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六)個人節目

自台灣回來後不久,我離開服務了三年多的TVB。原因是抗議白痴無比的上班政策。當時管理層推出政策,要求所有PA每天0930(上早上9時30分)回到公司打咭。

這只有坐在冷氣房的「腦細」才想到的絕橋。做過PA的朋友都知道,電視劇集若拍攝廠景,凌晨三、四時才拍完是平常事,還得加上無盡的paper work,如果還有之前劇集的後期工作,一星期做足七日七夜絕不是奇事。

但我們從未聽過有得「補假」,更加沒有「補水」。現在,公司要我們返「朝九」?除非我們可以學其他人晚六吧。

打了咭一星期不到,順手打了封辭職信。

除了抗議,也因為我已找到新的工作。雖然我喜愛電視和電影,但我自知三四十歲時,再沒有這種精力捱更抵夜,看來PA或是導演這工作只能在某時某刻劃上句號。

故此我唯有趁著這機會轉行。不過新工作只上了一個半小時的班。這公司,叫AIA。天真地以為當上Management Trainee,誰知上工才知這只是保險經紀的美稱。椅子還未坐暖,也就只好告退。

該年底至二零零四年的年初,我集中精力寫《故友》小說的第二版《起點.終點》和一個舞台劇本。這時之前那個同志網台Gay Channel 的台長Ivan直接找我,問我是否還有興趣「開咪」?

當然我興趣還是有的,可是之前只是搭檔形式過過主持癮;現在若擁個人節目,正式「擔大旗」還是有點心理壓力;而且,我也希望為電台帶來些新意思,不想跟隨他們的固有模式。

前篇提到這同志網台「不算很同志」,是因為他們的節目,八成都像《輕談淺唱不夜天》播一下流行曲,談幾句個人感受便算;而且還要規定每星期晚上十一時至一時首播,節目長度必須是兩小時,根本是照足大氣電波電台的模式;號稱的「二十四小時直播」,原來是亞視的「滾筒式重播」,同一個節目,凌晨一時起播足十一次,才再換上當晚的新節目。

其實若要聽歌,我開Winamp就可以任選自己喜歡的歌曲了,為何要聽自己不認識的主持風花雪月呢?因此我問到歌曲的版權費問題,對方竟答,已買了正版CD,所以應該沒有問題(當然是大有問題啦!ORZ)。

在這些限制下,我還是答應了開咪的邀請,但我同時要求在那兩小時內能有完全的自主權。我一直想做有關寵物的節目,訪問網友對飼養寵物的心得和趣事。但在不想多播歌下,心知肚明沒有可能(也不想)做足兩小時;於是找了好友「大笑姑爺」(網名),發現原來他也想開咪講鬼怪,於是我建議不如每人負責一小時,兩人一拍即合。我把這建議告訴Ivan,他也也很爽快的答應了。

除此之外,我亦要求逢星期二播出節目,因為那天是我的幸運日。

一切條件底定後,我倆便各自籌備自己的節目。

(下篇待續:貓朋狗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