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7外: 人來人往

買完帶去給小健父母的蛋糕,快要走出酒店時,外面傳來一聲震聲欲聾的巨響。

外面的巨響,是撞車嗎?還是比撞車更可怕的事?今天是愚人節,不會是什麼惡作劇吧?

香港人就是這麼八卦──人群從我兩旁衝過,爭先想出去看過究竟……

Advertisements
隨筆雜記

從月影走到陽光下:同志該往何處去?

台灣把電影 ”Moonlight” 譯作《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殊為貼切。

「在月光下,黑人男孩看起來都是藍色的。」聽起來有種詩意性的美感。光天化日的北美,黑人的命運卻比處處吃啞虧的華人更慘。儘管六十年代馬丁路德金和Malcolm X文攻武嚇成功爭取了黑人民權,但到今時今日,警方執法時處處針對黑人;惡意的暴力對待;雙手高舉稍慢片刻,便遭「當作」拔槍圖謀不軌,動㭯便連飲數彈身亡。難怪 ”Black Lives Matter”之聲不絕於耳。

至於同志,前人長久爭取平權的成果也不是人人得享。同樣在六十年代末經歷石牆起義,直到半個世紀過後,同志才終初嘗合法結婚成家的滋味,總算修成正果。但在有色人種的種族小世界裏,這種包容大愛,就算身處同一國度也是鞭長莫及。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目錄

《起點.終點》 小說的下半部。

身處香港這個小城,若是有緣,朋友總能在街角碰面,互道招呼;若是無緣,大概就只如我和你,相隔十年的重遇,竟是在班馬線迎面而來;未及留神,已是匆匆擦身而過。

若戴著口罩的你,當時沒向我點頭示意,你,還記得我。大概,那會是我們最後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