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黄之鋒、梁天琦、十年》(下)

12376762_1692146734372565_5756449615506479033_n-2

一月初,立法會新東補選的報名期,梁天琦宣布參選。

我心想:「吓?邊位呀?點解黃台仰自己唔選?」

看著報道相片,我對黃台仰身旁這位身穿白色裇衫、戴著黑色圓框眼鏡的年青男孩一無所知。只道他的身份是「本土民主前線的另一發言人」。其斯文外表,也和踢篋的本民前格格不入。

香港一潭死水的政局,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開始變得有趣。青年傘兵甚至街坊這些「素人」,加上一個中出羊子,令向來只有悶蛋「告急」的選戰變得精采。他們不但贏得議席,就算輸也是輸得精采;斬樹拔葛,好不威風。

挾著餘勇想參與補選的青年新政,被「同路人」民主黨區諾軒等冷處理「逼退」;反倒是本民前異軍突起,在毫無預警下首度派人出選。

<豆腐渣工程>

從來不相信《蘋果》、《主場》、《立場》等說了廿年的甚麼「建制」、「泛民」的「二元對決」鬼話。對於這個光復過上水、元朗的新生政黨,儘管「勇武抗爭」的激烈手法,被不少信奉和理非的香港人扣二百分;但是這批提倡「本土」的青年第三勢力,倒還是值得令人期待的。

然後,我在臉書上看到梁天琦在街頭「一張櫈、一支咪」,臨急在街頭收集提名登記--然後我想到本民前的選舉保證金。

呃根本是個「豆腐渣工程」……那時候我想,起碼都要 Like & Share 幫他宣傳一下,但以為自己「僅止於此」。

想不到,梁天琦和本民前卻不停為我們製造「驚喜」。

先是一月底,他利用了選舉條例,以「候選人」的身份護身,在警察保護下在街頭驅趕水貨客。除了不禁莞爾,我還發覺這批年青人還真聰明,這是利用參選把本土議題擠進主流媒體,慢慢對他們產生好感。

接著到港大校委會事件,我首次為港大的學生撰文,呼籲群眾到場支援。看著新媒體直播,想不到又見到梁的身影。首次聽到他短暫但有力的發言,我才知道原來他是港大哲學系的學生。

然後,就到年初一的「魚蛋革命」。我受到支援本土小販的感召,再次撰文替本民前召喚群眾支援;之後更因不值泛民陣營的「割蓆」聲明、「界票」陰謀論和種種盲撐歪理;我也不顧中立,正式在臉書表態支持他,越洋替他拉票。

那一夜之後他人氣急升,記者會的多了很多支咪,對他的報道漸多;隨著選舉臨近,各大小選舉論壇開始舉行,讓他有更多發言的機會。

<充滿驚喜的候選人>

讓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的思路清晰,辯才都比同齡的人好得多;提出的論述和理據都很充足,統一、直接而有力。尤其當他面對中間超人黃成智的詰問,被他連消帶打輕易擊退,反令黃窘態盡露,真是令我額手稱慶。

最重要的,是他沒有像泛民或黃之鋒那樣的「政客味」。最起碼,他的立場是貫徹始終,不會因怕得失選民而用種種詭辯去「搬龍門」改變立場;被記者質問其本土政綱「是否代表支持港獨」也毫無閃縮地直接答「是!」,那種清脆俐落實在令我嘆為觀止。

到了沙田大會堂前那場「造勢大會」,他在台上那句:「如果有一日我唔係做緊自己,推我落黎!」的豪情壯語;是真也好、假也好,他能出此言,對盤踞議席多年的民主老人,無疑是極響亮的一巴掌。

對於不少人仍未能接受「勇武抗爭」,他也自有一套解釋:「邪惡太了解善良,善良卻不了解邪惡」,所以抗爭必須放下頭上的光環,無底線地反抗。

至於選舉前一星期發生的「同性婚姻」議題事件,最令我感受到他那份果敢和真誠。香港人表面上一向保守,尤其對這事不關已的議題;這類性小眾(但對自己切身)的政策,就最容易得失這些選民,政客對此的表態多是「可免則免」。

