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38章-吵架

看著小辣椒的背影漸遠,我才敢回身上樓去。

轉過身後,我望著閃亮著的升降機面板,慶幸自己終於可以什麼也不再去想。

回到家中,沖過涼便立即攤軟在床上,全身像散開了一樣。之後的一整天,我以睡眠把自己慢慢拼合起來。

就這樣子,我一直就這樣睡到星期日才從床舖爬起身。

其實還不想起來,只為約了你去圖書館借書。

奇怪吧?居然是你約我去圖書館。

平時沒多看書的你,難得在書叢之中專心致志的找書。你問了我電腦搜查的用法後便著我自己去看書。我一面看著書,一面看著你慢慢走進一個你不會看的地方。

我跟上去,居然看見你拿著一些關於編織的書籍。「你轉性了嗎?居然學人織頸巾?」我揶揄。

「替人借的。」鬼精靈的你捉狹的笑著。

「潘泳芝嗎?」你笑而不語。

我沒好氣的反反眼。陪你走到借書處,居然還要代你出借書証。真沒你辦法。

走出圖書館,正好到了吃飯的時間。我正想著上次還沒吃的魚柳漢堡呢。

「阿志,可否幫我一個小忙。」我正想開口之際,你忽然停下來,低頭看看手錶。「我約了人,但書不方便帶去…不如你…」

「…不如我替你把書先帶回家,然後明天給你帶回學校去是不是?」

「你真懂我心意!謝謝你!」你把書統統塞到我的懷中,便飛也似的走開了。「明天我請你吃飯啦!」

捧著書我望著你遠去的背影。不是約了潘泳芝嗎?但這些書…我不禁納悶。

忽然手上的書本給一個人影撞得散落一地。「有沒有搞錯呀!行路不帶眼!趕著去投胎嗎?」回過神來我把不滿發洩在那人身上。

那個短髮女孩頭也沒回,急急趕趕的向前跑去。

《頸巾編織百科》…《毛冷頸巾》…《編織100講》…看到跌在地上這些書目…真不知你在想什麼。

回到家中,整天打電話都找不到你。反倒是晚上阿昇把我約了去打籃球。

阿昇還是一貫的身手靈活,我心不在焉,射球總是不進。

「阿志你今天搞什麼呀?打得比平時更差呢!總是射不進!」阿昇皺眉。

「你即是暗示我平時都打得很差吧?」我搭著他的肩膀,不懷好意的望著他。

「你是打的不好嘛!」阿昇仍很認真,但看我漸漸逼近,想退開時已經太遲。

「有一件事要問你。」我捉實阿昇緊盯著。

星期一的早會上,林老師噴了一輪口水後,宣佈了班上一個大好消息:我們的壁報得了冠軍!眾人不理集會秩序,高聲歡呼了好一會兒。林老師沒我們法子,只得笑笑。

你高興得從後搭著我的肩膀跳起來。我看著如此興奮的你,不禁和身旁的小辣椒失笑起來。

「恭喜你!」嘈吵聲中她對我說。蓋著耳朵,她叫得很大聲我才聽得到。

「也恭喜你!」嘈吵聲中我對她說。蓋著耳朵,我確保我叫得夠大聲令你聽得到。

「恭喜我們!」你不忘在我們身旁加了這一句。

回到課室,Miss Law高興的對大家說放學後要請大家吃餐飯慰勞大家,我們全班當然舉腳贊成。你站起身來,提議不如之後唱卡拉OK,大家氣氛更是高漲。

Miss Law見大部份人都贊同,也大膽的提出她也會去唱K。全班掌聲雷動。

其實,大家都想暫時把考試的壓力給忘個一乾二淨。

小息時間,大伙兒圍在一起討論著今晚的去處。我看到和你談得起勁的潘泳芝,忽然想起昨天你塞給我的那些編織書。我走回座位從包包裏拿出那些書。

「怎麼?你也學起編織來了?」小辣椒看到我手中那些鬼東西。

我連忙厭惡地搖頭。「當然不關我事!柏浩借的!」

「哦?沒聽說過柏浩也有這種嗜好。」小辣椒望你的方向。

「潘泳芝也是呢。」我拿著書走到正和一票女生仍談得興起的你。你一看到我手上的東西,急忙跑到我的面前把我推回坐位上,搶過我手上的書再塞進自己的書包裏。

「你差點害死我了!」你一臉不悅的低聲斥責。

「你說什麼呀?」我詐作不知情。「怕潘泳芝不高興嗎?」

「誰要你管!」你臉色一變,低聲吼道。

「喂喂,我…說笑而已。可別這麼認真呀。」看來我的臉色轉得更可怕,忽又變回平時友善的你。

我可沒有這種本領。直至你不得要領,才悻悻然的轉身走出課室。

「柏浩,沒有事吧?」看著你出門的車小玲,離遠看著我。

「他沒有事,多謝關心。」小辣椒代我答道。

居然為了這些鬼書…我回頭看檯面。企圖把自己平靜下來。

小辣椒把這一切看在眼內。「你就別管他這麼多吧。」我轉身駝鳥埋頭。

第五、六堂課,我只直望黑板。上面寫什麼我卻一個字也看不到。

「喂…」午飯鐘聲響起,眼尾看見小辣椒瞪著想向我賠罪的你,不斷地打眼色。

「阿志你聽我說,我不想把書拿出來自有我的原因。好啦,歉也向你道過了,你還要發脾氣到什麼時候呢?」

你還是忍不住開口了,我心中卻一股氣頂忍住不肯出聲。

不到十秒,背後的你伸出手想把我扳過來,我掙脫了他直跑出課室。

我急急的走到校園一角,躲著。

停下喘著氣的我望著地下,眼前的階磚漸漸的模糊起來。我不知自己在想什麼,也不想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為何只一點點的事…你也不肯讓我知道?

