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舒琪當舒淇 從政豈可求其?】

SISTO-RAW copy

剛出社會做事時,曾為日本某遊戲機公司擔任市場推廣。工作很忙,電郵多得深夜都回不完。忙中有錯,答謝客戶首肯的合作計畫時,不小心竟打錯了另一家對手公司的名字。

客戶簡短回信,嚴辭更正公司名字,順便宣布合作關係就此終止,個多月的心血宣布「玩完」。

沒有人會理解我工作多忙,只道我犯了「打錯名字」的天條,就是死罪。事後還得和老細交代認錯。

這是永世難忘的「公關101」。

政治呢?更是絕不可兒戲的大事。

記得去年區選,鍾樹根打錯英文名「Chi-rs」;新東補選周浩鼎開創「新果東」選區,民建聯處事的文盲式粗疏被廣大公眾恥笑;那麼,在我城面對統獨的時代交叉點,受到萬千寵愛,外界期望甚殷的學生政黨「香港眾志」(Demosistō)又如何?

明明已有兩三年組織經驗,由公布非英文的雙外文組合的黨名、註冊臉書專頁、網絡域名,到公司註冊、捐款戶口、政黨宣言,一直出錯甩轆到創黨放映會。新政黨成立廣納傳媒是常識,卻只預留廿個座位,還要記者「先到先得」排隊進場?預訂只有百二個座位的小影院,能容得下叫座力強的領導層,所能吸引的眾多來賓和記者嗎?

最要命的,是創黨簡介小書的錯字連連。錯別字、文法不通等倒是其次;封面串錯標題大字;內頁連黨員名字也寫錯,把「舒琪」當「舒淇」!其中一個幹事的名字,貼上紙張改正姓氏後,又打錯名字,直把馮京當馬涼,貽笑大方。

看來是打字時出的錯,但到排版、校對,到印行居然都沒有發現,臨用到終於發現了,才草草以貼紙掩蓋。不過他們又會否料到,好奇的傳媒和來賓,還是會撕開一探究竟,看看是哪裏錯了?

這不是挑剔或雞蛋裏挑骨頭。這些錯失,絕對是自招的。

我很小氣的,若身為骨幹黨員的名字被打錯,我會覺得是黨團對自己的不尊重;再者,進入立法會審批法例,法律面前,每一個字都是戰場,沒有「求其」的空間。

搞抗爭、搞政治是大工程,不能靠領導層「一腳踢」處理所有事。政黨前身的雙學,「學民思潮」的抗爭活動往往令人刮目相看;旗下網刊《破折號》也是辦得似模似樣;連同前「學聯」成員、經驗老到的電影人、教師、社區組織領袖,黨員共有廿多人,為何仍會出現如斯紕漏?

第一個疑問是,這些成員有沒有跟隨黃之鋒等人組黨?若答案是「沒有」,那麼今次就是首次對黃等人辦事能力的真正考驗。可是結果是令人汗顏的。早前聽聞記者行家,對這些學生的「神龍見首不見尾」、約訪遲到失踪,不負責任的處事態度早有微言。若背後處事得宜的骨幹成員不在,以這種心態辦事,甩轆純屬必然。

第二個疑問是,一眾大人星光熠熠的加持,最起碼也有向他們提供專業的顧問協助吧。但組黨期間的每一步錯棋,似乎都是經驗不足也毫無危機感所導致。是這些人口惠而實不至?還是有人自信爆棚目空一切?

第三個疑問是,得罪記者、得罪網民、甚至得罪捐款人(前發言人黃子悅不顧身份表示「捐出去的錢就如潑出去的_」);加上大事大非的戶口被封,聲明用上周庭扁嘴的相片;事主再加上自以為可愛的補習言論,尤如中學生搞興趣小組;為何會沒有設身處世的基本態度,令自己將來的路如此難行?

從政者,當謙虛並小心謹慎。創黨伊始,見微知著,很難不令人對這個新生黨的期望打了折扣。下一代是香港走下去的動力,我很希望他們能奮起追回失地,才「為時未晚」。

後記:舒琪很忙。不但場刊把他當成她,有報章又把相片中的「李怡」錯當「舒琪」。粗疏是會傳染嗎?還是能寫出「A May Sing Grace」和「死者到大圍站認屍」的傳媒,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