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同志們,我們要左右大局】

有朋友跟我說,很多同志根本不關心政治,有得食好西旅行演唱會拍拖就滿足。

我不相信。零三年七一遊行,明明有很多關心政治的熱血同志走出來,走在大隊中,成為50萬人中的一分子。

只是,遊行大隊始終沒有留意,也沒有承認同志的存在。至今,同志既沒有免遭歧視的保障,也沒有相愛成家的權利;每年只有如七一遊行的同志遊行,如六四晚會的草地演唱會,淪落成周期性的表態、娛樂活動。

有不少名人或半紅不黑等上位的藝人,漏個口風話支持同志,或化身成為疑似同志(現在變成感動出櫃),大家就不理好醜,甘之如飴洶湧而上哄抬。因為這種支持實在太廉價,而且收入甚豐,難怪同志一直是那麼好騙,那麼容易被消費。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從同性婚姻看候選人的政治包袱】

選舉期間,候選人害怕失去持立場不同的選民的選票,對同性婚姻所謂敏感的議題更是「避之則吉」。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七個候選人中,只有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有提及爭取同志伴侶權利的政綱,選舉論壇也當然沒有人會主動提起。

我不甘心又一次被無視,公開在臉書詢問,為何選舉沒有就同性婚姻議題的政策討論,結果引來健吾在大氣電波中,給予各候選人三十秒時間,回答是否支持同性婚姻。

隨筆雜記

【我們只有磚頭】

昨日趁天氣暖和(其實都只係得8度),行安大略湖邊晒太陽,同天鵝玩遊戲。 多倫多樓價被大陸人爆買急升,一個六百呎住宅單位最便宜可賣百多萬港元,香港價六分一不到。現在租住的地方同樣是六百呎,市中心優質旺區,包水包電,包中央暖氣熱水,包Club House - 月租折合一萬港元不到。要求低一點的,用香港的劏房價,也可租十五分鐘車程外,四五百尺的舊式單位。 加拿大的好處,是衣食住行也容易負擔得起。就算賺得少一些,起碼仍然有生存的空間。翻譯過在職貧窮的報道,事主住的可是三房單位,廚房比好多香港人的客廳還要大。 岸邊還融著冰,大家爭住上大帽山睇果啲。坐在大石吹著風,見到呢塊朱紅色嘅磚,諗起好多野。 以前,香港人好相信好相信磚頭。升職、買樓、結婚、生仔,咁就係香港人預設的「完美人生」。 回歸前兩年,馬會兼職每小時過百。回歸後兩年,同一份兼職,每小時得返三十。 回歸前兩年,大學生閒閒地賺萬五六月薪。回歸後兩年,我大學畢業第一份工,每個月得返八千。 金融風暴、沙士、金融海嘯,香港人都未死得;自由行、中共殖民、地產霸權、領展、大白象追加又追加嘅撥款,呢啲問題先係逼死香港人的元兇。 你答我,而家香港人仲可以點買樓?結婚?生仔?連啪啪啪都無地方,結婚只可以裸婚,搞生意都交唔起租,只可以幫地產商打工;捱兩年白方包買到樓,買錯長實樓都可能變左壽頭;甚至成為「負姿燦」買樓搵黎跳(問下當年灝景灣啲苦主)。 想瞓街?都被食環半夜噴水趕。 年初一嘅事,話俾香港人知,面對中共同689嘅政治暴力,我地而家只係輸剩一塊磚頭。 當大家讚大陽花、茉莉花革命、烏克蘭變天乜乜柒柒,香港掟幾塊磚就大驚失色鬧「暴徒」,我真係覺得堅好笑。 好吧。我知好多人仲未敢拎磚掟。不如講和理非,紙磚頭,okay? 乜野紙磚頭?星期日,你手上果一票。 一票一磚頭。你每投磚頭一票,就是告訴梁振英,告訴中共,落旺角只係幾百人,但新東仲有更多人,想搵磚掟死梁振英呢個禍港黑手。 專業、理性的公民黨同磚頭割蓆?佢地有樓有車有專業有議席幾萬月一個月架嘛,你呢? 如果你仲係覺得掟磚嘅人係犠牲香港,咁你今晚早啲返屋企,專心睇J5殘體字幕新聞報導吧啦。 #做個開心香港人 #228識揀自己揀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新東補選:醒覺港人與政治利益集團的對決/林國賢

這些染了血的選票,本來連票站都懶得去,絕不是唱多兩首《血染的風采》就可以騙回來的;「民主派」的選民威嚇愈多,不但爭取不到這些選票,中間游離的選民看著更覺難受:「公民黨最大的恐懼,不是建制會贏,而是梁天琦票數比楊岳橋高。 」這種思想一旦「入腦」,就算這次真的屈就「含淚投票」,九月他們是否投給這些自大獨尊的「民主派」,我要買定花生。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楊岳橋和梁天琦的棄保是偽命題】/林國賢

以後不要再說甚麼「建制」、「泛民」。這是愚民的二分法。不厭其煩搬出《天與地》的金句:真正的民主社會,是一百個人有一百種不同聲音,並非兩把--誰的政見最受歡迎,請誰來當這個議員,既簡單又快捷。

鬧得沸沸揚揚,所謂在本民前與公民黨之間的「棄保」,純屬可笑;甚麼投誰投誰就「明益」「建制」,集中票源「守住關鍵一席」之類,皆屬全屬廢話的偽命題。

加港政治隨筆

《抗爭第一槍,打醒香港人》-記年初一旺角衝突

新年新希望,不如自問你想香港有甚麼結果?很多人曾經相信,靜坐遊行示威,可以改變現狀。今日的槍聲,提醒大家,今日不會,明日也不會。甚麼也不做,是坐以待斃。

不要跟我說甚麼「本土派」。踏在香港土地上的,敢為香港積極抗爭的,才是香港人!

我城,「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