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奧蘭多槍擊案 – 多市燭光悼念會後記》

星期天一早起來,發現幾個小時前,美國奧蘭多一家同志夜店發生槍擊案,更是美國歷來死傷最嚴重的槍擊案。

當日課程臨完結前,教員在螢幕打出悼念會的資料。雖然上了兩天多課程已很倦,但仍和老公打起精神去了。地點在同志村519同志社區中心隔鄰的公園。其實我們事前也沒有估計過有多少人會去。以未了解這裡情況的港人角度去想,我估算或許數百、一千人或許已經算很多了吧?何況是幾小時內籌辦起來的燭光晚會。

我們大約晚上八時半才到達,未到達公園已看到幾架電視台的直播車泊在路旁,心想哪有這麼大陣仗。一轉入公園,卻已經是人山人海看不到盡頭,少數也有數千近萬之數。

加港政治隨筆

《黄之鋒、梁天琦、十年》(上)

作為多倫多港人,這個星期從未如此繁忙過。先有香港眾志黃之鋒來訪,相隔數天就到《十年》放映會,請來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和黃台仰透過網絡作映後座談。議題不約而同,都在香港的前途和統獨問題上打轉。

不過兩場活動下來,給我感覺的反差,甚大。

隨筆雜記

港人情,比加風雪冷

一二月是加國最寒冷的月份。氣溫在零上零下幾度至十幾度徘徊,在建築和城市設計的重重保護下,生活還算舒適;相反,香港處於亞熱帶,住宅一般都無安裝暖氣,也沒有針對零下氣溫的建築設計與恒溫設備。室外要承受嚴寒不用說,就算到了室內,要不是關上窗感覺翳焗,就是寒意透過牆壁不斷入侵,靠著牆邊等於靠著冰塊。家裏和戶外的溫差,大概也只有數度至十數度的差距。

香港的寒冷,實在避無可避。所以,老人冷死的個案,大部份都發生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