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愈來愈「篩」的香港

HONG KONG-CHINA-POLITICS-DEMOCRACY-INDEPENDENCE
Edward Leung (C, standing with white shirt), of the Hong Kong Indigenous party, raises his middle finger towards the speakers of the 2016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 Briefing for Candidates in Hong Kong on August 2, 2016. Leung said on August 2 he had been barred from standing in upcoming parliamentary elections — the latest candidate backing separation from mainland China to be disqualified. / AFP PHOTO / Anthony WALLACE

前年雨傘運動,大家走到街上餐風露宿七十九天,就是為了爭取香港特首的「真普選」吧?

當時仍有不少人,還憧憬香港政府以至中共,在我們的堅持與領導者的「又傾又砌」下,會放手否定人大落閘決定,給予我們普選權利?

大家很清楚,答案最後是「不會」。

所以,由去年區選到今年新東補選,發生的大量種票、配票、界票加上失匙票箱,到今次選管會越權要求簽確認書,甚至「一女子」違法對候選人政治審查,以「我覺得」「我認為」對候選人作出的「真篩選」,也是我們本就應一早預見的事情。

可笑的是,腐朽的政權要求市民擁護「基本法」,卻同時視「基本法」的承諾如無物。事至今日,可見他們在乎的只是政權的鞏固;一切法治制度,只是任由當權者搓揉的橡皮圖章而已; 基本「大法」就是用來箝制市民自由的黃符。

其實由梁振英還未上任就提出的「五司十四局」起,已是以一己之好惡,為穩固權力滲透並破壞香港賴以穩定的所有制度。被揭發收賄犯法的行政長官,竟可以安坐權力寶座至今,若是真「港人治港」的民主政體,根本沒可能容得下這種領袖。

而在權力底層的香港人一再退讓、談判、抗爭;為了「求存」,有人甚至自我摧毁一國兩制,進入中聯辦繞過港府直接向北京談判;得到的結果?大家也心知肚明。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日益收窄,連安居樂業也已成不能實現的夢想;每天打開報紙,荒謬故事連載無間,一如其他國家。

另邊廂,政府卻連選擇性的「以言入罪」都實現了:警察揚言「女姦男殺」逍遙法外;平民在臉書說說「掟炸彈」卻上門拉人。梁天琦、陳浩天等港獨言論被打壓,印證了中共和港共政權的心虛和無法無天;高達斌、李偲傿這等跳樑小丑都可「踏上」政治舞台,可見議會政治制度之可笑與名存實亡。

從「自由幻夢」之中醒來吧。眼前的一切制度,只會愈來愈「篩」;我們的自由與權利,今天在,明天可能就不在了;甚至我這枝筆,可能明天也不在了。拉橫額、衝上台搶咪的騷已開到荼靡,大家能做甚麼、可做甚麼,我不能置喙;只道譚志強說,「香港年輕一代有無可能流血革命?」,馮智政說,「他們連抽血都不敢!」。我們是他倆口中的「年輕一代」嗎?或許,時間會說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