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同運系列 · 加港政治隨筆

觀龍以至同運的投機-以何秀蘭為例

過去,我們相信民主黨的口號,聽從《蘋果日報》的輿論,以為上街遊行抗議,叫喊毋忘六四就可以為香港爭取民主。可是,飯民廿年來口裏說支持民主,但身體卻很誠實,一個個走進中聯辦,甚至飛到北京,把港人民主自由拱手送給中共。

星期日就是區議會選舉。零三沙士七一後,民意一面倒以選票懲罰建制派,泛民區議員席位一下子暴升至151席,甚至奪得部份區議會的控制權。這得來不易的民意授權帶來的資源及人脈,本來可以令受立會比例代表制影響的泛民,一次打好基礎、茁壯成長的機會,可惜這些民主派空談口號拒做實事,口惠而實不至的態度,令四年後民建聯捲土重來大勝,議席暴升一倍成區會最大政黨,「飯民」失去地區支持,積弱難返,圍標維修或騎呢工程等地區問題日益嚴重。

何秀蘭這位「同志友善」議員,便是這類「人版」的寫照。若我提起「觀龍」這個選區,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零三年,她打敗地頭蟲葉國謙,成為該區區議員;四年過去,理應競選連任的她,竟然「棄區脫逃」。究其原因,地區工作是最好的「照妖鏡」,若撒手不管只會被街坊唾棄,心知肚明又怎會參選讓自己丟架?

我,身為同志,也感覺到像觀龍選民一樣的怨氣。

第一次有機會接觸何秀蘭,是在2005年,Gay Radio就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發起收集聲音聯署行動期間,在朋友協助下收集到她的聲帶。那時候覺得,這個議員好像都很支持同志,真是個少有的盟友,有票定要投給她。

第二次,在2012年,國教前夕的立法會選舉。那時候先後在半山扶手梯和海隧入口碰到她,一臉誠懇口口聲聲說支持同志,選情告急乜乜乜,感動到我也決定為她助選。除了把傳單發到基吧去,還屢屢在臉書貼文支持略盡綿力;十一月同志遊行再度與她相遇,也是一臉誠懇,和我母親也談得好像很投契的樣子,還真感到陣陣暖意。

不過希望很快落空。同年九月,我們創辦性別藝團「原色人」。首作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十二月在科學館舉辦近三百人的放映,映後還安排了「香港同性婚姻展望研討會」(這才是「全港首個同性婚姻講座」),很榮幸地邀得林煥光、何式凝、黃國堯牧師、蘇美智,自然想邀請她「身體力行」出席。怎知一致電,她就推說立法會開會(放映剛好在星期三)很忙便匆匆掛線,再致電更已不接電話;相反,另邊廂慢必卻是一口應承,說盡力到場支持。結果,當晚慢必果然八時許自立會趕到,還趕得及看影片下半場;黃耀明更是轉貼放映消息,當晚更低調出席,令大家都很興奮,與她的缺席成了強烈對比。

那次之後不久,何議員加入之後創立,星光熠熠的大愛同盟。見她和何韻詩到台灣出席遊行受到星級招待,我想,或許她是嫌我們的小小組織曝光率不高(可惜上次還沒機會告訴她同場嘉賓名單,可惜可惜),以後也就不敢再相邀了。

哪知沒幾個月,我和Guy有幸為「TEDxKowloon」2013年年度大會,擔任演講嘉賓。主辦單位開心地告訴我們,同場邀得何議員代表大愛出席講「同運政治」。雖然那時對她失望,但想到同場能有兩把代表同志的聲音,她的參與也有助號召同志入座,我們還是感到高興的。在準備講稿時,先上台的我們,還特意避開同志的政治話題,免得與後上台的她相撞令她難做。

結果?何議員上台好整以暇後,劈頭第一句「阿Guy和Henry講得好好」,然後就臨陣把餘下18分鐘改談政改爭議。WTF?不少同志花了幾百元入場,希望看這場得來不易的分享,現在何議員你和我「講、政、改」???政改當然重要,但大會同場一早安排畢明邵家臻呂秉權庫斯克張鐵志周俊輝講政改,哪輪到與北京溝通的何議員置喙?!安排的好演講主題哪可說改就改?到底何議員知不知道甚麼叫尊重?代表的大愛組織的何議員好意思交代?這根本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投機,利用同志之名行個人宣傳之實!

