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二)

TONHO

佔領足足七十九日,戴耀廷的「和平佔中」原來只是個紙上談兵的空中樓閣;所謂「佔中十死士」更有是如「十個救火的少年」,未「救火」先「散水」!記憶中除了邵家臻有真正「落場」之外 ,其他「死士」不是成為「失蹤人士」,更下等的就像退出後倒戈反佔中,到現在仍有面目在《主場博客》寫文力撐泛民、荼毒香港的徐少驊。

我當然理解這些「死士」皆是有頭有面的中產菁英,不少更與大陸關係千絲萬縷;「站出來」後要抵受中共或生意伙伴施壓毫不出奇。不過話說回來,他們站出來之前,竟然如此天真沒有想過後果?

尤其身為精電CEO的蔡東豪。他在「行山」避禍之後,我以為,他,就沒有然後。

誰知《主場新聞》頭七未過,竟然驚見蔡先生「復出」,在堆填區報專欄無間斷繼續撰文,還擺出一副「我很好我行山我與世無爭」的超脫模樣。

「我還有山」?不足一個月後,十數萬人餐風露宿爭取真普選,你行山講風涼話吸安多酚?怪不得連也是已死的「學民思潮」組織的司徒子朗,後來也公開問候他娘親。

不過,當時面對未知,難得凝聚一起的前主場博客們,還得繼續寫文救港,也沒空再理會這名行山者。八月間,「新主場」十畫未有一撇(我以為),《主場博客》又面對各路人馬虎視眈眈,想魚目混珠搞新平台競爭。這時候收到通知,說《主場》本來有印實體特刊「慶祝」兩周年,誰知「出師未捷身先死」成了遺物。

香港人最喜歡「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博客們紛紛低調到舊主場所在的地方到取。所謂「主場辦公室」,其實是「毅行廠商」工作室的一隅。到取時才發現,「主場」猝死後遺下的地方只是「人去卻不樓空」,除了兩張長辦公桌和椅子,只是清空了電腦和書籍。當時我問廠商,他說一下子還未找到用途,就先丟空著再算。

「831落閘」後的9月初,在主事者即廠商、明星博客「主場之光」、「科學博客」和「大義工」等籌建的 WordPress 網站啟用。我和博客E受託,聯絡博客召開第二次博客會議。這次除了聯誼之外,也是讓大家熟習主博使用的 WordPress (後簡稱WP)上文系統。我們開了一個臉書chat group方便溝通,也成為了較核心的「博客小圈子」。(後來這裡也是《立場》開幕前後,博客激烈爭拗的「戰場」)

不過事後回想,從那次開會的地點,我早就應看出一點端倪。因為,聚會地點又是那「前主場辦公室」。一個月前的第一次會議我還不是建議過,不如回到更有歸屬感的「舊主場」辦公室開會,但卻被主事者以「怕地方敏感」回絕;為何今次又忽然沒有問題了?

九月九日 WP 網站開張,《主場博客》除了臉書專頁外,博客總算有個暫時的落腳點。我們努力上文維繫著讀者群,同時尋回四散的博客。該段期間,其實有很多人傳來私訊,表示願意投稿,不過在主事人的建議下,我們同意《主場博客》只是「留一口氣」,博客沒有主場編輯賦予博客身份的權力;在這種名義上的「無人駕駛」模式下,我們也只好一一婉拒人家好意;《主場博客》也因而不能自行「增長」;不過既然《主場博客》只是過渡性的安排,我們也是不虞有詐地接受。

鉅料不到兩三星期,佔領開始。很多網絡新媒體補充了主流媒體的不足,讚好人數都有長足進步,部份甚至出現幾何級數增長,超越舊《主場》的廿多萬讚好;相反失去A疊「新聞版」,只剩副刊「名采版」的《主場博客》,任由博客如何努力寫文支持佔領,短短兩個月寫了逾千八篇文章,但始終無復當年勇,讚好數量僅由七萬增長至八萬五左右。

又過了個多月,佔領正膠著的十一月杪,我在旺角「序言書室」再遇到余家輝。我當然向他關心「新主場」的情況。當時他對我說還未找到金主,計劃未有寸進;另邊廂,十二月九日清場前數天,突然傳出蔡先生辭任精電CEO的消息;隔不到幾天,佔領結束。

多個星期後,我們再收到余的消息,說「新主場」終於找到金主快將開幕。同時我們也收到負責編輯的邀請,替他們拍攝及錄影作宣傳片段之用。但我們在拍攝當日才發現,確認郵件中所示的地址,竟又是主場舊址!

