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四)初次網台開咪

圖中是我頭一次去某網台主持家使用的電腦咪。與很多人的期望有著落差吧,對嗎?坦白說,我也是(笑)。製作一個網台節目原來好易,一部上網電腦、broadcast軟件加枝咪是基本要求,好hea。當然,容易製作,也不代表就容易有好製作。

Advertisements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三)改寫人生的數百字

那天下午,我在母親家中的電腦前上網閒晃。忽然,腦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一個男孩在多年後再遇其中學同學,他的死黨、兄弟、賽跑對手,勾起無盡的愛意和思念,就愕在人來人往的街上。題目簡單直接的定為《故友》。短短的幾百字,不到二十分鐘便寫就,也沒多細想就刊出了。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六)個人節目

該年底至二零零四年的年初,我集中精力寫《故友》小說的第二版《起點.終點》和一個舞台劇本。這時之前那個同志網台Gay Channel 的台長Ivan直接找我,問我是否還有興趣「開咪」?

當然我興趣還是有的,可是之前只是搭檔形式過過主持癮;現在若擁個人節目,正式「擔大旗」還是有點心理壓力;而且,我也希望為電台帶來些新意思,不想跟隨他們的固有模式。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二)同志的高登時代

正如香港人不可以看輕「高登仔」(香港網民)的威力,同志網民在同志平權的發展,其實仍然佔著重要的歷史位置。只是這些網民的貢獻,一直被社運導向的主流媒體忽視。就算上期《明周》終於提到「網絡同志」,其實是也因為記者訪問「女同學社」,成員提到其設立的網站才稍為被提及「網絡」兩字。

在這十多年間,多個網絡平台,至少出過至少兩個同志網台、一個劇團,還有無數個同志社交小群體。直到現在,同運的大型活動也是靠著網絡動員支持。所以網絡對支持實體同運的力量,真的不能被看輕,這段歷史也不應就此,被埋於歷史的洪流中。

Gay Radio 集念

記者甲的GayRadio集念‬(一)Inside, out.

早前在朋友推介下,看了 Pixer 的動畫《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看罷感觸良多。剛移居加東的我,正好就是電影主人翁 Riley 的寫照。她的情感世界正是我這數月來,坐過的的情感過山車。

人小時候的情感,其實真的很單純善變,喜怒哀樂,都分得清清楚楚的。只是,當人慢慢長大,多了現實少了幻想,情緒也再不由自主。十年前,在我小說封面的折口,我如此介紹自己:「長不大的男孩」。多年來我嘗試拒絕長大,認為因此才得以有力尋夢。然而就在Gay Radio尋夢的過程中,重重地摔過一大跤;自始成了情感的一大包袱,拒絕面對但從未成功。

香港同運系列

香港同運病了?(二):同運等於自拍打咭?

不過,治標前還需「治本」。有媒體轉載上文時也不諱言「同運病了」,但同運是否僅指搞組織行動那一小撮人?那麼群體內佔絕大多數的同志呢?健吾或許提供了部份線索:同志悉心打扮出席大小活動,眼球舔盡高壯帥哥與美女,拿些攤位派發的試用裝商品,與其他同志朋友一起感動自拍、相互取暖過後,然後奔赴舞場派對狂歡達旦,就當「盡了義務」。

到了星期一,那一刻的感動與狂歡,就像八號風球趕及天光前除下,同志們繼續戴起面具上班上學,假裝社會很接納,自己活得很好?這樣做,除了幫助主辦單位追求虛無的數字,豐滿了同志友善老闆的口袋;被互助組織收編,強化外企與中產白同志形象,加深了同志的正典化;對整體同志平權,大家因此又爭取到一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