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不要「種族歧視」內地人?】- 由被種族清洗的港人角度說起

HKDOG

早前我分享有香港人在美國火車上,勇於抵抗白人種族歧視的新聞。有早已移民加拿大的香港朋友,以此要求我,呼籲香港人朋友不要「種族歧視」內地人。

下面將解釋到,香港對內地人的情結,根本不能以「種族歧視」四個字就能涵蓋得了。我嘗試與他解釋,對方執拗說,任何有關「種族歧視」的行為就是不對,既然不是「所有內地人都是壞人」,就不應歧視所有內地人。

正所謂夏蟲不可語冰。丈夫加入筆戰陣,問:「現在我回來加拿大了,你猜為甚麼呢?又敢問一句,你對上一次回香港又是何時?」(The situation changed since about 3 years ago. Now I am back. Guess why? By the way, when was the last time you visited Hong Kong?)

對話到這裏終止。

根據聯合國《排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公約》的定義,「種族歧視」是基於任何種族、膚色、世系、民族或族群,而施加的任何區別、排斥、限制或優待,拒絕或損害人權或各領域的基本自由的認受性。簡而言之,就是厚待自己族群而以各種政治權力排外:例如給予白人的種種特權的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美加執警察法偏袒白人,甚至欺壓華人濫殺黑人;小數族裔在職場被歧視,難以就職或升職等等。

在大部份所謂「種族歧視」的情況下,都是原有(或自以為原有)的族群或特權階級,以政經系統或人口的優勢去欺壓其他族群。剛拜讀完楊政賢的文章《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我充份了解我朋友的想法:「仇恨一旦建立,重建信任尋求共存方式將會難十倍、一百倍、一千倍。」「我實在不忍見到生活,在香港的伙伴們會受傷、人格尊嚴遭受剝奪。」

他所言的「伙伴」應該是指在港的「內地學生」。不過,我們要清楚了解到,香港完全不屬於這個情況。

香港人現在面對的,是嚴重得多的「種族清洗」!香港人,正在「被清洗」!

中國人,絕對要分那麼細:「內地人」,在共產黨治下來港生活、工作、求學、遊歷的這些人;「香港人」,由英治變成形式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治下的人。

我的朋友和同學也有不少內地人。他們當中,多是好學勤奮有禮教的正常人,真叫人無法不喜歡他們,而且華夏一家嘛,就算連台灣人,我們都覺得很有親切感,像極一家人了,是不是?但單以此項,就要香港人以「大愛」擁抱這些「內地人」,卻有著邏輯上的大問題。

試想這簡單的一幕:前年我入讀浸會大學研究院,註冊時,接待的小姐居然用普通話跟我打招呼。

普通話!普通話!我反應很大,質問:「這裏是香港!為何你用普通話跟我說話?!」

她不好意思地說,這是因為八成來報讀的學生,都是內地人。

這些學生,很多都是香港大學的內地分校,讀完學士課程,保送香港大學系統的。他們畢業後,大概可就地找工作,再申請居留;另外,是每天150個單程證配額,一年就是54,570人;回歸18年,已經有接近1,000,000個內地人在香港落地生根;還有每年進出香港接近50,000,000個內地遊客。

這些數字,對700多萬香港人來說,代表著甚麼?

過去香港人逃避共產黨接收香港,紛紛移民對美加等地,有錢的投資移民,身家少一點的申請技術移民。外國吸納的移民,一般都是對當地有貢獻的。而且很多移民在當地還被白人排擠,面對白人偏袒自己人而處處碰壁,找不到原來行業的工作,流落餐館「洗大餅」者,比比皆是。

