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第39章-行不完的通道

真的是周子美,行上前去扯著你的衣領就是結結實實的一個耳光。

響!我的柏浩…

你由得她摑這一巴掌,好像真是欠了她似的。「我不打女人的。」你只冷冷地盯著兩女。

潘泳芝走上前把周子美扯住。

「你不要再打柏浩…」周子美十萬個不願意才肯放下再度高舉的手。

「你還護著他!」周子美掙開潘泳芝,十分不忿的轉向你,「黃柏浩,你不喜歡阿芝便一早明說吧!你這樣做究竟有沒有考慮過她的感受?」

「我不知道她喜歡我!」你不耐煩的整理著被弄亂了的衣領。「就算是,她一直沒問我,我怎向她說呀!」

「但我今天明明看到…林英志…他…他把那些編織書交給你…我明明…明明…」我看見臉上滿是淚痕的潘泳芝,心中湧起一陣不忍。

「那些書是我借的又如何?又不是給你的!」你冷冷的一字一句打進在場所有人的心裏。

又不是給你的!

「明明…明明…」她還想說些什麼…

「明明是我不喜歡你,你還想知道些什麼?」你仍是一貫的冷峻。

這麼決絕的你!嗚…潘泳芝聞言無力跪倒,痛哭起來。

我別過頭,她…令我想起了自己。

「沒我的事,我先回去了。」便轉身向我這邊走過來。

不要!這時我只想到逃走。雙腳卻居然不聽便使喚。我心劇烈地跳動起來。

最後關頭,你在前面不遠處拐彎。

沒有人看到我吧?

「上廁所上了這麼久?」好不容易回到房間,小辣椒讓回空位給我坐下。

「汽水喝多了…」她一定看見我有點異樣。我有意的別開頭避開話題。

我只顧看著螢光幕上閃動的字,直想把自己當作沒事人一般。

各人先後回到廂房內。你回來的時候,臉上還帶著淡紅的掌印,我和你眼神稍稍接觸,自己心虛地先躲開。

「喂,怎這麼久!到你點的歌了!」望到你的車小玲,見你進來立即給你遞上咪。你若無其事的坐到她的身旁,伸手接過便唱將起來。

好像那巴掌對你完全沒影響似的…潘泳芝對你的好,你該一早知道…你說完全不知情,是你真的這麼遲鈍,還是壓根兒扮作不知,好享受她給你的一切?

愈想愈亂,連到我唱歌了也慒然不知。

兩首歌過去,周子美和潘泳芝才並肩回來。旁邊的同學們已經坐到她們原來的位置上,她們兩人無奈地坐在我剛好空出的旁邊…剛好正對著你。

我偷偷的望向隔壁的周子美,她如玄壇的臉色,令知情的我整晚如坐針毯。阿昇幾次想和你傾談,都給周子美阻礙著。

「喂,別阻著啦!」阿昇有點不耐煩。

「來,有點事和你說。」周子美把他扯了出外面。一會兩人回來,阿昇一臉無奈。

你自顧自的唱歌,從沒向這邊望過來。

至於潘泳芝呢,如被重撃一般,頭鬆散地掛在頸上,眾人還道她眼睏了呢。

一直玩到十二時正,眾人才不捨的離開卡拉OK。Miss LAW帶我們到了巴士總站,還看著我們上了巴士,才放心的離開。我、你、阿昇、小辣椒、潘泳芝和周子美剛好都在同一架巴士上,卻分了上下層坐。和小辣椒並肩坐著的我和你一個相對望。

你沒所謂的聳肩。「下層也很好坐!」我尷尬的擠出笑容。

阿昇和兩女下車的時候望了過來,兩女一副臭臉,阿昇一臉無辜,想是聽了不少壞話吧。你只望著窗外。

三人有話沒話的總算挨到了總站。

下車後,我和小辣椒並肩而行,你一直在我的後面跟著走。

看不到你的臉,但我知道,至少,你不快樂。

我們送了小辣椒到她家樓下。「你們回去吧…早點睡。」小辣椒有點多此一舉。

「陪我坐坐。」一轉身,你把我拉去你家樓下的公園。我們並肩坐在長椅上,你不說話。我不知怎說話。

一直坐到三時,你才說要回家。

「你要上來和我一起睡嗎?」你唯一的一句話。

隨著壁報和陸運會兩大節目的結束,上學期的課外活動也接近尾聲,只剩下神秘的聖誕節目。

回到課室,大家都比平時凝重起來。連你的功課也交得齊全了。

因為早了一晚讓你知道功課簿上該填什麼答案。

小息時間我避開兩女,找了阿昇去喝維他奶。「她們的事不會影響我們三兄弟吧,」阿昇若無其事的,「我只想說,如果我是柏浩,就一定早早讓潘泳芝知道,我不喜歡她。」

「我不喜歡讓人白等。尤其是女孩子。」

這天是上學期田徑隊的最後一次練習。廖Sir和Miss詹和我們簡介放完聖誕假期後的學界運動會,著我們要先努力讀書。這意味著,我們見面的機會又會愈來愈少了。車小玲剛進校隊,兩位老師都好像很喜歡她。她也趕得及報了兩項徑賽,包括奪走小辣椒的一百米賽跑。