她演講中途,還記得略提兩句同志議題,讓驚呆的大會有足夠soundbite張貼臉書,還真夠貼心;事後她回到觀眾席,還好意思走來跟我們打招呼,稱讚我們「講得好」。若不是身處八百人的酒店Ballroom,大概我已經以粗口回敬。事後大會也極度不滿,也沒有上載她的片段,免得大家尷尬。

當然,她在立會確有提出過性傾向立法的諮詢動議,電子病歷的修訂或許也應記一功,但多年選票換來僅兩條提案是收入與支出不相稱;而且她這種對同運的「觀龍式投機」態度,我只能說句:「支持唔住」。

區議會選舉投票在即,大家還是小心看清其為人和政績,別被這些投機分子利用。

延伸閱讀:
《蔡子強:泛民20年來最大敗仗》
http://goo.gl/5OdVhJ

之後收到何秀蘭本人回應如下:

來自同路人的批評都必須虛心聽,細看文章之後,有以下幾點資料:

1.不能出席作者籌辦的活動。
因議員應該以議會責任為先,當年大會時間去到晚上十點,若邀約出席的活動在星期三晚,我必選擇留守議會。

2.Ted Talk 沒有為同志平權發言。
我選擇民主為主題,因為若無更多人加入推動民主、維護法治,覆巢之下,亦難有同志平權。在一些作者沒有出席而有爭議的場合,包括明光社主辦的論壇,我樂意出席,盡量遊說與會者接納平權。

3.加入大愛為沾星光?
在 2012 同志平權的動議辯論被分組點票否決後,還有不太多人知道的後續。我向梁振英提出開展諮詢,特首當時欣然答應考慮,且在當年施政報告有一段文字提及,但後來傳出有來自保守勢力反對,為急速回應時勢,我建議幾位同路人成立團體,大愛由此而生。

4.支持同運為投機?
從2000年接受同志邀請簽署支持同志平權約章以來,備受保守勢力攻擊,今年區議會選舉,更有單張宣傳不要投票給工黨候選人。我在籌組工黨期間,建議將同志平權寫入黨綱,得工會弟兄姊妹接受,縱使在選舉成為攻擊的目標,只能遊說市民評審候選人過去工作表現與整體政綱,然而,為公義信念,工黨團隊義無反顧。

5.四年觀龍議員任期,剛遇上觀龍舊翼維修,新翼落成,大學宿舍選址在觀龍,地鐵港島西缐工程開展,西區租金因此飛昇,我聯同環保處官員持續跟進,減少居民健康受大維修工程損害;促使房協就新舊翼設計諮詢居民;遊説居民接受香港大學宿舍落戶,促使大學更改宿舍設計減少噪音,宿生必須加入社區服務,與社區共融;建議房協撥出觀龍舊翼單位,協助舊區私樓苦租客上樓;就地鐵西缐帶來地區更新契機發出政策文件,遊説官員接納以環保、公眾健康為重建的準則,並獲政府納入優質建築意見書。

我在任內沒有辦過齋宴旅行,一個月餅都無派,不少人,包括民主派朋友認為我沒有做好地區聯系鞏固票源的工作。今天,我仍然希望區議會能夠超越蛇齋餅糭,集中時間氣力與居民由下而上做好社區規劃,革新議會。
借此,懇請大家星期日支持立志革新議會的候選人。

博客林忌在她的回應下面,作出之下補充:

