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02:那年聖誕

RSRT_02

「異性戀」、「同性戀」這些由西方國家翻譯過來的名詞,根本是錯譯──那晚之前,我還以為愛上同性的你只是剛好而已;卻不知道,原來人只要單純的官能刺激,和所有不愛的任何人也能產生興奮,甚至達到高潮而達到性的滿足。異性之間如是,同性之間也如此──當中,並不需「戀」。

那年聖誕,你把初吻輕易給了那個女的;我則把初夜交給了一個陌生男人,正式成為人們口中的「同性戀者」、「基佬」、「同志」。

我常常想,如果沒有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我會不會像你一樣,走上一條普通而平坦的人生路?

或許,我會娶妻、生子、打工、買樓、退休,兒孫滿堂……

心想著我根本不該參加那學校舞會,更不應偷偷跟在你後面跑到天台,讓我看見你和那個女的接吻的那幕。

車小玲,她真的很愛你吧?她被你吻時那一臉陶醉,讓我直想吐。

狼狽地與小辣椒楊繡華離開學校後,我騙她說自己會回家,要她安心。我卻轉頭跑到我們經常蹓躂的公園徘徊。

坐在闃無一人的長椅,把玩著已喝完的維他奶吉盒,我盯著與你一同坐過的搖晃木馬,才驚覺事過境遷,已成現實。放假回來後,「黃車戀」將是班上最熱的八卦話題吧?不知道應該憤怒自己的舉棋不定,還是應痛痛快快地發洩大哭一場?

「還沒回家嗎?這麼晚了。」

那個穿著整齊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自不遠處看著我這邊,已有好一會兒。我不自覺地回看他,像同志間神秘的默契,目光剎地對上了。

在幾番目光交接後,他提步向我這邊緩緩走過來……不禁心跳加速。

「等人嗎?」我苦笑著,搖搖頭。這陌生男人竟和我打起招呼來。

「不開心?你的眼睛有點紅腫的。」見我沒搭話,對方竟這麼篤定地直視著我,目光灼灼。

「呃……不說可以嗎?」我嘆口氣。

「不想說也不要緊。不開心的事一向很難說。」陌生男人坐在我身旁,把公事包放在膝蓋上衝著我笑了笑。

雖是陌生人,但他親切的笑容,竟令我稍感溫暖。

「你有點臉熟,之前好像在附近看見過你。」隱約聞到綠箭的味道,你最喜歡的薄荷味。

「哦,是嗎?可能我住附近。」我沒膽量跟他對望,抬頭想看星光,卻只是漆黑一片。

「過兩天是聖誕,沒約朋友出去玩?」他嘗試打開話題。

「我沒甚麼朋友。你呢?」我繼續胡謅,卻也不盡然。

「我上班嘛。」指指自己的西裝。

「你幹甚麼的?」不想跟陌生人談太多自己的事。「這麼晚才下班?」

「金融。剛才去了PP,」他伸展著疲憊的雙腳。「你呢?有去過嗎?」

「嗯,去過幾次。」後來才知道那是家同志的士高酒吧(註一)。

「是嗎?你應該喜歡跳舞吧?」他點起了香煙,吸了一口。「要嗎?」我微笑著搖頭。

「我叫阿樂,你呢?」

「Eric。」胡亂替自己安了一個洋名。

「嗯,Eric。」阿樂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夜涼如水。我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你怎穿這麼少?」我只穿一件長袖格子恤衫。「Eric,我家就在這樓上。這裏冷啊,不如上來坐吧。」

我想了一會,強裝鎮定地點了點頭。

我們站起來,我不由自由地隨著他去。看著他寛闊的背影,我內裏竟有種莫名的興奮在蔓延。我想著我真的只坐一下就好,或者……

陌生男人是個有禮的紳士。電梯緩緩的上升著。他的手搭到我的肩膊,讓我安心;好不容易走到了他家門口,順滑地打開門讓我進去。家中陳設簡單但齊全,像宜家傢俬的示範單位。

他招呼我坐到沙發上,順手脫下外套,走到廚房打開雪櫃,為自己倒了一杯紅酒。「你喜歡維他奶吧?」他遞給我一包,回身坐到我身旁拿起電視遙控,很快地,重播遊戲節目觀眾哈哈大笑的聲音便填滿了整間房子。

他漫無目的地轉著台。「想看甚麼嗎?」

「沒所謂。」

忽爾,電視傳來《當愛已成往事》: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風雨
   縱然記憶抹不去 愛與恨都還在心裡
   真的要斷了過去 讓明天好好繼續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問我的消息

「啊,《霸王別姬》要上畫了吧?你有看過原著嗎?」

「我在學校圖書館讀過了。」台上厚重的化粧,絲毫掩蓋不了蝶衣對同門師兄的兄弟情誼,以至於傾慕。可是,卻都是男的……忍不住,深深嘆了口氣。

   忘了我就沒有痛 將往事留在風中

「喂,傻孩子,別哭!我們這些人,總會經歷過一兩次。」

我們這些人?甚麼人?我閉上眼。

他把我輕輕拉進懷裏。

好一陣子的沉默。

「要洗澡嗎?」他忽然問。

我看著他搖搖頭。像是期待著一些事情的發生。

他無言地拿走我手上的維他奶,把紅酒杯遞到我手中。我猶疑了一會,把酒杯接過。紅酒像加了酒精的萄葡汁,喝下竟有點微辛的感覺,臉,或許因他的直視而有異樣的灼熱,還加上晚睡而冒起的朦朧。

不記得是怎樣開始的。他抱著我的雙手在我身體上下游移著。

他的唇在我的額上,雙眉、雙眼、臉額、鼻子、下巴慢慢輕輕點開來;然後,他的唇終於觸及我的唇。

我口中感到暖和的鹹溼,或許是吸煙又或者是剛喝下紅酒的緣故,原來吻,可以是這樣子的。

他緩緩褪下我的恤衫,溫熱的指尖我身上遊移著,身體接受著莫名的刺激, 一浪接一浪的快感就要把我淹沒。

我由得他。

「你真美。」他吻著我的胸前,我忍不住迸出一聲呻吟。

在電視閃爍的光影照射下,顯露了他結實均稱的肌紋。看著他黝黑的裸體,我竟然興奮起來。

「我很愛你……」他抱著我讓我站起,拿起我的手,輕撫著他的身體。

我們相擁著吻著走到睡房,他輕輕把我推到床舖上。

陌生男人一直跟我說,他很愛我。可是,相遇不到一天的人,還能說什麼愛?

混合快感和痛楚的我,只知道抓緊他的肩膀。

彷彿歌聲又重新在哪裏響起:

   因為我仍有夢 依然將你放在我心中
   總是容易被往事打動 總是為了你心痛
   別流連歲月中 我無意的柔情萬種
   不要問我是否再相逢 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延伸閱讀:全部篇章

記者甲facebook page

(未完待續)

———–

註釋:

  1. PP即 Propaganda簡稱,為九十年代規模最大的的士高和酒吧,位於中環石板街近警署,千禧年前後同志夜生活的重要場所之一。將於今年一月底結業。(1991-2016)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終點.起點》02:那年聖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