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3:一支煙的時間

每次做愛後,阿樂都會燃起一枝香煙。他輕輕地吞雲吐霧,手中一杯威士忌加冰自酌;他雙眼目光拋得老遠,有時像老僧入定,連話也不多說。

冬天窗戶堅閉,房中彌漫著藍白色的煙霧。

我今天終於忍不住,問他正想著甚麼?他把目光收回來,笑說那是「事後煙」。

我再問他,能否也讓我吸兩口?

Advertisements
加港政治隨筆

香港獨立前路:謝謝左膠的指引

被剥奪參選權的香港民族黨,今夜主辦破天荒的大型獨派「活動」:設立大台和理非非的「集會」;召集人陳浩天宣布活動時還揚言,「左膠」都有值得學習的「可取之處」。

向來被如此貶稱的社運泛民人士,聞此言是否也應「老懷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