林忌:關於觀龍,也許何秀蘭需要加強自己的記性

星期一, 12月 10, 2007
我們都是茂利
有一位叫領男的民間記者,在區選之後訪問何秀蘭,寫了兩篇稿;這兩篇稿的內容,不妨由讀者自行閱讀和判斷,你願意相信一些甚麼。

說了幾百幾千字,問題的重點是,為何觀龍會敗得這麼慘?對於何秀蘭放棄區選,她的理由是:明年打算參加立法會,而區議會的工作太繁重,於是不打算連任。

另一方面,這些人又提出,何秀蘭在地區事務中已經盡了力,因此蔡子強的分析是錯的:

「果然,該位政評人在區選後連寫數篇文章,但非篇篇準確。這位政評人叫蔡子強,他狠批的對像叫公民起動。

追查:流行評論的準確性

蔡子強的觀點很流行,就連民主黨也承認「地區工作不夠堅實」是失敗主因。雖然筆者沒有對民主黨做過調查,但筆者很懷疑蔡子強分析的真確性。

對,今次對何秀蘭看法相同的評論員,據我所知的,最少有馬嶽、蔡子強、黃世澤與林忌;也許我們全部都呃飯食,又或者全部都對何秀蘭有嚴重偏見,又或者對觀龍區的數據嚴重誤讀,又或者「我們都是茂利」!

為甚麼,當何秀蘭大大聲說找到「繼承人」何來之後,觀龍區會開出這麼慘情的選票?為甚麼 2003 年投泛民的千八人之中,有半數今次轉投了葉國謙,陳太在本區的得票,卻贏了葉劉?

數字會說話,選票就是議員的成績表;為甚麼其他選區的災情都沒有何秀蘭的嚴重?難道何秀蘭想暗示,是何來太不濟引致?即使如此,這個繼承人是你選擇的,對不?你要不要負責?為甚麼同樣是「繼承人」,司徒華的繼承人胡志偉,卻成為了全香港的票王?

打下了觀龍區四年,如果地區工作真如何秀蘭所自稱,有這樣的成績的話,何秀蘭是否想暗示,觀龍區的泛民支持者極度不智,因此寧可票投葉國謙,也不願意投何來?

當然世上所有事情都有可能,可能外星人入侵了觀龍人的腦部,可能火星人放了「愛上葉國謙」的病毒,可能何秀蘭之前在有線兒童台「我們都是父母」的節目太過深入民心,令觀龍區選民寧可何秀蘭做電視主持,也不要做他們的區議員;但說來說去,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泛民主派,在自己本區輸到仆地之後,何秀蘭在明報專欄以至各大平台,可曾對自己一手造成的「大敗」,道歉過半句?承擔過任何責任?

如果「年紀老了」,「區議會工作繁重」是何秀蘭不再出選區議會的「理由」的話,也許我們也應該向何秀蘭說一句:「既然你老了,立法會的工作更加繁重,因此還是由其他年輕人來吧」。

http://plastichk.blogspot.hk/2007/12/blog-post_1901.html

星期二, 12月 04, 2007
觀龍陳太勝葉劉

觀龍區的補選結果非常有趣,兩星期前在此得到高票的葉國謙,今次長期站在葉劉身邊拉票,全力為葉劉輔選,居然令葉劉得票「打回原型」,只得 1901 票,而陳太在此居然得到了 2128 票,而何來?只有廿二票。

在何秀蘭--何來的大本營,區選居然打成咁,兩星期後的立會補選卻居然讓陳太勝出,這說明了甚麼?何來在此只得廿二票,又說明了甚麼?

