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香港同運系列

【同志連打機都不得安寧】

90年代是我們的「那些年」成長期,也是最沉迷打機的中學年代。近日好友傳給我舊遊戲時代​的專頁,當中提及不少當年曾經令很多人廢寢忘餐的電腦遊戲,例如圖中的《金庸群俠傳》角色扮演(RPG)遊戲:也真懷念那些起格的畫面、木訥寡言的NPC、魔奇音效卡的音樂;尤其對讀過金庸小說的玩家來說,玩起來更是著迷。

那帖附了一小段遊戲進行畫面,看著看著,眼前居然閃過「愛滋」兩字。還以為自己眼花,再回帶細看一遍,噢,原來中原不只有四大發明,竟連「愛滋病」也發明了!玩家扮演的角色罵《笑傲江湖》的東方不敗「男扮女裝的老旦真令人噁心」、「小心得『愛滋』!」

同志,真的連打機都不得安寧,連逃避現實的權利都沒有。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二十):做主持好過做台長?

俗語有話「打工好過做老細」。作為打工仔,做好本份便可收工出糧;做老細卻要憂柴憂米,對外擔起發展搵錢大任,繳付燈油火蠟租金帳單,對內還要照顧員工感受,偶一不慎隨時「老細」變「腦細」。

在全義工制的 Gay Radio,沒有薪金合同的制約,管理上更是難度分「爆棚」。最初的主持組合都是由朋友或 Toilet Wall 的網友而來,不少都是想試試開咪做節目,甚至是純綷玩票性質,過下開咪癮享受台前精采一刻;但偏偏我這個身處幕後的「台長」要求多多,又喜歡把計畫「發水」,真的不是人人都能受得了。

香港同運系列

【我和愛滋病,曾經相隔0.00mm】

這是寫了整整一年還沒有勇氣刊出的文章。今天就趁「國際愛滋病日」,把它一次過寫完,與大家分享。

我想事先說明,對同志和愛滋病的歧視、標籖、污名化、連結、排斥與霸凌所引起的恐懼、誤解、罪疚感、隔離感,單單任何一種都能殺己殺人,何況是數種混合纏結的雞尾毒酒。

在批評無綫那部低級電視劇,再一次把愛滋病當成絕症,讓角色絕望跳樓自殺時,別忘了四年前那位俊朗年青男醫生,是如何在愛滋病發時選擇自豪宅單位躍下?甚至連化驗愛滋病毒,都要遠道跑到泰國去做,報告也只能堆疊在遺物之中?

「愛滋病人」這身分,對一個醫生代表的,是職業生涯的終結:併發症可以醫好,HIV 病毒數目也可以控制;但一生的專業和人際關係,卻是一去不返,還要面對隨之而來的歧視、污名和閒言閒語;對他來說,這或許跟人生被宣告死亡差不了多少。

把寶貴的生命結束,對醫者來說是莫大的諷刺;但在那時,他卻只能認為自殺是更好的良藥。

這是最難受卻又最血淋淋的事實,也是驅使我寫完這篇文的原因。

隨筆雜記

【一年異鄉人】之 月是故鄉圓?

在港的家人和朋友不在身邊的時光,傳統香港節日也變得索然無味。昨日在唐人街提起差不多是吃月餅的時候,經老公一提才驚覺今天就是中秋節。除了唐人超市和商場有堆積如山的待售月餅罐,某處有中秋花燈展之外,市內其他地方沒有半點氣氛,當然也沒有公眾假期,難怪佳節臨近也思毫不察。

加港政治隨筆

飲鴆止渴「KO」香港人

這數天臉書忽然被「KO」、「收伏」建制候選人的片段洗版。片中的女主角,大專講師、面目和善、禮貌周周、關懷弱勢社群;胸口掛著黃字「決」心口針,正合廣大非建制黃絲選民胃口;「糟質」完建設政敵然後加上打機式的「KO」字眼,更引來廣大網民大快人心、額手稱慶,爭相傳閱追捧,民調直線上升。

究竟她「KO」、「收伏」了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