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傳奇從來不易

1449556615_94ff

一死,一生。葉錫恩病逝,黃家強喜歡你689。大家都要拿張國榮等的英年早逝,對照二人的晚節不保。

午夜夢迴,不欲打擾故人。數晚節,我想起健在的,為數幾百萬的藍絲。

〈年少無知〉一曲如此描寫「不甘安於封建制度裡 迷信上街真理會達到」。高舉黃傘七十九日的莘莘學子,目標是單純不過「我要真普選」的香港未來自主。但更多香港人卻是「只可惜生活是一堆挫折 只可惜生命是必須妥協」。這些有車有樓上了岸的,或正為五斗米而折腰至三更夜半的,或仰賴紅底資金開飯的,以為令子女贏在起跑線就足夠,哪知連年輕人跑道都快陸沉了。

這些藍絲,可能多年前也曾在六四維園,高唱過「今天我」;但,開到荼蘼花事了,故事若在這韶華盛極時結束,往往都是些充滿浪漫的傳奇。可惜生活就是最最不浪漫的無路可退,所有的美好都在風高浪急處,一不小心,就被磨蝕淨盡;若妄圖抱殘守缺,加上多餘的權力,還有過時的價值觀,甚或立場等於利益時,「晚節不保」的元素就統統齊備了。

佔領期間,夏慤道天橋以西打著的一堆旗幟,正是「只可惜生活是一聲發洩 只可惜生命是一聲抱歉 怕追討」的政治代表作。這些年過半百的老人,保住議席開飯盒會,最最要緊。佔領?不如快點結束,好收割利益在立會多得議席。

這些民主老人與樂壇老人一樣,以為自己所受的歡呼是千秋萬代,結果為基層市民發聲卻走入建制,加入功能組別就是為了取消功能組別;或四面俱圓為北大人站台,還對樂壇後輩指指點點,卻不自知年少身處高峰時所得的讚譽,回歸後這些退休金花得精光,或靠著阿爺的維穩綜緩維生,還口口聲聲「頂天立地清楚知做咩」。

急流勇退,很難。力保不失,更難。《胭脂扣》中的如花美艷依舊,十二少的下場,正是這些人的寫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