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0:有故事的人

party-goer-red-wine-generally-finds-a-place-on-the-dining-table-during-parties-and-other-forms-of-celebrations-and-even-on-a-regular-dinnertime
林英志:當年在 Richard 那裏學的紅酒知識只是皮毛,但普通交際已是夠用了。

導讀

同志與異性戀交友圈子之間的最大不同之處,是同志比較容易結交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同志都是因為性傾向相同而聚集在一起,不像辦公室或校園甚至教會,總能認識背景相近的人;同志交友,從前是在公共空間如酒吧、公園、公廁甚至在路上;現在多是交友軟體、交友網站及社團活動等,年青的、成熟的,學生、打工作、專業人士,真是應有盡有。

能同時接觸不同層面的人當然有其有趣之處,同志的人生閱歷有時和年齡不相稱的原因也在於此;每個人背後的故事,總有著奇妙的驚喜;但背景的南轅北轍,也令這樣湊合起來的伴侶易生嫌隙;沒有傳統的家人朋友關係做維繫,情侶聚散也根本沒有人會知道。



終點.起點:有故事的人
零三年/四月一日/夜/健家中

「想不到你的男朋友如此懂得紅酒!」小健的父親邊切著牛扒邊連聲稱讚,「連我酒櫃的酒他都懂得,實在少有呢!」

「哪裏哪裏!我都是剛好認識罷了;在你面前我是班門弄斧。」我尷尬地笑,連忙低頭吃著沙律菜。

「也是呀,都不知他是怎樣學會這麼多的。」小健斜眼晲著我。

「說的也是,看來這些酒你之前都喝過了?」健父也有點好奇的問。

「呵……這是之前我為某劇做資料搜集時,跟品酒師學過點,也喝過點,就學會這麼一點了。」我求其找個理由搪塞過去。

「那你還記得這麼多,也算是個好學生嘛!」健父滿意地點點頭。「這個年紀的年青人呀,買酒最多便只去超市買那幾個牌子。你要是問問 Jacky ,他連基本那幾種都分不清甚麼是甚麼哪。」

當年 Richard 的酒櫃,呃,不,是酒窖,放著的酒類可比健父的要多得多了。不過兩三年下來,我學到的雖然也僅是皮毛,但普通交際上已很「夠用」。還記得我倆在按摩池共喝著酒,看著落地玻璃外維港景的畫面。那種上流社會的生活,是這麼遠也這麼接近過;原也不只在電視劇中才有的場景。

「Frankie,你在電視台的工作忙嗎?」健母把我從回憶中扯回來,「人們都在說,你那兒的工作時間總是日夜顛倒的。」

「編劇這邊還好,時間還算自由也穩定;平時可以多點時間陪陪 Jacky。」偶然看著小健,總覺得有種莫名的吸引,視線總不願移開。許是跟你有幾分相似的緣故吧?

「Frankie 很疼我的!」小健看見我盯著他看,高興地搶白。

「看男友一在身邊,Jacky 就如此興奮,連餐桌禮儀都不顧了!」健母忍不住笑著斥責兒子,「一嘴食物還開口說話,多難看!」

「知道了!還有呀,你們談酒我不懂沒關係,我只管有好東西吃就好了,你們說是不?」小健呶呶嘴。

「說的也是,」健父寬懷一笑,「有人照顧,總是好事。你 Mammy 最擔心這個。」

小健朝我做過鬼臉。「我也懂得照顧人的。」邊說邊雙手捧著酒瓶準備替我添酒。

「喂 Jacky 別斟了,我可還未喝完呢。通常是喝完了才添的,而且添三分一左右,斟到杯身最闊那裏就可以了。」我著他放下酒瓶,由我來示範,「還有,你像我這樣一手托著瓶底,另一手托著瓶頸來添吧,而且雙手捧著容易倒瀉喔。拿酒杯像這樣擎著杯柱就好了,不要握住杯身,免得幫酒加溫味道就不好了。」

小健的父母看著我教導他倆的兒子,看得津津有味。這樣受寵若驚,我還真的有點不自然。

我真羡慕這一家人。有多少同志,可以把自己的這一面與至親分享?甚至,連另一半都帶到家裏「登堂入室」?

「連斟酒都這麼多規矩,」小健大口吃下烤薯塊。「其實我倒不覺得紅酒有甚麼好喝。」

「牛扒的油脂配著紅酒,最能吃出味道。慢慢咀嚼,一口肉吞下再喝一口酒,讓酒在口中留一會,試著留意這味道吧。」我耐心地教導小健。

「我啊,是太少機會跟你一起喝酒,你還未懂得欣賞罷了。」健父嘆口氣,「一夠年齡喝酒,就讀大學住宿舍;現在又說要和 Frankie 同居了,之後還哪有時間回家吃飯?」

「伯父放心,我會叫他多回家吃飯的,」我連忙賠笑。

「Frankie 你以後也跟 Jacky 叫我 Daddy 吧!」健父對我溫煦的笑著。「有時間多一起和 Jacky 上來吃飯,我們加雙筷說說話倒好。」

「你們新居準備得怎麼樣?」健母問。「要不要我們上來幫忙?」

「謝謝你!不過沒問題的,我們也沒多少東西,不用擔心。月底我舊居租約完,我們就僱人搬過去。 」

「小健母親啊,就最愛擔心。」健父把酒杯中餘下的酒一喝而盡。「Jacky 又不是小孩子了。現在日常有男友看顧著,你也應該放心了吧?」

「看著 Frankie 雖年輕但也穩重,」健母看著我肯定地一笑,「Jacky 你也學學他啦。」

健父搖頭笑說:「別擔心太多吧。下學年若真是要出國交流,那你還要跟著他去嗎?」

吓?甚麼交流?

小健一驚,對健父搖搖頭打眼色,連忙轉頭看著我。

我裝著沒看見沒聽見,繼續把牛扒送進嘴裏。

「我只是陪同學入紙試試看,玩玩而已!你倆不要放在心上。我的GPA又不算高,這些機會總落不到我頭上的。」小健企圖解釋。

「對呀,人生的事也很難預測。」我擠出笑臉直望著小健,沒好氣地搖頭。「我們回去再好好計畫一下吧。」

「也是嘛!」健母吃完了擱著刀叉,「剛同居又說要出國交流,Frankie 豈不又要寂寞了?」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全部篇章

記者甲facebook page
*此為小說第10篇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終點.起點》10:有故事的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