健吾留意到我在臉書專頁的訴求,在其節目給予各人三十秒回應對「同性婚姻」的立場。通常建制傾向反對或保留,傳統盡吸同志票的泛民口裏「支持」但表態卻少有「堅定」。

在「避無可避」下,我只關心梁天琦的答案。

坦白說,沒想到他的答案居然是如此斬釘截鐵的:「義無反顧地支持」!令我激動到「真」喊濕一包紙巾。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亦只有梁天琦一人有主動提及同性伴侶權利的政綱,不過是次一等的「公民結合」。我在臉書向他私下詢問其取態要求澄清。他表明對新立場不會退讓,我聞此言也算是「收貨」了。

最後他說還要趕功課明天交要 offline,心想選戰期間還要趕功課,還當真不容易。至少,是個人的 paper 而非在學期末臨急「撻朶」,找 team mate 貼個名上去的那種 freerider。

<談感召>

個人感受好像說多了,不如客觀地講講其他人。

除了我,還有很多人受到本民前和梁天琦的感召,參與了這場選戰。黨團只有廿多人的本民前,人手不足以張貼五十五萬封選舉郵件,徵召義工到「民主富士康」幫手貼地址,已獲不少網民前往幫忙;年初一後,本民前過半人被捕,選舉郵件更被港共政治審查拒寄,結果激發二百多人前往其辦公室,把地址貼紙一張張地撕下來;從未參與過政治的本土青年,更走上街頭協助開街站、派宣傳單張,共同為梁天琦拉票。這是平時選戰,少見的公民參與。

和朋友談到本民前,才知道原來梁天琦和黃台仰,本就有合作在網台主持節目。她直言「當時還未認識他(梁天琦),只覺得這個年青人講野好得,識好多野,思路清晰」。這個少有能把本土論述帶到主流傳媒的年輕人,在新東補選的舞台上終於一舉成名。不但本土派難得迎來短暫的「大團結」,梁一舉所獲的六萬六千票,也大概說明了一切。

最近的例子,是上周我們在多倫多參與的《十年》放映。透過網絡參與映後談的梁天琦,當然對「自焚者」最有感觸。老公遂在問答環節向他「挑機」:「《自焚者》中的主角說過,『香港一日唔死人一日唔會有進步』。想知道兩位嘅對呢個講法點諗?是否同意?有何感想?」

梁天琦當時如此回答:

「我會覺得當我地爭取民主、人權、自由,以及現時我哋爭取緊嘅獨立嘅時候,你係要爭取更加多人去支持你整個運動、整個目標。而當你爭取人支持嘅時候,你最重要係做到一種能夠捨身、能夠為他人貢獻,以及要為此付出自己嘅一切呢一種勇氣,先至會令到更加多人明白到,你嘅訴求係啲乜嘢,先至令到可以更加多人知道,點解呢一樣野係對香港人、對基本嘅人類係咁重要。所以某程度上自我犠牲係必須嘅。

但係至於係咪必須要用自焚嘅方式呢,或者係咪用其他嘅方式進行呢一場抗爭呢,咁我覺得大家仍然係要諗嘅。

我自己覺得,你走上前線示威抗爭嘅時候,你係必須唔再計較自己個人嘅得失,咁樣先至會令到更加多人明白到,你係純綷想去爭取你要呢個目標,以及亦令更加多人知道,其實你係願意投身你嘅人生落去呢一場革命入面,呢個係必須嘅。」

老公的問題意圖就是想要求他表態,他願意犠牲多少。以上的回答讀者收貨嗎?

<結尾>

最後我想說,那些所謂「揭發」他是內地出生,以「蝗蟲論」攻擊他的人,是多麼無比的下流。為台獨自焚而死的鄭南榕是外省人;為希臘獨立戰爭捨身的詩人拜倫是英國人;能為守護香港作出犠牲的梁天琦,愛的「國家」正正就是「香港」。

這點,已比那些雖然是香港出生,但投身賣港共業的「港奸」更能代表「香港人」。

此外,我想起他在映後談中提到,尤其是在海外,只有很少平台能給本土派表達政見。但實情是,放諸香港也好海外也好,民運也好同運也罷,最官方最主流的發聲平台、報道和評論,多數都留給泛民和明星組織;就像新東補選期間,我才驚覺,最能壟斷讀者思維的大眾平台,幾乎也只有我和少數幾位作者撰文提及本土;十篇文之中有八九篇,都是為泛民盲撐或是歌功頌德(如有)助選的。

這些香港人的新一代,就是欠了這些機會。我們絕對有責任為他們打開這個缺口,為他們打開香港政局的新一頁出力。

光復香港,港人有責。

延伸閱讀:
上篇(黃之鋒)

中篇(十年)

多倫多《十年》映後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