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四十筆畫

IMG_9096.JPG

拒絕長大的大孩子,如今竟也四十歲了,過了個多星期,還是有點虛惘之感。衝破四十大關,原來也不外如是。每日的生活作息,好像也沒有很大變化,除了心態。有說「四十不惑」,可我自覺距離「不惑」之境界,大概仍有數十光年之遙。

在故土最反智的一段日子亂畫幾筆,算是總結走過來的一段遠路,兼稍解你我疑惑。

筆比劍還鋒利

初到加國時,居於滿地可舊城區過著「遊客」生活。因為我實在不想放棄香港的種種,離開的決定拖得很遲,走得更急,很多事情未及好處理就離開了;也正因如此,我在頭兩個月特別想家,心情也時好時懷;有意無意問,我嘗試 unfollow 了一些人,希望能專心在這裡的生活;頭三個月,除了每日吃喝玩樂就無所事事,靜極思動,最後少不免還是留意老家的事。

來加之前,我寫的文章,無論是小說還是博客,都是關於寫最切身的同志平權。不久有朋友來訪與我傾談未來方向,他認為我用華語同志寫作世界太小,影響實在有限。起初我不以為意,且也未找到真正能觸動自己的切入點;直到台灣八仙塵爆,有八仙嶺山火倖存者涉嫌到當地「抽水」;我避無可避地讀了不少新聞及網上的資訊,感覺到自己有些看法,應該有助網上的評論;花了一個早上,寫了篇文章貼在自己臉書與大家分享。

其實寫那篇文也只是理順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有點是無謂的正義感作崇,想不到卻引起了不少回響。

自香港帶來的情感包袱,唯有一一寫下才能為自己療傷;又一直覺得對香港做得不夠,此事之後有感自己還有用處,接著就以筆名開了專頁,計畫用來發表評論文章及連載小說。

由記者甲到林國賢

當時我仍然有替「本土新聞」寫《全球行同運》系列。我一直避免寫香港的同運--同志圈子一向「家醜不出外傳」,在此之前甚少有人公開評論同運;一寫出來,怕且又要得罪人。不過由創辦同志電台到原色人,與同運多年來愈走愈近,看到很多問題也愈來愈多,實在是不吐不快。人在江湖時,總會瞻前顧後;來到這邊,也許是冬天的冷天氣讓自己能夠抽離,一心為同志好也就放膽寫了,也在圈中找到了一些知音、讓大家有一些反思;想不到,不久又發生愛滋防治的 NGO 扮前度亂傳愛滋訊息的嚇人事件,發文被一傳十、十傳百,逼得對方發聲明把計畫腰斬,這種小成就也帶給了我一些支持。

正式由同志進入政治,應該是去年二月初。當時「港中融合」不只令港人身份權利受到挑戰,就算我遠在加國亦深深感受到中國對當地政商及香港文化的威脅;楊政賢那篇有「為內地人被種族歧視喊濕一包紙巾」的文章,看罷我忍不住在專頁發文,點出殖民其實是中共對香港的侵略,制度已被有組織地滲透,港人根本是繼西藏後被種族清洗的一個小民族,呼籲港人要「站起來」對抗。那篇文章獲得空前的回響和轉載;我也得到編輯大人的支持,地盤擴大至幾近所有主要網媒;這些給我更大的信心,以筆桿回頭與港人一起對抗不公義政權。

政治是淌混水

過不了數天,旺角就發生了「魚蛋革命」。因時差關係,我整天早上都在電腦前看著直播。眼見政府與泛民為了各自的政治考慮竟然合流,急不及待想把事件定性為「暴亂」;當時剛好是新東立會補選,有泛民支持者指責本土青年為了選票存心制造衝突搶票。為對抗這些陰謀論加上電視台扭曲事實的新聞剪接,我再次撰文,把我看得到的收集到的消息一一整理,希望能透過理順自己的想法,調整港人看這件事的角度,還這些本土青年一個公道,再鼓勵更多人支持抗爭行動。

三年前受邀在 TEDx 演講時,我學到每場演說都要有一個 “take home message”。我把這個概念帶到文章中,末尾寫下這麼一句:「踏在香港土地上的,敢為香港積極抗爭的,才是香港人!」呼籲港人起來反抗。與此同時,梁天琦以政壇少有的特質:坦白、果敢及清晰的思辯急速冒起;另一方面,泛民由踏入中聯辦、到雨傘運動出賣港人,再到魚蛋革命的割蓆,多年要求港人「含淚投票」,選前選後擺出的嘴臉,都讓我這些原來支持他們的選民開始覺醒。

不過那時候作為支持本土的評論人,在主流網媒是孤獨的--大多數都是支持泛民候選人,支持「大局為重」的黃絲;連同運界的主導團體的政治取態竟也一樣;不過,我仍然選擇了與其他年青的創作人站到同一陣線,共同為一位候選人出力助選;不過失去了原有的中立地位,也正式踏上這條吃力不討好的不歸路。

