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十九)邊個同你「自己人」?

近來香港人都好喜愛這一句:「大家都是___?」

可能有些人會認為,同志是小眾,圈中人的關係必然會更緊密一點。可是過去經歷告訴我,答案並不盡然。香港人也好,同志也好,關係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Advertisements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十八)低成本的自毁之路

還記得那段「人工換like & Share無限商機」的新聞吧?我曾短暫做過某日本電視遊戲機公司的宣傳,發現香港這「商業社會」,尤其無價的藝術設計行業,其實一早就被這種原始的「以物易物」交易模式扭曲得不似人形。

當年我也被逼把這一套放到電台的運作上。當中尤以 《我和他的99天》最為經典。八集每集約二十分鐘的網劇,有人估計我的筆直至少有20萬元之數。大家又覺得我用了多少錢?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十七):人間關係(下)

電台之前曾經歷過幾次人事震盪,事後歸結是義工形式合作的困難。在加拿大,我(終於)有機會擔當基層義工,切身處地看管理層的手法;我就會發現到,義工,真的不容易取悅。若只是來活動幫忙的那些手作仔義工還比較好辦:讓他們感到被重視、付出受到尊重、搞搞維繫感情的酬謝活動,讓他們認識新朋友、頒授證書給予銜頭嘉獎,已是做對了七成。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十六):人間關係(上)

四月一日是多事的愚人節,也是《我和他的99天》播出大結局的日子。不過,我可以在此大膽坦白,此劇能拍完播出根本是個「奇蹟」;訪問前一小時,我們才被逼辭退了《感冒》廣播劇的男主角 K,他也是《99天》的要角。

我開門迎接前來的編輯時,自己全程都是強顏歡笑的。因為,那只是我們失去半壁江山的一小部份。為何我們會搞到如斯境地?或許要由這位主角來到時,他手中電話另一方的 J 小朋友(化名)談起。

Gay Radio 集念

GayRadio集念(十五):香港也有同志網劇

近日不論同志還是腐女,都情迷大陸BL網劇《上癮》,卻不知道其實香港一點也不失禮,早在2008年就出了一部本土同志網劇,名為《我和他的99天》--這是我在 Gay Radio 的時代,最得意的一部作品。在資源近乎零的緊拙情況下,嘗試結合有限資源和人才,製作性價比超乎任何人想像的一部八集中篇短劇。

傳媒報導

記者甲:從電台走向錄像劇──關於《我和他的99天》

當我在事隔去年12月的「香港同志大遊行」的幾個月後,再次收到了當時被我採訪過的Gay Radio的記者甲的email的時候,我便知道我和他之間再次有接觸的機會了。不過,上次我們對話的內容是和那次遊行有關,而這次的對話,更多是關於由記者甲一人所擔綱導演、編劇、剪接出來的網劇《我和他的99天》。無論對於異性戀者、還是對我們同性戀者而言,《我和他的99天》裡面所發生的很多事情,應該可以去打動到很多人。因為,由「男同志」這一個從性取向中定義出來的稱謂,所衍生出來的一切,都可以在其中找到。初踏步入同志圈的他、被母親發現自己同志身份的他、愛錯了別人的他、發情的他……不同的故事結構、很多很多細碎的情感糾葛,都一一地展現了我們男同志自身在現實生活中所經歷的經歷,也從而向大眾展示了一個屬於「同志」生活的真實狀況,也令不理解「我們」的人,進一步去看清這一個仿似看不清、道不盡的「同志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