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香港偲變(一)

hkyum

二零一七年,香港。

擠逼的公屋單位,三百呎不到竟住著五個人,老豆老母、長兄長嫂加上三弟阿華。一張轆架床下格位拉起布簾便自成一角的空間,是阿華的安樂小窩。寫真模型漫畫書堆滿所有空間而侷促,一月天氣少有的冷,門窗緊閉加上吸煙汗臭,充滿著阿華的男人味。

客廳電視傳來:「早前稱未有連任計畫的行政長官梁震嬰稱,為香港前途及促進和諧著想,堅決支持一帶一路發展,決定尋求連任……」

「之前又話唔連任嘅,X!」阿華邊看手機邊怒罵。「X你老母….我啲強積金就係畀你隻六八狗對X沖沖X死嘅。女友我就想佢成X日一戴一露啫,你老母啲一帶一路只係燒X晒我地納稅人啲錢!」

「死仔係咁問候人老母做乜丫!聽你老母講快啲搵過份工好過啦!泉叔話佢請企堂,可以即刻上工仲包一餐,而出去食個豬扒飯都八十蚊喇,收最低工資好抵做,你咪做住先囉,好過日日食你阿哥嘅!」老母把蒸鹹魚及清炒白菜放上檯。

「咁不如你去做?要招呼蝗蟲又屎又尿,唔X做!」阿華看著兩菜已倒足胃口。「而家仲好,唔使做又唔使還grant loan,講幼稚園仲好,有得免費讀。」

「講少兩句粗口喇!做實事小政治,香港先會好!」老豆印著蹺腳,看昨日的《西方日報》還津津有味。頭條寫著「六八九,好特首,特首好,香港好」,還有個刺眼的細題:「解決勞動力不足,下月提高單程證配額至300人」。

「呢啲實事就真係大件事!」被老豆霸氣震懾,阿華只好咕噥著,坐下低頭把黑龍江米煮食的飯塞進口中,想快快解決掉一餐。 反正,榮華富貴都只會化成一堆大便。

「下一則新聞。羅湖關閘發生襲擊事件,一名海關關員手部受傷,內地六十七歲男子被捕,拘捕期間另有兩名警察受傷。四人被送院治理……」

手提電話Whatsapp的提示聲響起,阿華拿起一看,是女友Money:「James,今晚有無野做?我地去睇戲咯!之前仲想去Pandora睇下。」阿華翻翻白眼,當沒看到。

想放下手機,才發現還有一個訊息,發到「拯救李波」的群組:「羅湖襲擊案真相!有片!」

新聞播完,電視傳來鄭穎芬刺耳的歌聲:

一帶一路 世人期盼的願望
一帶一路是世界和平新思想
中國香港

中國香港
跟國家一起追尋夢想
中國香港
中國香港
與民族一起共建輝煌

(香港未玩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