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03: 聖誕快樂

RSRT_03

天亮了,漸漸地泛起了一片魚肚白。

平安夜的清晨,心中卻絲毫沒有平安的感覺。昨夜的興奮遺留在身上的,竟是心中的一個黑洞。

我躡手躡腳的走出陌生男人的睡房,想趁他醒來前,快快穿回衣服離開。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曾闖入我身體的這個男人。

襯衣的衣袖竟卡住伸不過去,我才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然都在顫抖著。

走在通往家中的有蓋通道上,才慶幸這裏離我家不遠,否則我肯定無法抵擋內心的不安感而寸步難行。本來只是目擊你和車小玲初吻,事情最後竟然發展成這樣!我仿如闖了禍的孩子,只想快快鑽進被窩裏,把所有事情當作夢一場,趕緊把它忘掉。

臨回家前,我走進商場洗手間,檢查了身體和衣物,深怕昨晚留下了甚麼痕跡。

「阿志,昨晚又去了阿昇那兒睡?為何不先打電話給我?」卻遇上剛好要出門的母親。

「是啊……昨晚舞會後去了他家打機。太晚了沒有打電話,免得吵醒你們啦!」我順口胡謅希望能蒙混過去。

正好,我和你本就經常在死黨李日昇家中打機順便留宿。想到這裏,自己卻不禁憂鬰起來。我們仨同進同出的這些情景,都快已成為過去了吧!

「看你沒精打采的,肯定玩得很晚沒好好睡吧!年輕人就是這樣……今晚我們一家人出去尖沙咀看燈飾。你先補眠一會兒,我練完太極,買白粥油條給你吃好了。下火啊。」萬幸她沒有發現我的變化,我鬆口氣。

甫進門便趕忙爬到上格床,和衣鑽到被窩去想蒙頭大睡。

我以為疲倦的身軀會睡死過去,躺在床上,卻有太多的思緒起伏。

你和她的初吻之後?初吻之後?初吻之後?沒出息地想著你的事,情事。

兄弟、好朋友,只是「朋友」。多想只會傷心。

想著想著,在身上蔓延的,卻是貼在棉質床單上,傳來莫名其妙的肉體觸感。我伸手握住那興奮,卻發現那感覺比不上數小時前,陌生男人溫熱的口與舌;另一端脈動的痛楚,不斷提醒他的每一次衝擊。

還有,和他相擁的熱度。

這成熟的陌生男人,其實還算長得英氣,身體比阿昇還練得好……

睡?休想。

「喂,你想睡到何時?」母親伸手拍打我頭頂的被子,「快中午了!還有,楊繡華剛才來電找你!」說這話時母親聲線難掩高興。

「林英志,昨晚睡的好吧?」楊繡華這隻「小辣椒」,一眼就看出我的黑眼圈。

「凍華田!」茶餐廳伙計啪一聲放下冰塊佔去一半的阿華田。

「你知道昨晚……想事情免不了,很晚才睡呢。」若她知道我根本沒回家,肯定是氣瘋了。我不停邊吮邊咬飲筒,暫要把頂端咬到稀爛為止。

「十一點半,你母親啊還說你在睡!」她笑著搖頭。慶幸母親沒跟她說我今早才回來的事。我也微笑著頻頻點頭。

「啊,其實你約我出來,為了甚麼事?」差點忘了相約出來的原因。

「昨天沒機會送你聖誕禮物。」小辣椒從身旁的紙袋中,拿出一小盒花紙包裹著的禮物盒。

「這麼老土!」我皺眉。「還送甚麼禮物。」

「好朋友嘛。欠你的。」她撇撇咀。「不要現在拆,等到Boxing Day才拆吧。」

想到你今年連聖誕咭也沒有寫一張給我,我暗暗嘆口氣。

「那麼今餐我請客吧。」我只送了聖誕咭給她。

「那麼,昨晚借給你的手帕呢?」昨夜回家路上,她借給我拭那難受的淚和鼻涕。

「紫色那塊?」我摸摸褲袋,竟然找不到。

莫非遺漏了在那個人的家中?

「那個……我拿去洗了,放完假再還給你。」 這個假期,我需要好好獨個兒靜一靜。

「好吧。那麼,預祝聖誕快樂!不快的事,就放在過去好了。」

「是的。聖誕快樂。」我無言點頭,心中卻是躁動不安。

該如何回去取回那塊手帕呢?今早還要是不辭而別的。

延伸閱讀:全部篇章

記者甲facebook page

(未完待續)

cropped-rsrt_banner01.jpg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終點.起點》03: 聖誕快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