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行同運 · 加港政治隨筆

作為同志,我不投慢必的理由

民調跌到零嘅慢必被傳棄選,又被霸凌,一澄清完民調應該會稍微反彈。有讀者問我,呢啲係咪自編自導自演的選舉策略?我唔識答。希望唔係。

雖然本身係朋友,大家亦係同志,但經過新東補選後,我唔會投佢。

簡單講,係誠信問題,更嚴重嘅,係立場先行放棄原則嘅問題。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同志們,我們要左右大局】

有朋友跟我說,很多同志根本不關心政治,有得食好西旅行演唱會拍拖就滿足。

我不相信。零三年七一遊行,明明有很多關心政治的熱血同志走出來,走在大隊中,成為50萬人中的一分子。

只是,遊行大隊始終沒有留意,也沒有承認同志的存在。至今,同志既沒有免遭歧視的保障,也沒有相愛成家的權利;每年只有如七一遊行的同志遊行,如六四晚會的草地演唱會,淪落成周期性的表態、娛樂活動。

有不少名人或半紅不黑等上位的藝人,漏個口風話支持同志,或化身成為疑似同志(現在變成感動出櫃),大家就不理好醜,甘之如飴洶湧而上哄抬。因為這種支持實在太廉價,而且收入甚豐,難怪同志一直是那麼好騙,那麼容易被消費。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從同性婚姻看候選人的政治包袱】

選舉期間,候選人害怕失去持立場不同的選民的選票,對同性婚姻所謂敏感的議題更是「避之則吉」。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七個候選人中,只有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有提及爭取同志伴侶權利的政綱,選舉論壇也當然沒有人會主動提起。

我不甘心又一次被無視,公開在臉書詢問,為何選舉沒有就同性婚姻議題的政策討論,結果引來健吾在大氣電波中,給予各候選人三十秒時間,回答是否支持同性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