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五)參與台北首次同志遊行

當時資訊並不發達,有台灣朋友發現這個網頁後即時全台瘋傳。一下子湧進四五萬個讀者,我僅1GB的流量不到三天便被「谷爆」網站被停。回想起來,當年大家是極度渴望,分享這些同運的訊息;與十二年後的今天相比,這些訊息能夠隨手拈來,現在的同志實在太幸福了。

Advertisements
香港同運系列

香港同運病了?(二):同運等於自拍打咭?

不過,治標前還需「治本」。有媒體轉載上文時也不諱言「同運病了」,但同運是否僅指搞組織行動那一小撮人?那麼群體內佔絕大多數的同志呢?健吾或許提供了部份線索:同志悉心打扮出席大小活動,眼球舔盡高壯帥哥與美女,拿些攤位派發的試用裝商品,與其他同志朋友一起感動自拍、相互取暖過後,然後奔赴舞場派對狂歡達旦,就當「盡了義務」。

到了星期一,那一刻的感動與狂歡,就像八號風球趕及天光前除下,同志們繼續戴起面具上班上學,假裝社會很接納,自己活得很好?這樣做,除了幫助主辦單位追求虛無的數字,豐滿了同志友善老闆的口袋;被互助組織收編,強化外企與中產白同志形象,加深了同志的正典化;對整體同志平權,大家因此又爭取到一些甚麼?

香港同運系列

在遊行前,論香港同運

不過,香港同運其實是「表面風光」。實際上,香港同志在生活及社會福利等方面均乏支援及保障;民間組織提供的服務,停留在吹水會、聯誼派對、愛滋病測試服務等;近來才有社福組織提供的青少年、家庭及家暴等的外展服務。二十多年後的今日,仍未能確立酒吧或三溫暖以外,能供同志自由出入的社交場所。較令人熟識的,大概只有每年的遊行集會等大型活動。一如左翼社運的周期性表態,每每只在活動前引來一些關注,且難有後續議題跟進,所佔傳媒版面亦愈來愈少;主辦單位的各自為政,也難以令各個活動昇華。像下月的「同志遊行」,參加人士雖屢創新高,但過半是內地同志和商業組織;上月舉辦的「一點粉紅」,也只是外國模式的照搬硬套,除了加深中產白人同志的主流消費導向模式;同志社群服務需求的大量資源,因此過份集中這些大型活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