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為何我不相信立場】(主場執笠兩周年一氣呵成版)

今天是《主場新聞》兩周年死忌。死因是蔡東豪的「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

身為博客,連見「最後一面」的機會也沒有,如此被「揮之則去」也真是啞子吃黃蓮;當晚我和丈夫還要赴朋友的同性婚宴,擔任家長發言,心裏那種彆扭真不能為外人道。

好戲還在後頭。

隨筆雜記 · 全球行同運

亞洲LGBT里程碑大獎——頒出一場騙局?

埋首兩星期做的私人調查,終於刊出了。想通知贊助商,故先寫英文版。 其實計香港人話齋,發生喺上海嘅同志亞洲乜乜獎嘅爭議,關我叉事? 之不過,當我發現呢個騙子原來係借「平權」黎呃錢,仲要係跨國式行騙,手法極度卑劣嘅時候。我決定犠牲少少時間金錢心機,希望將件事揚到全亞洲都知。 因為我作為香港人、亞洲人、同志,唔做番少少野,然後由得佢去下一站繼續呃,我覺得對唔住自己。 大家又覺得點? http://international.thenewslens.com/article/44135 關於「亞洲LGBT里程碑大獎」醜聞的中文版也刊出了。 若放過把性小眾群體「用完即棄」的騙徒,讓他逍遙法外,這是性小眾的悲哀,也是華人、亞洲人的悲哀。 不論是否同志,也請多多分享以令社會大眾有所警惕。若同志讀者不便公開分享,也請私下給其他同志朋友傳閱。謝謝支持。 http://hk.thenewslens.com/article/44519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2:無能為力

「你到底知不知道分寸?」小健平日大刺刺的倒也可愛,但對這種大事竟也如此隨便,才真的令我這作為伴侶的無言以對。

同居幾個月後又要「分居」!這消息甚至是從他父母口中得知,我究竟算什麼?

「我也只是陪同學申請看,玩玩罷了。」小健囁嚅。「總不成我會入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