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吹熄燭光易 結束一黨難》

學生會會長批判「六四燭光晚會」的發言引起軒然大波。最重要的,是他「不去維園」悼念。需知道香港人奉若家訓的:「阻人搵食,罪大惡極」。君不知追求「民主回歸」、「民主愛國」的泛民食物鏈,紥根的土壤、汲取的營養,都是來自「六四事件」?你們不肯接棒還嚷著倒大台米,主事者怎能跟你們「客氣」?

Advertisements
隨筆雜記

《一年異鄉人》:慕尼黑

想不到與丈夫同遊慕尼黑慶祝移居加國一周年,反而令我思鄉病更嚴重,更掛念香港。

由異鄉到更陌生的異鄉,不知怎的,我很快便失去了旅遊應有的心態;反而是掙扎著想要理解這個城市,以居民身份搞定衣食住行的「求存」心理,竟淹沒了旅遊者本應「體驗不同」的冒險心情。

那種不安,大概由搭上飛機後便開始。每次出外旅行,遊罷都是回香港的家。今次,感覺卻像是在繼續「旅程」--因為起點和終點都不再是香港。

隨筆雜記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二)

佔領足足七十九日,戴耀廷的「和平佔中」原來只是個紙上談兵的空中樓閣;所謂「佔中十死士」更有是如「十個救火的少年」,未「救火」先「散水」!記憶中除了邵家臻有真正「落場」之外 ,其他「死士」不是成為「失蹤人士」,更下等的就像退出後倒戈反佔中,到現在仍有面目在《主場博客》寫文力撐泛民、荼毒香港的徐少驊。

我當然理解這些「死士」皆是有頭有面的中產菁英,不少更與大陸關係千絲萬縷;「站出來」後要抵受中共或生意伙伴施壓毫不出奇。不過話說回來,他們站出來之前,竟然如此天真沒有想過後果?

尤其身為精電CEO的蔡東豪。他在「行山」避禍之後,我以為,他,就沒有然後。

隨筆雜記

二手書店結業,so?

Originally posted on The Adventures of uituit:
位於新灣仔碼頭的二手書店將要結業,香港消費娛樂雜誌的專頁配上煽情語句,將消息公告天下。但又如何呢?這只是一盤生意,因經營不善,店東蝕本,決定在最後一天讓人幫忙清理倉存,事情本身就是這麼簡單。將自己的失敗包裝成感人故事,還希望人幫你清理倉存?「唔好玩啦老細。」 首先睇吓間鋪嘅起源: 溫先生喺幾年前去廢紙工場搵朋友,點知見到一大批書畀人棄置。佢唔忍心新書變廢紙,於是買晒所有書,仲講明以後有書送到去廢紙工場嘅話,佢全部包起。 在 2016 年,書籍是廉價消費品,說白一點,目不識丁的都可以成為作家,只要肯參與出版社那些甚麼自薦作家計劃,都可以成為作家。賣不出的書,返回貨倉成為倉底貨,之後出版社可以嘗試以不同渠道推廣、促銷,但要是再賣不出的話就會成為貨倉的負累,成為經營成本的負擔。有云:「舊嘅唔去,新嘅唔嚟」,將貨倉內的存貨銷毀是無可厚非。溫先生是「有心人」,有熱血,有熱忱,認為他可以把書籍賣出,於是買下這些要銷毀的書並將書籍放在店內售賣。這是他的商業決定,但不要忘記現在不是每本書都有它的價值,因為成為作家的門檻太低,市場已經告訴你那些書是廢物。 二手書店在新灣仔碼頭開業,可以算是一個有人流的地方。但問題他做的生意是賣書,除非是買漫畫、雜誌,否則買一本書絕不是一個輕易能下的決定。碼頭連接着灣仔與尖沙咀,人流都是通勤中的人,一個日程接下一個日程,哪有時間、哪有閒情逸致去看你賣的二手書?那個店鋪位置,如果賣 FMCG(Fast-moving Consumer Goods 快速消費品),例如可樂、薯片、報紙、雜誌,甚至爆谷都相當合適,但絕對不會是二☆手☆書。難道老闆以為在通勤的人會突然停下繁忙的腳步,進去看他收集回來的廢物書籍? 曾經過灣仔碼頭,看到店內陳設的混亂程度,覺得與農曆新年期間在鴨寮街擺賣啲破爛攤差不多。在二手書店找書本身已是如同碰運氣或尋寶的事,試問你想在垃圾堆中找東西比較舒服,還是一個陳列整齊的地方較為舒服? 前往靖國神社路上的古書店 遊覽東京時,沿著經過靖國通り漫步至靖國神社,路上看到不少古書店。店鋪的櫥窗放著一些令人眼前一亮的書籍,或許是某套交響樂的樂譜,或許是一些經典名著。用這些精品吸引途人的目光,再望進店內,只見整齊的書櫃分門別類地陳列著不同類型的書籍,就像歡迎著人進去參觀。 說到底,這間書店是因經營不善而倒閉,實在死不足惜,不應扯到什麼文化、甚麼閱讀風氣低下,甚至用「網絡上甚麼都有」做藉口。

隨筆雜記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一)

毅行新聞平台「立場新聞」未及聲援同業《明報》,先打著「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底線」幌子籌款支持營運;另邊廂東主之一蔡東豪賣樓賺二千多萬。究竟現在立場籌款守護誰的「新聞自由」?還是「角色」已失,蓋棺在即?

我曾不只一次公開表示「不能信任《立場》」(當然還有《端》和《HK01》)。舒琪院長曾問我原因,我當時只答了「蔡東豪」三字,當時,他應該「唔收貨」。

當然,《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這三個字,實在有太多不同解讀。我決定寫多一點,講述我在當中經歷過的事情,讓大家好好思考一下。

加港政治隨筆

《黄之鋒、梁天琦、十年》(下)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的思路清晰,辯才都比同齡的人好得多;提出的論述和理據都很充足,統一、直接而有力。尤其當他面對中間超人黃成智的詰問,被他連消帶打輕易擊退,反令黃窘態盡露,真是令我額手稱慶。

最重要的,是他沒有像泛民或黃之鋒那樣的「政客味」。最起碼,他的立場是貫徹始終,不會因怕得失選民而用種種詭辯去「搬龍門」改變立場;被記者質問其本土政綱「是否代表支持港獨」也毫無閃縮地直接答「是!」,那種清脆俐落實在令我嘆為觀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