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港政治隨筆

【禁說廣東話,然後呢?】

禁止小學生講廣東話,不小心說了要罰抄「我以後唔講廣東話」,早兩年電影《十年》不是才看過這一遭嗎?想不到,不用十年,這場文化殲滅戰竟要全面加速了。

中共要香港融入大灣區,除了加速殖民並給予公帑房屋醫療供養、在內地設大專院校一條龍,授予內地學生晉升階梯以至留港發展等等,上下其手取代港人;另一條戰線,就是文化以至語言的戰爭。

Advertisements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四十筆畫

拒絕長大的大孩子,如今竟也四十歲了,過了個多星期,還是有點虛惘之感。衝破四十大關,原來也不外如是。每日的生活作息,好像也沒有很大變化,除了心態。有說「四十不惑」,可我自覺距離「不惑」之境界,大概仍有數十光年之遙。

在故土最反智的一段日子亂畫幾筆,算是總結走過來的一段遠路,兼稍解你我疑惑。

加港政治隨筆

飲鴆止渴「KO」香港人

這數天臉書忽然被「KO」、「收伏」建制候選人的片段洗版。片中的女主角,大專講師、面目和善、禮貌周周、關懷弱勢社群;胸口掛著黃字「決」心口針,正合廣大非建制黃絲選民胃口;「糟質」完建設政敵然後加上打機式的「KO」字眼,更引來廣大網民大快人心、額手稱慶,爭相傳閱追捧,民調直線上升。

究竟她「KO」、「收伏」了誰呢?

全球行同運 · 加港政治隨筆

作為同志,我不投慢必的理由

民調跌到零嘅慢必被傳棄選,又被霸凌,一澄清完民調應該會稍微反彈。有讀者問我,呢啲係咪自編自導自演的選舉策略?我唔識答。希望唔係。

雖然本身係朋友,大家亦係同志,但經過新東補選後,我唔會投佢。

簡單講,係誠信問題,更嚴重嘅,係立場先行放棄原則嘅問題。

加港政治隨筆

【港獨本土青年,Don’t let me down】

這幾個月來與本土派多了交流,發現裏面有不少一腔熱血、真心為港的人,更有不少 band 友、文友;對應了蕭雲訪問陳澤滔那篇,提到他對本土派的觀感,就是支持者多數「很hardcore」。死忠粉絲對領袖或從政者的支持往往甚為熱情,但同時對被擁護者的要求往往很極端:一定要立場清晰、暴烈的、甚至要拋身衝擊獻過投名狀的、有如旺角黑夜果效的,才能令人百分百信服;立場相對溫和的人,沒有衝的,就覺得「信唔過」、「左右逢源」,大抱懷疑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