這說明了,何秀蘭在觀龍是如何的喪失民心,在關鍵的補選之戰中,他們仍然肯把票投給陳太,但在區選中,寧可賭爛票投給葉國謙,去表達他們對何秀蘭的不滿。

打了這樣的敗仗,何秀蘭沒有出來公開對自己的行為道歉,還在明報聲大大叫泛民檢討這檢討那的,這樣的人居然可以在泛民生存這麼久,影響這麼多人,我林忌寫個服字。

http://plastichk.blogspot.hk/2007/12/blog-post_9468.html

工黨前排有人寫文,問為何區議會選舉泛民得票少過立法會咁多,我呼籲佢研究返自己黨的何秀蘭做過乜野啦,事實說明一切,唔做地區工作,搵鬼選你--2007年觀龍區區選不到兩星期,立法會補選陳太對葉劉,兩星期前在此得到2702票的葉國謙,全力為葉劉輔選,居然令葉劉得票「打回原型」,只得 1901 票(葉國謙2003年區選觀龍1805票),而陳方安生在此居然得到了 2128 票(何秀蘭2003年得1869,2007年何來得315,何來在立會補選得22)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觀龍以至同運的投機-以何秀蘭為例

  1. 同何秀蘭清舊賬
    Published 8 years ago by martinoei 黃世澤
    原文:http://blog.martinoei.com/2007/12/同何秀蘭清舊賬/

    在整個泛民陣營,應該沒有太多人比我更有資格,對何秀蘭直斥其非。大學時因反殺局而認識她,大家齊齊度橋反政府幹掉兩個市政局,到觀龍會戰,到現在。真的睇住她大,睇住她壞。

    先講2004年立法會選戰這筆賬,有四件事,何秀蘭足以要為她自己敗選負上全部責任。

    1. 2004年余若薇/何秀蘭競選團隊的人,包括競選經理及主要幹事,都是何秀蘭的人,但她自己找回來的人,在投票當日中午出現告急信號都置諸不理,她輸了又可以怪誰?

    2. freeman本來度了一個好好橋給何秀蘭、余若薇拍video,結果何秀蘭堅持找個膠人,拍了段類似七十年代恆生銀行廣告的膠片。而freeman最後與民主黨合作,以《The West Wing》概念拍了民主黨的宣傳片,至今民主黨的宣傳片仍是香港經典之一,你又可以講什麼?

    3. 當時我和四十五條電台出身的朋友,建議重點在西灣河、薄扶林、太古、康山等地區拉票,但何秀蘭和她的人,專找楊森的票倉來拉票,康山、西灣河等票倉就唔理,結果如何不問可知。相反,這次陳太之戰的戰略部署,與2004年我們建議是一樣,結果鯉景-太古-康山-南豐-興東防線得到全面固守,為取得過半票打下基礎,這就是分別。

    4. 何秀蘭團隊那些助理,對義工態度奇差,包括我這個由何秀蘭派系出身的都中招,還被何秀蘭好友王岸然圍攻,在七一效應下積聚的義工大量流失,這也是為何這次陳太之戰如此難找義工的遠因。

    數完立法會,再數觀龍。當年觀龍之戰能夠險勝,除了葉國謙在七一的表現確實好福佳,還有觀龍樓的重建問題,葉國謙在當區搞得像一舊膠,何秀蘭當年在舊區重建問題的執著,以及天天企在百佳超級市場門口派單張,是贏出的一大原因之一。當年打完觀龍之戰後,何秀蘭想搞社區自治、搞好舊區重建等等,結果去了哪裡?這才是為何觀龍選民如此憤怒,要投賭爛票。

    蔡子強、馬嶽、林忌只是評論人,何秀蘭未必對他們評論服務,但我是有份參與多場選戰,2003年我更為公民起動成立,在《香港經濟日報》寫文背書,今天連我都要鬧爆她,她自己有沒有檢討過。在整個泛民中,唯一只有她沒有檢討為何區議會輸得如此福佳,我想問她,到底知不知醜?

    公民起動至今仍然有堅持理念,是已經退出公民起動的鄭其建,他打得連民建聯都不敢入侵,而鄭其建一樣沒有搞蛇宴齋宴的。如果還有膠人要求何秀蘭明年選立法會,我的看法是,請大家看清楚,誰背叛了當初公民起動的成立理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