豪傑氣勢逼人。那幾個同學見狀連忙低頭畫畫。

「阿志你別擔心,留完堂後記著過來看我們的傑作啦!」小辣椒愈沉著,我便愈擔心。

教我們經濟課的唐老鴨,不是,是唐老師搖搖擺擺的走進課室,我們才各自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在他像鴨子叫的聲音下,我們靜靜的把第五、六節給上完。(因為很多同學大部份時間都是在睡覺。)我的心卻定不下來。

午飯鐘聲響起,你一起身便把我拉走,說要請我吃飯賠罪。兩人坐在新開設的那家西餐廳裏,你把我按在你對面的座位上。你把侍應招來,連午餐吃什麼也替我叫了。

「哈,別說我沒人性,你喜歡黑椒雞扒我還是記得的!」你得意洋洋的仰頭笑著。「是啦,你就是對我最好的啦好了沒?」我沒好氣的喝著冰水,望向落地的玻璃窗。

「當然啦,我是你的好兄弟嘛!」

「兩個A餐。」濃烈的黑椒味撲鼻。

「飯來啦,你怎麼不吃啦?」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