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放過香港人啦,倫敦人妻】

為了擔起 KOL 這個「頭銜」,一個人可以去到幾盡? 前年我停筆時,見到 #倫敦人妻先生手記 掛著黃絲移民同婚伴侶的名義出道,希望文章「能帶來正面的改變」,心裏曾經為同志界終於有多枝健筆感到高興,他也確實具備了讀者喜愛的「夠婊夠 Mean」、移居英國高尚生活引人追捧等賣點,追隨者倍增也是預期之中。 但預期不到的是,去年「COVA 紙袋事件」曝光,這位化名「人妻」的港男卓澄,竟成了濫用公權力洩私憤的蘇絲黃第二;現在又爆出「為面子請家傭」被網民圍剿離地無知、影響港人形象。 這種情況其實已不是第一次。我心中還是有點慶幸,因為卓澄這次靠害的,是廣大香港人和移民群體,而不再是弱勢的 HIV 感染者和同志。 當卓澄亂寫英國,自有大批移民 Fact Check;當卓澄亂寫香港人,下場也是有目共睹;但當卓澄亂寫同志和 HIV,這些 misinformation 對於弱勢群體才是最要命的。 一位做感染者支援多年的感染者 Duncan 表示,卓澄以筆名 Chris Wong 自詡為「HIV KOL」寫 HIV Blog 後,不停要為他「執手尾」: 「裡面好多農場愛滋病知識,多係冇根據,係網上 copy 又 copy 嘅傳說……次次佢有類似嘅文一出,嗰幾日實有過十個感染者問我『我係咪就快死』;淨係澄清同解釋病理,都要用我一兩個下晝。」 「佢係咁散播愛滋病恐慌,真係多得佢唔少,因為社會愛滋病恐慌係歧視源頭,同預防大敵。」 當 “Black Tea” 也可以被寫成「黑茶」,遊法只為老佛爺、香草和鵝肝,頂多也只能騙井底蛙笑笑便算了;然而對於 HIV 這種嚴肅課題,後果卻是可大可小: 「係佢 blog 表面好正面,實在強烈暗藏內化污名(self stigma),尤其新感染者睇左,唔少會認同自己做錯事、唔值得被愛、甚至合理自己被歧視嘅想法……之類,我次次都要花多兩三倍力同佢讀者傾,嘗試扭轉啲負面想法,實在喺新人(感染者)最弱時接收負面資訊,有部份之後點再輔導都冇用,嚴重可以影響人一生。」 Duncan 尤其提到 Chris Wong 發表過的一篇教感染者買保險的文章,甚至因文章內的不實言論,Duncan 要為他開緊急講座「補鑊」:「佢出 blog 嗰個星期,我 whatsapp 都被感染者『炸爆』,問我係咪真同點買。保險問題複雜,解晒真係要花兩個鐘,所以我為依單嘢緊急開左個保險講座。喺講座度,有感染者真係約過 Chris… Continue reading 【放過香港人啦,倫敦人妻】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四十筆畫

拒絕長大的大孩子,如今竟也四十歲了,過了個多星期,還是有點虛惘之感。衝破四十大關,原來也不外如是。每日的生活作息,好像也沒有很大變化,除了心態。有說「四十不惑」,可我自覺距離「不惑」之境界,大概仍有數十光年之遙。

在故土最反智的一段日子亂畫幾筆,算是總結走過來的一段遠路,兼稍解你我疑惑。

隨筆雜記

從月影走到陽光下:同志該往何處去?

台灣把電影 ”Moonlight” 譯作《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殊為貼切。

「在月光下,黑人男孩看起來都是藍色的。」聽起來有種詩意性的美感。光天化日的北美,黑人的命運卻比處處吃啞虧的華人更慘。儘管六十年代馬丁路德金和Malcolm X文攻武嚇成功爭取了黑人民權,但到今時今日,警方執法時處處針對黑人;惡意的暴力對待;雙手高舉稍慢片刻,便遭「當作」拔槍圖謀不軌,動㭯便連飲數彈身亡。難怪 ”Black Lives Matter”之聲不絕於耳。

至於同志,前人長久爭取平權的成果也不是人人得享。同樣在六十年代末經歷石牆起義,直到半個世紀過後,同志才終初嘗合法結婚成家的滋味,總算修成正果。但在有色人種的種族小世界裏,這種包容大愛,就算身處同一國度也是鞭長莫及。

隨筆雜記 · 香港同運系列

【同志連打機都不得安寧】

90年代是我們的「那些年」成長期,也是最沉迷打機的中學年代。近日好友傳給我舊遊戲時代​的專頁,當中提及不少當年曾經令很多人廢寢忘餐的電腦遊戲,例如圖中的《金庸群俠傳》角色扮演(RPG)遊戲:也真懷念那些起格的畫面、木訥寡言的NPC、魔奇音效卡的音樂;尤其對讀過金庸小說的玩家來說,玩起來更是著迷。

那帖附了一小段遊戲進行畫面,看著看著,眼前居然閃過「愛滋」兩字。還以為自己眼花,再回帶細看一遍,噢,原來中原不只有四大發明,竟連「愛滋病」也發明了!玩家扮演的角色罵《笑傲江湖》的東方不敗「男扮女裝的老旦真令人噁心」、「小心得『愛滋』!」

同志,真的連打機都不得安寧,連逃避現實的權利都沒有。

隨筆雜記

【一年異鄉人】之 月是故鄉圓?

在港的家人和朋友不在身邊的時光,傳統香港節日也變得索然無味。昨日在唐人街提起差不多是吃月餅的時候,經老公一提才驚覺今天就是中秋節。除了唐人超市和商場有堆積如山的待售月餅罐,某處有中秋花燈展之外,市內其他地方沒有半點氣氛,當然也沒有公眾假期,難怪佳節臨近也思毫不察。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為何我不相信立場】(主場執笠兩周年一氣呵成版)

今天是《主場新聞》兩周年死忌。死因是蔡東豪的「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

身為博客,連見「最後一面」的機會也沒有,如此被「揮之則去」也真是啞子吃黃蓮;當晚我和丈夫還要赴朋友的同性婚宴,擔任家長發言,心裏那種彆扭真不能為外人道。

好戲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