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八)趕趕忙忙

我們本身也有全職工作,不到兩周已把訪問內容用完,開始「餐搵餐清」。此後在一星期的製作周期內,我和姑爺往往到最後一刻,才趕及剪好節目趕及首播。這種緊張程度,與王家衛邊剪片邊趕送戲院播放差不多,因此也偶有「蝦碌」的情況出現。及至第三星期,我們已需停播一周以應付工作量。

隨筆雜記

未來的幸福

或許遲些吧,總有一天,我會把他介紹給家人認識。
我們也曾計畫過,過兩三年,待經濟條件成熟,便離開香港找個地方同居安定下來。在這個圈子長久關係得來不易,能結伴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更是每個人的夢想。
啊,他喜歡狗,到時便養一隻吧。閒時可以陪我們遠足、游泳,反正我們也不會有兒子。
浮沉在水裏,竟想著這樣一大堆有的沒的,不知道會不會發生的,未來的事。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七)貓朋狗友

我把節目名稱定作《貓朋狗友》。當時身邊很多同志都是單身;就算和伴侶同居也不會有子女。故此大家都喜歡養貓或狗為伴,我自己當時也有兩隻貓-佻皮的雜短毛「波波」和兇猛的安哥拉貓「安安」。

當時的想法是,雖然我在同志網台開咪,但我希望話題更加「以人出發」以個人興趣,在同志之間交流一下共同話題,輕鬆一下就好;而且要在同志生活上抒發情感,其他節目全都在做了,我還是另闢蹊徑較好,而且做起來也有趣得多。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五)參與台北首次同志遊行

當時資訊並不發達,有台灣朋友發現這個網頁後即時全台瘋傳。一下子湧進四五萬個讀者,我僅1GB的流量不到三天便被「谷爆」網站被停。回想起來,當年大家是極度渴望,分享這些同運的訊息;與十二年後的今天相比,這些訊息能夠隨手拈來,現在的同志實在太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