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取西經] 紙上候選人的忽然得勝與連任

區議會選舉日,寫寫這篇,鼓勵傘兵和真心為香港、為社區的參選人。

加拿大奉行政黨政治制度,選民可以透過手上一票,在省或聯邦選舉,推舉由黨提名的侯選人進入議會,令政黨可取過半數議席,成為執政黨實行執政理念。因此,政黨領袖在議會和競選期間的表現,將大大左右旗下候選人的獲選機會。

三大黨派(保守黨、自由黨及新民主黨)為求在全國所有選區都保持能見度(以及些微勝算),往往都會確保在每個選區都會有候選人出選,在鞭長莫及或毫無勝望的選區,甚至會找黨支持者「臨時拉伕」掛名出選。這些候選人也不會真的落場競選,功能只是在選票上出現黨和人名而已,故此這類候選人也被稱為 “paper candidate” 的「紙上候選人」。有候選人甚至戲稱,自己只是街上的「路牌」而已(魁省會在街燈掛宣傳街板)。

雖然這些有若「傘兵」的空降部隊,縱有黨的提名,看起來勝望等於零;但其實,又並不盡然。

二零一一年林頓(Jack Layton)領導的新民主黨(NDP)在聯邦國會選舉大勝,尤其在魁省取得壓倒性支持,省內的75個議席拿下59席,還首次成為正式反對黨。究其原因,是林頓的極佳表現及個人魅力,令選民選擇票投新民主黨,取代表現甚差的自由黨,甚至取代保守黨執政,縱使對候選人「零認識」也照投可也。在政黨政治下,加國選民為支持政黨執政,不惜「賭一舖」的極端策略投票取態。

這些名不經傳的「掛名」候選人,也能意外跟著新民主黨大勝的「橙色浪潮」進入國會。這些新科國會議員當中,以布羅索(Ruth Ellen Brosseau)最堪玩味。她當時為年僅26歲的單親媽媽,在大學酒吧擔任經理。她不但從未踏足過選區也非居民,很對政治幾近一無所知;競選期間也沒有在選區出現,甚至前赴拉斯維加斯數天慶祝生日;在大部份選民操法語的Berthier-Maskinonge選區出選,她的法語卻不大靈光。她事後稱參選其實只是為支持政黨,才答應黨部要求替其提名出選。

布羅索不費吹灰之力,卻奪得四成選票獲得議席。樹大招風引來傳媒揭秘及抹黑,以及狗仔隊式追訪;其背景和到拉斯維加斯一事被大造文章,甚至被冠以”Vegas girl”之惡名。

不過,她卻沒有因此被人看扁。除了惡補法語,更頻頻落區與選民接觸;在國會亦積極參與黨務,更成為影子內閣中,黨農業及食物政策副評論員,及後更晉身成黨團副主席;議會內,她為聯邦政遺失學生貸款資料一事領頭追究;她亦積極爭取聯邦政府,補償其選區不合格混凝土地基的維修費用。

不到兩年,她已由一個眾矢之的的政壇新丁,搖身一變成為政治明星。

上月聯邦選舉,新民主黨遭遇慘敗;在重災區之一的魁省,她不但保住議席連任,得票率還「逆市」升2.63%。她也不諱言:「上屆大家是投給林頓的,今屆大家是投給我的!」

不像香港飯民空談口號不屑實務(或以為派月餅就是實務),落得樁腳盡失的下場;布羅索真心服務地區人士,積極做好其國會議員本份,是她成功連任的本錢;選民的眼睛也是雪亮的,選票就是最好的「照妖鏡」。(圖為布羅索與兒子)

延伸閱讀:
Ruth Ellen Brosseau’s rise from paper candidate to NDP star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