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吹熄燭光易 結束一黨難》

65這篇先不論是否如何悼念六四、目標為何。香港人喜功利出發,我不如嘗試這個角度,分析支聯會繼續舉辦維園燭光晚會的爭議,和引起軒然大波的主因。

【阻人搵食,罪大惡極】

學生會會長批判「六四燭光晚會」的發言引起軒然大波。最重要的,是他「不去維園」悼念。需知道香港人奉若家訓的:「阻人搵食,罪大惡極」。君不知追求「民主回歸」、「民主愛國」的泛民食物鏈,紥根的土壤、汲取的營養,都是來自「六四事件」?你們不肯接棒還嚷著倒大台米,主事者怎能跟你們「客氣」?

香港人向來喜歡「跟著矛盾去生活」。一九八九年,距離主權被移交僅八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是不少香港人亟欲逃離的「新宗主國」;天安門學運至屠城期間,港人這才燃起遲來的愛國情懷,紛紛上街聲援,但同時又紛紛移民;應運而生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既是「六四晚會」主辦者,向他們捐那一千幾百元如買【贖罪券】,「愛國愛港」方便又快捷,大家也當然不會手軟。

每年的「燭光晚會」,一人一點燭光,聽台上眾人哭腔大唱過時的愛國歌曲和口號,正是準時提醒港人「進貢」的「台慶節目」。廿七年來的「燭光晚會」,支聯會獲得捐款近八千萬元,還未計所有泛民政黨(尤其民主黨)捐款箱中的大堆鈔票。正在四出撲水參選的黃之鋒「香港眾志」,也少不得分這杯羹才支持「燭光晚會」。

【追究屠城責任】

我相信「支聯會」的初衷是好的,當年也確曾協助過(現已變節的)學運領袖逃離北京。九零年「燭光晚會」的十五萬人,或許都曾相信「燭光的力量」,中共會怯於港人的怨念,負上屠城責任道歉,甚至進一步改革,「建設民主中國」,支聯會的主旨之一:「中國有了民主,香港就有民主」,不但騎劫「燭光晚會」的本意,更把中國與香港的民主綑綁,把香港的前途押上。

不過,廿七年下來,中共改變了麼?除了成為了「共產」為虛「極權」為實的專制政府,還把魔爪伸到香港來;當年香港人的夢想的「中國」,早已死得透透,只待輪迴再生;愛國不成,支聯會的功能其實一早便應隨之完結,不過「支聯會-民陣-教協-民主黨」的泛民系統一日存在,無論如何他們也要保住這點燭光,就算明知燭光晚會早已背離初衷,仍不惜每年行禮如儀麻痺港人,一如清明重陽登高燒香,不能讓這祖先魂魄煙消魂散。

「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和泛民的「民主回歸」、「爭取真普選」,到底都只是一如基督教祈禱晚會的禱文般無力。由零三年的七一遊行,到一零年的密室談判,再到一四年的雨傘運動,港人終看穿了泛民並無爭取的意志;尤其當中年青一代覺醒了,不肯再跟三十年來泛民設下的棋局走;這些垂垂老矣的民主派便張牙舞爪,開始咧嘴發動「文攻」,撲殺這些質疑「燭光晚會」的年輕人了。

【結束一黨專政】

三年前,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丁子霖,呼籲港人不應因支聯會的六四紀念活動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而不參加「燭光晚會」。更批評此口號「愚蠢」,「你為甚麼不把香港精神的主動權,掌握在手裏,這是廣場上學生的口號,人家早就不用了。」應該反思;竟因此被支聯會常委徐漢光批評她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支聯會獨斷獨行,硬把「愛國」綁架「燭光晚會」,扭曲了悼念初衷;卻還要對苦主「發惡」,人血饅頭吃相也實在難看。批評丁子霖的徐漢光當時為此辭職,但旋即又「當選」回任;現在又以各種方式,打擊非我族類人士的意見,硬要全香港人去維園悼念。

這種做法與中共的「一黨專政」有甚麼不同?六四事件中,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曾經提出「愛國」的說法,結果被扭曲為「愛國等於愛黨」;已忘初衷的支聯會,他們的「愛國」,是否變相的「等於愛黨」呢?

香港人若要追求「本土」,那就要自「愛國愛黨」中超脫。電影《十年》中,維園舖滿幾多個足球場的燭光,還遠不及點燃中聯辦的爆炸般「震憾」。領導燭光晚會的教徒也說了,Protestant就是抗爭者的意思,悼念以外,還要配合實際行動去爭取我們想要的。

結束支聯會的「一黨專政」,讓「悼念六四」遍地,開花結果;正是踏出最重要的一步。

【釋放民運人士】

不去維園參加「燭光晚會」,香港人是否便可就此忘記「六四」亡魂?當然不是。誠然,如讀者所言,「吹熄燭光易 結束一黨難」,大家或許應先開始檢討自己維園燒燭的習慣。

參加大學學生會舉辦的六四論壇,正是把「六四事件」昇華的第一步。廿七年悼念毫無寸進,香港人早應探討新的思維和方式,以慰天安門的亡魂。

新東補選梁天琦和本土派一鳴驚人,在建制泛民合流打擊下,仍能成功開拓了政治的一席之地。大家明知「民主中國」已不可行,「香港民主」甚至「獨立」讓香港人把前途問題握在手中,倒是還有一線生機。

希望能真正「自決」的港人,現在正是時候把這股思潮變成實在的論述,呼召支持的時機;已過時的民運人士,我們也應把他們不客氣地「釋放」,墮入輪迴,好讓我們「重出生天」。

如「香港民族黨」所言,請用良知悼念六四。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吹熄燭光易 結束一黨難》

  1. 我也支持後生一輩另起爐灶。但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有慣性;去開邊度就邊度。你十一院校在港大搞論壇,一來地點不及維園就腳,二來沒有燭光氣氛,即是沒有悲情感染力;失去想感受哀傷的觀眾。Henry, 讓我大膽來改寫閣下的題目:"吹熄燭光易 結束一(黨)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