共產黨政權,卻正在利用這些移民,對香港上下其手,用的卻是香港的民脂民膏。這些新移民同胞,卻是特權階級:要床位送床位,要學位送學位,要公屋送公屋,要綜援送綜緩:碩士博士生八成給予內地生;中資公司的Management Trainee全部是內地指派來港,中環說普通話的人愈來愈多;大學學院內地教授愈來愈多,掌控研究資金的生命線;政府和民建聯這些政治系統,培養的新人不少就是內地來的年輕專業人士!看看基層:內地人漸漸充斥候診室急症室產房;公屋和綜緩都是內地家庭優先;上水的水貨客、內地自由行充斥社區,周圍撒屎撒尿,搶高物價奶粉短缺,政府任其肆虐無睹,港鐵選擇性執法偏袒內地人;政府不斷追加大白象基建,砸下千億進行有利周邊內地城鎮的工程;富有的內地人,炒高香港樓價租金,市建局清拆舊區「配合發展」,新樓往往是買不起的天價豪宅。香港人生活的空間,一步步被擠壓淨盡。

是的,在香港,「種族歧視」正不斷發生。不過,被歧視的,是香,港,人!

讀清楚了:香港人,正被「種族歧視」!

排除如惡疾在全球散播的內地遊客,內地人本身真的沒錯;不過,對於香港人來說,這些人,都是「侵略者」。

情況發展下去,香港變成下一個西藏或新彊,日子不會遠。不只庫房被淘空;社會精英都是由內地畢業生包攬;民主投票,建制派的票源也源源不絕對港供應;最終香港政經,就重重掌握在北京手上。

五十年不變?已無須等到二零四七。

香港的本土意識、國族情結,正是在這種惡劣環境下逼出來的。政治上,我們無力反抗北京政權,特區梁振英政府,面對雨傘運動如此嚴重的變動,竟可以不動如山;校委已淪陷的大學系統,莘莘學子圍沙宣道大半晚,截至現時都無法逼出分毫改變;每天出門,面對的是橫蠻無禮的內地遊客,被破壞的社區和環境生態。

家長緊張子女要贏在起跑線,卻沒意識到,現在連起跑線都丟失了,還不自知!

只有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施麗珊 、蔡耀昌、何喜華等左膠,才只看見眼前的所謂「不公」,協助新移民繼續擄取香港人付鈔的社會福利;或陳婉嫻這種低級政客,不惜說謊欺騙輿論向港人施壓,要求政府接收肖友懷這種公然在社區欺壓香港小孩的偷渡客。

放諸全球,只有制度仍然對你「大愛包容」時,你才講得出「大愛包容」這句話。被不斷消費的香港人有何資格講「大愛包容」?這只等如替人販子數鈔票的可笑。不過,佔大多數人的「港豬」還是活在虛假的安樂日子裏,借網民一句:「當別人踩在你頭上,肆意侮辱,而你不但全無反抗之意,還笑嘻嘻的甘心供養,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賤種。」

內地人,在不自覺下成為侵略者幫兇;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在愈來愈黯淡的前景,無處發洩,對這些代理人作出被標籖為「種族仇恨」的行為,我絕不覺得奇怪。

現在特區政府給香港人的嘴臉尚且如此,到內地人勢力大到能接管政經權力階層時,做家長的,你等著瞧我們下一代,做人家腳下踩著的二等公民吧。到時在餐廳捧餐的,不再是廣東話半鹹不淡的人,而是我們的香港廢青。

當然,我沒說香港人這種發洩渠道是值得褒獎的。

雨傘運動、港大沙宣道一役,清楚地告訴我們,我們過去的反抗方法已不合時宜;不過,只要我們反抗得法,香港仍然有前路:當泛民代議士容讓惡法撥款通過,成為飯民政棍,我們積極參選換走這些人,不要再含淚投票;當李國章之流挾持港大校委會,學生請以五四運動的姿態對付;別理會要做球證的教職員,追隨竪儒提倡的這種「佔領中環」、「雷動計畫」的空談。

面對玩弄權術、操縱程序的政權,不要再靜坐遊行。

以後的一切,都要「坐言起行」。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香港人,最該誅的就是「錫身」。

輪到廣東話被消滅了,到時,就連香港人都沒有了。

我的話,對此為止。

作者博客:https://www.facebook.com/jiajiahenry/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