我走到我們常常一起去的那間快餐廳。你不在,我倒鬆一口氣。

自己一個買了黑椒雞扒飯,吃掉我那半碟。曾有過把另一半吃掉的念頭,但,好像把這個回憶留下比較好。

起來的時候,一雙手把我重重的把我按回座位上。

「怎麼,這半碟飯你不留給我吃了嗎?」你坐到我對面,開始吃起飯來。

我靜靜的望著你吃下剩下的半碟飯。

「不要再惱我吧。」你把最後一口飯吃下。「那些書,我正猶豫是不是該給她…」

你望著我。我…該說些什麼?

「走吧,還要上體育課呢。」我站起來轉身便行。

我能說什麼?

最後的兩節體育課成了我們兩批男女的討論課。大家的心散得很,都在想著待會的晚飯和卡拉ok。

大家決定先回去換衣服再到市中心廣場的披薩店吃晚餐,再到樓上的卡拉OK唱歌。當然明天要上學,十二時前一定要回到家。我也費了好些唇齒才令媽子放行。

到了車站找到阿昇,卻沒看到你。「不要說笑,今晚有親戚來吃晚飯不能來?!」阿昇失望的叫。我搶過話筒叫道,「那之後的卡拉OK你能來吧?」

幸好今晚還能在卡拉OK看到你,我才不致失落。你知道嗎?三十多人擠在兩張大長檯上熱鬧得很,極度壯觀。真可惜你沒來。

披薩很好吃,Miss Law不愧是我們的班主任,沒有老師的那種優越感,適當的時候,可以和我們玩得很癲。

走到卡拉OK,我們要了一個40人的Party大房還附舞池!甫坐下,我們便要Miss Law率先獻唱,她也沒推辭呢。

再生戀 林憶蓮

(白) 一朝春盡紅顏老 花落人亡雨不知
沒法解釋的印象 像已知必須這樣 共你彷彿早己像相識那樣
像見過的肩膊上 像吻過的頸背上 在這赤裸的晚上載著狂想
外表你或已改變 但總覺在這生前 盪於某段時空裡曾共你這樣
像一生等你 像一生等你
可否讓我知你的感覺也跟我一樣 曾遠離曾共相戀千年長
像個再生的故事 未有說出一個字 但已彷知會是震撼如此
像知你是我方向 像早註定這一場 像知某段時空裡曾共你這樣
Words cannot describe, no one can alter… We have gone beyond all limits of space and time
和我來延續他生的事吧 愛吧
和我來重造他生的夢吧 戀吧
和我來重滴他生的汗吧 瘋吧
和我來重述他生的夢話 講吧
長髮仍如在他生黑夜下 散下
如你仍明白今生心內話 躺吧

你來了,匆忙的額角有汗。「這裡有位!」車小玲熱情的叫道。「柏浩,我留了位子給你呢!」潘泳芝也叫道。我想我不用出聲了吧。

「坐這裡便行了。」你就在最近的位置坐下。

「要唱什麼歌?」小辣椒終於把遙控器搶到手。「你先點吧。」看著坐在車小玲身旁的你,我沒啥心情。

潘泳芝的心情更差吧?

小辣椒唱了《執迷不悔》。

阿昇被周子美逼著唱了《夏日傾情》。

眾人隨著杏子和光少《信自己》的歌聲走到舞池跳動起來。

望著忘情地跳舞的你,其實有一首歌,我很想對你唱。

可是一直沒有機會。

下次吧。

眾人邊輪流唱著歌,有人開始圍著玩起骰盅來。我們還不能飲酒,唯有以汽水來代替。我玩得不太好,給杏子和光少一對灌了一肚子可樂。

輪到潘泳芝拿著咪高峰。「柏浩呢?」她環視著眾人。

「他出了去。」車小玲另一頭拿著咪。

潘泳芝勉強地笑了一笑。「我去洗手間。車小玲你想唱我給你唱吧。」便走了出去。

周子美跟了出去,我的膀胱也快滿潟了。

廁所裏不見你。我待在便兜前良久。喝得汽水太多都不是好過的事呢。

終於舒暢起來,我在曲折的迴廊走回廂房,終於迷路了。

轉角裏,看到你正倚著牆而站,正想叫你…

「黃柏浩,你究竟想怎樣?」看不到的那一頭,周子美的聲音。

潘泳芝的嗚咽。

「什麼怎樣不怎樣?」你望著前方,不耐煩的咆哮著。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