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三)改寫人生的數百字

2003年的五月初。

意想不到地,沙士疫症來得急且快。大陸封閉消息令病情擴散,加上特區政府優柔寡斷,令一個個市民在沙士前倒下;我住在淘大E座的同事也入院了。當時我剛拍峻《陀槍師姐IV》,正好無所事事。公司通知員工,沒工作的話就不要回辦公室。

我作為員工當然只得(樂於)接受。在家無所事事,最大娛樂是上同志討論區和其他同志月旦一番。「記者甲」這名字似乎是改壞名,網友們似乎不太受落,甚至無視我的留言。後來一問才知道,他們是怕我是來「放蛇」的真記者!當時很多同志仍深處櫃內,最怕的就是被曝光。在我多番解釋後,大家才慢慢的接受我。

其實,那個時候外面的世界人人恐慌,還有誰有空理會我們這些性少眾?在我小小的家裏也是與世隔絕,生活作息如常。母親也樂得兒子白拿人工賦閒在家。畢竟PA的工作實在是太累人,我三年來都沒有多少時間在家。

那天下午,我在母親家中的電腦前上網閒晃。忽然,腦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一個男孩在多年後再遇其中學同學,他的死黨、兄弟、賽跑對手,勾起無盡的愛意和思念,就愕在人來人往的街上。題目簡單直接的定為《故友》。短短的幾百字,不到二十分鐘便寫就,也沒多細想就刊出了。

小時候在父親的薰陶下愛上閱讀,中學起更愛上寫作,尤其是抒情小說和劇本。中一就已經改編小說成舞台劇本,很想寫長篇小說卻還未有機會完成過。這幾百字,或許可以續寫下去也不一定。故此就括上「長篇故事」四字。

想不到,這幾百字,就此影響我往後走過的人生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