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二)同志的高登時代

正如香港人不可以看輕「高登仔」(香港網民)的威力,同志網民在同志平權的發展,其實仍然佔著重要的歷史位置。只是這些網民的貢獻,一直被社運導向的主流媒體忽視。就算上期《明周》終於提到「網絡同志」,其實是也因為記者訪問「女同學社」,成員提到其設立的網站才稍為被提及「網絡」兩字。

在這十多年間,多個網絡平台,至少出過至少兩個同志網台、一個劇團,還有無數個同志社交小群體。直到現在,同運的大型活動也是靠著網絡動員支持。所以網絡對支持實體同運的力量,真的不能被看輕,這段歷史也不應就此,被埋於歷史的洪流中。

同志從來最久缺的,直到現在,仍然是社交平台。由Telnet的MOTSS,到Gay.com到後來的同志討論區,再發現至到現在的Facebook和交友App,這些網絡平台正在慢慢取代公共領域的「魚塘」公廁、酒吧、三溫暖等等,也更容易讓不易公開身份的同志,有個不在場的虛擬社交場地。

我在一九九六年因入讀大學得以接觸網絡,28K的Modem電話線接駁那一種。那時候,能找得到的只有資訊少得可憐。我看的主要是英文的同志資訊網站,華文站大概只有MOTSS和後來的「阿華網頁」。發展到網頁討論區後,始祖級的GayHK.com的Tolietwall(廁所牆)也是很陽春的樹狀討論區,大家都用英文交流,雖然很中產(基層的朋友連上網的權利也沒有),但話題都很有質素和見地。

最初的幾群同志朋友,大都是在網絡上認識,再由他們帶我到同志酒吧等場所,進入同志圈子的。後來二千年我進入TVB做PA(助理編導),要說是「血淚史」倒也不算,但經常工作至通宵達旦,斷盡六親卻是常事。在除了工作沒有生活的幾年後,零三年我辭職再回歸網絡時,廁所牆已變身成多元的網站;所用語言也變成更接地更本土的中文,活躍的會員少說也有千多兩千之數。網站除了廁牆討論區,也有實時聊天室和簡單的資訊,比以前更為完善。
零二年至零四年的那兩年,是廁所牆最光輝的年代。網民談生活、娛樂,也有政治、平權、藝術,話題應有盡有。明星級會員「吹雞」辦聚會,真的「一呼百應」吸引過百人參與;對民主的呼聲高漲,左右兩派曾在討論區激戰;零四年我曾呼籲網友參加七一遊行,竟也有三十多人參與。

討論區的受歡迎程度,甚至令有心人舉辦過「廁所牆大賞」:( http://www.oocities.org/hk/toiletwallawards/full.html )由網友投票,表揚一年來對討論區受歡迎的人士和話題,第二屆更發展至像勁歌金曲的功能界別的競爭,吵吵鬧鬧且有趣非常。在傳統同運沉寂的當兒,百花齊放的同志討論區,就是同志互相取暖的重要「集散基地」。

我參與運動的起點,也在這裏。一切,就由一篇幾百字的小說篇章開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