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香港的《松柏歌》】

4_580_584

戰國時代,六國如何滅亡?對著強秦與戰不利,各國並不是團結起來,想辦法富國強兵;而是怯戰下「自己打自己」,外又向強秦割地獻城求和,就像一邊挖自己根基,一邊割自己的肉去餵狼一樣,是那麼的愚蠢與無知。

結果呢?還不是一一被滅。

香港呢?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的資金自由港、樓市股市是大陸高官的洗錢天堂、人民幣兌換美元的提款機。香港「冧」了,支爆也不遠了。「民主中國」怕也是指日可待。

香港人在這場博弈賭檯上,其實有大把籌碼提「自決」甚至「獨立」。

可惜,很多港人並沒認清這一點,寧願拒信低頭「認命」,嚷嚷香港不能自立、”u no gun”的鬼話,爭相向中共俯身獻菊、密室秘會、割地求和。

有讀者因此提到蘇洵《六國論》:「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六國衰亡,除了六國君王頻頻割地求和,苟且偷安外;最重要的,是秦國統治者有「一統」的大志。

秦國在商鞅變法後,對內富國強兵,對外,處心積慮打散六國君臣的意志。用的,是「遠交近攻」政策,近的用兵威嚇攻城掠地;遠的,用白花花的銀子收買。

齊國亡國之君田建,在位四十四年,佔國祚差不多三分之一。年幼時輔政的母親君王后薨後,成為相國的后勝是個大貪官。他不但收受秦國許多金銀,秦國更派大量門客到齊國,左右夾攻遊說田建拉攏他結盟,讓他相信齊國與秦國為兩大友邦,甚至並稱東帝、西帝「稱霸」全國等種種鬼話。

在一波波遊說的麻痺下,田建信任了后勝的主張,除了不修軍備,還在秦國連滅五國時「繞埋手」食花生,間接自毁長城。

到五國被滅,秦國欲誘田建入秦不成,田建才驚覺四周已盡是秦國旗旌,要求救也無一國可援,才頓感秦國「威脅」,但已是玉皇大帝難救。他急急調重兵到西陲抵禦,卻料不到秦軍由北邊閃電攻至首都臨淄城下,措手不及出城投降。

齊國軍民,竟無一人抵抗。

秦國允諾給田建五百里土地誘田建投降,不過對亡國之君的承諾又怎會兌現?他被改遷到稱為「共」的地方,在太行松柏之間,衣食不繼,終於餓死。齊國百姓埋怨田建不肯與五國合縱,聽從奸臣說客以致亡國,作了《松柏歌》輓歌,道出半怨半悼的心聲:

「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邪!」(滿耳松樹的濤聲/滿目柏樹林/飢餓的時候不能吃/口渴的時候不能飲/誰使田建落得如此結局/是不是那些/圍繞著他的客鄉大臣?)

不過國既亡,這些齊國百姓多年太平也不是「白享」的。年年點燭光、唱輓歌,也再救不了國家。

像柏揚所說:「四十餘年目光短淺,必須付出四十餘年目光短淺的代價。」

香港的《松柏歌》會怎樣呢?明星分手、雪糕半價、六四爭議……香港人絕不會在沉默中死去,只會在花生中滅亡。

香港人已是目光短淺了快三十年。若仍不改弦易轍,將由下一代替我們付出三十年目光短淺的代價。

後記:至於像湯家驊、黃成智那樣的「后勝」,下場又如何?秦軍一入臨淄城,受降後就地把他殺了。投共的錢,怕他們也沒命享。

01300000278331122595858138001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