選舉前一個星期某天晚上,我在專頁訴苦,為何同性議題會在補選中「隱形」。想不到引來了健吾的注意,在他的電台節目中打電話問七個候選人是否支持同性婚姻。七個候選人只有一個人明確支持,他是梁天琦。至於另一泛民候選人楊岳橋,也充份體現了泛民誤港的政工作者特色:在重大決定時刻不敢表明立場,事後才左支右拙解畫。難為大愛同盟還為他站台呢,他們被憤怒的同志「洗版」也是活該。

說到底,政治都是爭奪權力的戰場,既定利益的人當然想以不變應萬變。不過我們再不變,就阻擋不了香港的變化。

移民是原罪

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不只是中共建制的拿手好戲,這根本就是深植中國人的基因。節目播出後,居然有泛民支持者認為是健吾和我搞事,罵的話十分難聽。攻擊我的,不外乎就是我身不在港這點:人都走了,沒有資格「指手劃腳」、沒有權講「本土」;有朋友更揶揄「你返黎投票咩?你係新東選民咩?」

旅居外國的評論員當然不只我一人。只是,立場和利益真的能使人蒙蔽。再不是圍爐說大家愛聽的話,支持既得利益政治集團。之前談港人身份時得到的些少掌聲,現在因為有了屬意的候選人,也就變成了響亮的巴掌聲。

追求正義我得到什麼

離開了故土,才為了自己的信念,把多倫多的景色隔絕到窗外,埋頭為香港寫下數十篇文章,希望為屬於自己的地方多做些事。到頭來我得到什麼?由第一篇文章開始,有認為不中聽的朋友,連找我問個清楚明白的機會都不給,就直接 “KO” (block)了我;有些沒有 unfriend 自己的,也對我的留言不瞅不睬,恍於陌路人;有些「人」連職業道德都不顧,一反目連承諾的工作也企圖據為已有,顯示的人格下限實在令人大開眼界。

雖然期間多了幾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融入了這邊的港台圈子,也算是另類收獲;不過埋單計數,失的,似乎還是比得的多。不過一路下來,愈來愈發覺那些失去的「友情」,其實也是脆弱得經不起任何考驗的,也頗有疾風知勁草之感。

沒結果的一些感情

去年八月的 DQ 事件,讓我真正對香港人死心。明明應該杯葛選舉反對政治篩選,向愈來愈亂來的政權施壓,一堆政工作者卻竟為此沾沾自喜,大搞一場沒有受害人的示威戲抽水;每個陣營的眼中只有議席和利益,選舉論壇相互攻訐表現一個比一個難看,卻一大堆人樂在其中熱捧 KO 短片自我陶醉,因為「斯文靚仔」而選某某候選人;到今年,”lesser evil” 由泛民變成曾俊華,手上無票的港人買贖罪券當選票,曾甚至繼任「民主之父」大位!七十九日的雨傘初衷,大家都忘了個一乾二淨,寧願支持一個支持八三一的候選人,由策略投票變成真心支持。看著各方所謂「特首選舉」嘈嘈吵吵,卻不知根本大局已定,連投白票的自決派都打成有如建制的敵人,港人對政治的無知和幼稚,浪費時間的喧鬧,也真是令人五體投地。

很多人未清楚政團之間的關係,就胡亂把支持本土打成支持某政團的打手,也是惡意抹黑的手段;有人也以小人度己,認為我因為支持某人所以就要攻擊另一人;這些 “goodest logic” 也是不知從何說起!我發現,再為這些人寫些甚麼都是浪費心機時間。所以九月立法會選舉過後,我索性擱筆不寫;另一個觸發事件,是我在十月獲哈佛錄取報讀有關公民非暴力抗爭的課程,不過一想到又要丈夫墊支學費,那時我反問自己:「我憑甚麼?」沒有經濟能力,只能把家庭擔子放到丈夫身上,還在談理想是否太不負責任?而且自己已到他國,是否也應先落地生根?我是時候長大,是時候 “get real” 了。

瘋狂世界的寧靜處

不過,停筆也像失戀,整個人失去方向,幾個月都在人生低潮徘佪。這時起,我終於發現到身不在港的好處:一關上電腦,甚麼也不再關我的事。世事,原來可以這樣遙遠;那種心境平靜,也是年多沒有享受過的。在這瘋狂的世道,終於可以找到寧靜處,也是一種恩賜;被剥奪參選權,又被敵對陣營清算的梁天琦,後來說懦弱不再出來公開場合,我也能理解他的感受。

自感能力不夠,不如先利用這空間充實自己,再重新上路。

最後要感謝與我同行至今的朋友。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