真該把小辣椒也拉入校隊。

換校服時,你忽然提出要取消了每日放學後的跑步。

「不是吧?只是每天跑一會兒,不會浪費很多時間的!」我立即抗議。

「不如,我們用多點時間一起溫習吧!」你若有所思。

於是,我們每天都會在阿昇家中舉行小小的溫習會。我算是三個人中功課最好的,於是順理成章的成為你們二人的「補習班老師」。

昇的母親很好人,常常給我們弄來點心,結果我們一檯除了課本外,都是食物。

開始時,你們都很用功的讀者,你的功課真的進步得很快。我在想,如果你平時都用功溫習的話,成績或者會比我更好呢。

這樣的日子不知不覺的過了差不多一個星期。慢慢地,大家開始露出原形。

「很悶呀!」過了只是一個小時,昇伸了一個大懶腰。眼望向電視遊戲機處。

「你不要亂想!」我發現了他的企圖,一掌先發制人把他打醒。你望著我們兩人,忽然像想起甚麼似的起身步向電話處。

「借電話給我打一打。」走到大廳一角的電話旁,你左手掩著話筒,跟某人說著悄悄話。

看見你小聲講大聲笑的談著話,漸漸我很好奇話筒另外一人是誰。潘泳芝嗎?不可能呢。兩人見面像對對方透明的。周子美每天都要找點碴才安樂。阿昇和我兩人費盡心思,才令她稍為減低怒火。

「何必做這和事老,」小辣椒很不以為然。

雖然我也同意,你的事該要自己解決…

「行開啦!死仔!」你見我走近即想打發開我。

我有點兒沒趣的行開,但耳仔不自禁的豎起又想偷聽。昇見狀悄悄的拉拉我的衣袖。

「細聲講大聲笑,一定是女性好朋友啦。」阿昇望著電話談得興起的你。

之後每天,你都會打出一通至少三十分鐘的電話。女孩子嗎…我也懶得去估計那人是誰,自顧自的教著昇解讀那難解的附加數。

你終於放下話筒,走到我的身邊,親熱的搭著我的兩肩。「老師,有個重要電話要傾,不好意思!不如我請你食雪糕!」

「不要扮好人!乖乖的給我坐低!」你伸了伸舌頭,坐回位子上。

不知為何,你這些時間對我特別好,不但動作親熱了許多,連吃飯的時候,你也特地夾菜給我,搞得我在昇家的飯桌上有點兒尷尬呢。

星期五的晚上,昇的父親弄來了啤酒一枝,你乘機飲了一杯滿滿的。你叫我飲,我不肯,結果你叫我只飲一口,飲你的那一杯。

你的那杯移了在我面前,我輕輕的呷了一口。你高興的笑了。昇望著我們兩人,鬼馬的打眼色。

避開他的目光,回頭卻見你一口飯菜的笑著的望實我。我臉發熱。

我應承媽子明天飲早茶,晚上十時多便提早起程回家。你也拿起書包,說要當我的保鑣。

看你臉龐因酒精的影響,紅紅的很可愛,心中不禁有點兒悸動。

我倆並肩地行著。這個時間大多數人都已經回家,路上清靜得很。隱約可聽到我身旁你粗重的呼吸聲。

你很興奮的和我傾談各樣的事,我應接不暇之際,你忽然執起我的手,高聲的歡呼著。

我連忙縮回手。「你幹麼?這麼夜還在大叫大嚷,嚇死人啦!」

「我開心嘛!」你傻笑。「有你在我的身邊,我好開心呀!」我怔怔的望著眼前的你。「站定,站定,閉上眼…」你把臉龐移近我。

不知道你想做甚麼,我閉上眼。「嗱,你應得的!哈哈哈!」臉頰傳一陣溫熱,是你柔軟的嘴唇。

不應該讓你喝醉的…

你退後一步,因酒醉而臉紅紅的,傻笑。我沒好氣的一笑。說不出話來。我任由你拖著我的手走過屋邨中的通道。

長長的通道。

我知道,我將永遠行不完…這條通道。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