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奧蘭多槍擊案 – 多市燭光悼念會後記》

星期天一早起來,發現幾個小時前,美國奧蘭多一家同志夜店發生槍擊案,更是美國歷來死傷最嚴重的槍擊案。

當日課程臨完結前,教員在螢幕打出悼念會的資料。雖然上了兩天多課程已很倦,但仍和老公打起精神去了。地點在同志村519同志社區中心隔鄰的公園。其實我們事前也沒有估計過有多少人會去。以未了解這裡情況的港人角度去想,我估算或許數百、一千人或許已經算很多了吧?何況是幾小時內籌辦起來的燭光晚會。

我們大約晚上八時半才到達,未到達公園已看到幾架電視台的直播車泊在路旁,心想哪有這麼大陣仗。一轉入公園,卻已經是人山人海看不到盡頭,少數也有數千近萬之數。

Advertisements
隨筆雜記

【一年異鄉人:特衰護照】

今次慕尼黑之旅讓人最洩氣的,是外國人對香港和中共身份差別的無知。

不論出境還是入境,兩次在加拿大和德國的登機閘口,都被航空公司地勤「留難」。

職員拿起我的「特區議照」一瞥,便說要先查我是否需要簽證才給我上機;我說我不用簽證,對方硬說要先查清楚。

大概她是看到那個「五星國徽」吧,我看到她竟在電腦輸入”CHN”,忙澄清:「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對方竟回應:「還不是一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