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二十):做主持好過做台長?

俗語有話「打工好過做老細」。作為打工仔,做好本份便可收工出糧;做老細卻要憂柴憂米,對外擔起發展搵錢大任,繳付燈油火蠟租金帳單,對內還要照顧員工感受,偶一不慎隨時「老細」變「腦細」。

在全義工制的 Gay Radio,沒有薪金合同的制約,管理上更是難度分「爆棚」。最初的主持組合都是由朋友或 Toilet Wall 的網友而來,不少都是想試試開咪做節目,甚至是純綷玩票性質,過下開咪癮享受台前精采一刻;但偏偏我這個身處幕後的「台長」要求多多,又喜歡把計畫「發水」,真的不是人人都能受得了。

Advertisements
香港同運系列

【我和愛滋病,曾經相隔0.00mm】

這是寫了整整一年還沒有勇氣刊出的文章。今天就趁「國際愛滋病日」,把它一次過寫完,與大家分享。

我想事先說明,對同志和愛滋病的歧視、標籖、污名化、連結、排斥與霸凌所引起的恐懼、誤解、罪疚感、隔離感,單單任何一種都能殺己殺人,何況是數種混合纏結的雞尾毒酒。

在批評無綫那部低級電視劇,再一次把愛滋病當成絕症,讓角色絕望跳樓自殺時,別忘了四年前那位俊朗年青男醫生,是如何在愛滋病發時選擇自豪宅單位躍下?甚至連化驗愛滋病毒,都要遠道跑到泰國去做,報告也只能堆疊在遺物之中?

「愛滋病人」這身分,對一個醫生代表的,是職業生涯的終結:併發症可以醫好,HIV 病毒數目也可以控制;但一生的專業和人際關係,卻是一去不返,還要面對隨之而來的歧視、污名和閒言閒語;對他來說,這或許跟人生被宣告死亡差不了多少。

把寶貴的生命結束,對醫者來說是莫大的諷刺;但在那時,他卻只能認為自殺是更好的良藥。

這是最難受卻又最血淋淋的事實,也是驅使我寫完這篇文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