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07:你們的幸福

MO_HighTea_01

四月算是晚春了吧,整天卻仍是帶著揮不去的昏暗濕冷,還要再加上瘟疫帶來的蕭索。

當足不出戶,疾病也能找上門時,這個世界正是殘忍地告訴我們,生命無論如何細心保護,都是毫無保證的脆弱,根本無法確定自己下一秒是不是還活著。

那種不安感,比真的死去還要可怕。

回電視台的路上,過海隧道巴士的車廂沒多少人。戴起耳筒阻隔掉大半電視廣告的噪音,眼前的感覺出奇的寂靜。若如此就世界末日了,以眼前這種畫面作結,倒還不賴。

近幾年,這個世界不知是怎麼了?上班的頭一天, 晚上回到家裏打開電視,只見直播著紐約世貿大樓雙子塔,其中一楝大樓正冒著滾滾濃煙。我還未搞清楚狀況, 又看到一架飛機黑影由右至左,直撞進另一楝大樓。

無數的生命,就在火花濃煙迸發的瞬間,一下子烟消雲散,連送別的工夫也省了。

這些年來,外面的人教我們的,都盡是 「保養身體」、「健康長壽」這些話;根本一切皆是鬼話。活在當下,才是死前該盡量做的,不枉此生。

送小健出門後,我抽了點時間重看了臨急打好的劇本。

我不喜歡所寫的東西。不由我訂的故事人物、故事、情節,新瓶舊酒、舊瓶新酒,都是公式得很的垃圾,怪不得小健都不愛看電視。

心不自由,可是人還算自由。兩年下來,我估量已摸清楚上司的喜好,盡力寫些迎合他們心意的,也許再適時加上一兩神來之筆;如此一來,我的工作也無憂了 。

一集劇本,換來四天在家工作。熟手的話,這種水平的劇本,無需嘔心瀝血,一兩日大概就能寫好。

回到公司,一如所料只有一間房內,正開會的小貓三四隻。打印機正在吐出一頁頁同事的劇本。公司省錢,辦公室只有這麼一部機。

反正閒著沒事,我在參考的書架上,隨便揀了本小說掀掀翻翻,消磨時間。

「阿志,回來了?」身後一把沉穩男聲把我自小說世界拉回來。賢哥大概三十歲出頭,憝厚的笑容很讓人感到舒服。他早已結婚,還剛生了兒子。他和我一樣,多數負責在家寫作對白稿的工作──如此他就不用和同事擠在窄房裏開會度橋,可以多點時間留在家,助妻照顧小兒。

他的象棋,下得很好。

今天想看到他的溫煦的笑容,我不著跡地讓他吃掉我的一隻馬。

「你今日心情很好嘛。」 沒多久他的嘴角自顧自地翹起。

「囝囝今早第一次叫我 Daddy!」早知如此,我便不讓他了。「老婆不知多興奮!直笑著說他偏心,也嚷著要叫 Mummy。哈哈哈。」

「看來你很享受照顧嬰兒的樂趣嘛。」看著他一臉幸福相,我忍不住調侃。

「最難過的總算過了,」那段時間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的照護兒子,令眼前的幸福男人,不禁老了一點,憔悴了一點。「現在至少可以睡得飽一點。希望他將來健健康康,我等著和他一起踢足球哩!」

「嘿,你好像胖了不少呢。」他的六塊腹肌早消失不見, 肚子都跑出來了。

「經常晚睡又沒時間做運動,還愈吃愈多,」他苦笑,「我就說啊,你將來要是生育子女,恐怕也變成我這樣子。」

我皮笑肉不笑的陪著他笑。

「不過沒所謂啦!老婆自個忙著顧兒子,還不是也胖了?哪有資格笑我!」他滿足地摸摸自己的小肚子。「這還不是香港人的人生劇本?買樓、結婚,我現在連生子也做了。父母高興,我也就滿足了。」

他一開始談這些總是滔滔不絕。「阿志你呢,記得你快要搬家了?和女朋友同居對吧?」

他忽地抬起頭望我。打印機剛好吐出最後一張紙。

「賢哥!你的劇本印好了。我替你拿!」

「想逃嗎?將軍!」以後還是不讓他棋算了。

**** **** **** **** **** **** **** **** ****

如果我不是同志,那多麼好!在人還是不多的地鐵車廂裏,我依在車門邊的玻璃,無法制止自己這種想法。

要不是這樣,我不會有家歸不得;要不是這樣,我就可以像賢哥一樣,那麼疲倦而幸福,隨心所欲地高談闊論自己妻兒,自己的家庭瑣事;要不是這樣……

……我就沒有那麼多的遺憾。

會有這麼一天嗎?我可以像小健一樣,把男朋友帶到自己的家中,與雙親一起吃飯嗎?

小健的確比我幸運得多。從一開始,他就把自己的這一面,毫無保留地開放給身邊的所有人,包括父母知道個明白。正因為從未遮掩,周圍的人反而更容易地習以為常。

他沒有碰釘嗎?當然有。不過,現在不再是十年前;現在,他受著萬千寵愛,前路也註定不會太崎嶇。

我羡慕嗎?當然!我沒有成為的那個人,就讓小健來成為好了。

我在小健的宿舍見過一次他的父母。兩個都是明白人,看見我時,他們的笑容是溫暖而親切的,緊握著我的手歡迎我。不多久,他倆就託小健,邀我去他們家吃晚飯。我竟然有點緊張,還借故推遲了幾次。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要這麼緊張,從前有甚麼大場面,我是沒有見過的?

巴士搖搖晃晃地穿過海底隧道。我在匯豐總行下了車,走過對面不遠處的酒店。那裏二樓咖啡室的蛋糕很是美味。

有一段時間,我經常去吃。

「林先生,很久沒看到你,近來工作忙吧?」咖啡室經理方先生還認得我,作勢想帶我入座,「不必了,我想買個 Opera Cake,麻煩替我包起,Thank you.」

「喔!」方經理有點意外,但很快又堆起禮貌的笑臉,旋即向一旁餅店櫃檯的服務員招手。「林先生想買 Opera Cake──你要大的還是小的?」

「大的好了。今晚有派對,想送給主人家。」我感謝地笑了笑。他微笑著點頭,然後指點服務生替我包裝好,迅即又回頭到咖啡室去應接客人。

我有多久沒來過呢?想起那些周末的午後,和那些人一起喝下午茶的悠閒情境。已有段時間沒見,不知 Richard 最近如何?提著蛋糕正欲動身,想不到正好看到西裝筆挺的他,仍然精神爽利地步入咖啡室。

怪不得方經理以為我是他今天的座上客。 我自嘲搖了搖頭,心想還是早點過去和小健約好的地點。有些事情,過去了就不帶痕跡。

正要走到街上時,外面傳來一聲巨響。

延伸閱讀:全部篇章

記者甲facebook page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