抱著奇怪的心情到達「舊主場」,看見一切又回復舊觀。我問負責的編輯,怎這麼巧的又回到同一個地點?他但笑不語,氣氛有點古怪。回到家中,就收到朋友傳給我堆填區報有關「新主場」的新聞,才驚覺的「新主場」背後的 Best Pencil 公司,「三人組」合照中竟然又、出、現、蔡、東、豪!

我們簡直呆掉並覺得受騙了。原來,這「新主場」搞來搞去,還是與「蔡東豪」有關。不但公眾,就是博客內部也是一片嘩然。

這肯肯定不是我們說好的「新主場」。

在博客群的共識下,「新主場」是沒有蔡東豪的。就算他要「回來」,也起碼至少應先交代清楚,讓博客再考慮是否加入。但他只是施施然出現合照,竟能當一切從沒有發生過!

如此「新主場」,我們實在「回不去」了。

此刻,我們正想通知給那位編輯,要求不要用我們的相片做宣傳;卻剛好收到他來信,詢問大家是否願意讓他們使用剛拍攝的相片和片段,看來是他們已知人心浮動了。我們當下婉拒,對方可能公事繁忙,再也收不到他的任何回覆。(不只我們,其他片段最後也沒有出過街)

《立場新聞》一宣布就四面楚歌。不只蔡東豪備受外界質疑,就算名義上改以信託形式運作,並搬出所謂「名人董事會」監察,也難令一眾博客釋疑;最離譜的,是何韻詩撰文撐「立場」時,竟爆出蔡東豪是早在八月找她,亦即是說,不論蔡東豪還是編輯,一開始就已準備好一起搞新平台,只是博客都被蒙在鼓裏;《熱血時報》更爆出《立場》網域竟在佔領清場前一天註冊,時間上的巧合還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立場》因此被外界指是「維穩」台,被大堆「X場」惡搞揶揄;在全港圍插下,主事者為首的博客,居然在《主場博客群》撰文,力排眾議地「一起的撐」。當中已跳槽到堆填區報的「主場之光」,寫出《我撐蔡東豪》這種文章以報答知遇之恩;更不說「葉朗程」那篇令人骨痺的盲撐奇文。

我們一堆博客,面對這些肉酸的盲撐文章,也寫了好些揶揄《立場》的文章,發洩之餘也平衡一下觀點,也藉撰文撇清關係。不過《主場博客》也因此被連累,讚好數也沒有再增加,但仍比《立場》的三數萬讚好來得多,情況極為尷尬。《主場博客》那八萬五讚好,後來竟也再三成為被覬覦的目標。

在博客群臉書chat group和討論區裏,博客分裂成三派--「回歸派」、「實務派」與「留守派」。主事人為首的「回歸派」認為,「新主場」既已成立,博客就應按原定計畫離開《主場博客》,一起落戶《立場》;也有像較「實務派」的,像「大台記者」認為其新聞團隊「信得過」,又有人做圖兼自己上文麻煩,會保持「兩邊上文」,但大幅減少在《主場博客》出文的作者;「留守派」則認為蔡東豪一日未交代,《立場》也是一日情況不明,寧願留守《主場博客》徐圖後計。

不過,主事者豈容《主場博客》「留一口氣」?以「營銷」聞名的「主場之光」,為救《立場》,提出「主場博客全體高調回歸」,綑綁全部人「出回巢聲明」的關公手段,企圖押上博客的名聲,以堵塞外界質疑。在博客齊聲質疑反對下,他又提出既然如此,那就把《主場博客》改名,以免與《立場》「混淆」。

同時,平時喜愛炒文作奇文共賞的「大義工」,居然在博客討論區,警告像我們這些「不聽話」的博客,不要再寫文罵《立場》。這種只准盲撐不准反對的「一言堂」,算是撕破臉,露出真面目了。

說穿了,就是若《主場博客》還在,就請不要對《立場》構成潛在威脅。

這時我們才醒起,「大義工」早在新主場開張前,便越過本來負責聯絡聚會的我和博客E,自行安排了在一月二曰搞博客聚會,地點,就正好在這「舊主場/新主場」的辦公室。

這聚會,豈不是變成《立場》的「鴻門宴」?

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

(未完待續)

短網址:http://wp.me/p1AonI-er
三之一:http://wp.me/p1AonI-ec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