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04:人生可有知己

RSRT_04
圖片來源:discoverhongkong.com

共坐茶餐廳卡位那一小時,我和小辣椒只談了聖誕假期有甚麼計畫、家人要帶我們去哪裏玩、寒假功課諸如此類的話題。

昨夜舞會發生過的事,除了我的晚睡和漏帶手帕外,其餘一律沒談。小辣椒真是我不可多得的知已。說好要守秘密的,她就真的替我守到底。

我那不可告人的愛情,就在學校天台目擊你與車小玲親吻的一刻,在小辣椒面前曝光了;同時,我和她之間的曖昩,都被我的眼淚一筆勾消。

小辣椒人如其名,比我堅強得多。她機警地把因不知所措而癱瘓的我拉離天台。

下去的路不知怎麼特別漫長。本應照亮梯間的黃燈,今晚卻份外陰暗;滿眶淚水把前路扭曲,全靠小辣椒溫暖柔軟的小手緊握著我,我才不至就地軟癱下去。

全程我都得扶著樓梯把手,幾乎是順著它滑到地下。穿過校門,身後禮堂的派對音樂還在繼續,那歡樂的感覺離我好遠好遠。

小辣椒回頭,睜著一雙鳳眼盯著我。「夠了,林英志,你還有什麼好傷心的?」

「……」我答不上來,只好閤起雙眼。

「你親眼看見的!他擁著別人親吻呀!要是這個黃柏浩真的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你的話,他才不會這樣做吧!」小辣椒機關槍地替我忿忿不平。

根本不需承認「我愛你」,小辣椒一早把我看穿了 。

或許正因如此,她才如此從容地待在我的身邊;又或者,只是我單方面的自私,不敢坦白,讓她待著我身邊而已。

「只是潘泳芝自作多情要死黏著我!」你容許一個你毫不喜歡的女孩待在你的身邊團團轉,還大吼:「這種愛情我才不希罕呢!」

陸運會後你與車小玲不尋常的默契、殷勤和眉來眼去,冷酷地告訴潘泳芝始終是你一點也不在意的「無謂人」。

對啊,你不要的愛,為什麼要希罕?

包括我的……我以手袖抹掉奪眶而出的眼淚。

「喂,你別哭!」小辣椒皺眉,趕忙塞給我那塊紫色手帕。「我請你喝維他奶,別哭好了吧!你這樣醜死了!」

就這樣,這位好同學變成了我唯一的知己。看來我也不是只有失去的份。

雖然我中午吃了白粥和油條,大概昨夜消耗太多體力,忍不住再吃下一整碗的五香肉丁公仔麵當下午茶。

「化悲憤為食量嗎?」小辣椒斜著眼調侃。

吃完後,小辣椒見我還算精神的,也就放心離去了。

我目送小辣椒離開,看著她逐漸遠去的背影,莫名奇妙的內疚感突然如泉湧上。

昨晚的事,好像有點背叛了她,辜負了她的關心和信任。

還對她說謊呢。後來我才知道,同志為了自保,說謊已成為我們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以打機的用語來說,這是我們的「必殺技」。

回家時,父母和小妹還喜滋滋的探聽著,到底我和小辣椒是什麼關係。我胡謅了幾句企圖脫身,父親則不忘告誡:「中學生不要談戀愛!」不過是笑著罵的。

晚飯後,一家人走到尖東海旁,湊著熱鬧欣賞燈飾。維港兩岸的燈飾依舊燦爛,不過我的心情已不同往年。

前面不遠處,也是與家人同行的少年,無聊地雙手插袋,偷偷地轉頭看我。

那白晳的劍眉星目甚是好看,和我遊移在他身上的眼神,很快便碰上,卻又各自快速移開,大家都扮作沒事人一樣。

後來才知道,這是與同類確認身份,眼神追逐的前奏。當時,我只是因觸電而心神不定。

父親催促著我們搭天星小輪,我們眼神的捉迷藏遊戲也就結束了。我的心思,因此又回到如何脫身去取回那塊手帕的事情上。

我在想, 陌生男人今晚會不會在家?

今天還是平安夜!他大概和別人有約吧?

這才想起,若我可以打電話跟他要,那該多好。這才想到,我們昨晚相遇的方式,就是如此地赤裸、原始。

延伸閱讀:全部篇章

記者甲facebook page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終點.起點》04:人生可有知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