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為何我不相信立場】(主場執笠兩周年一氣呵成版)

今天是《主場新聞》兩周年死忌。死因是蔡東豪的「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

身為博客,連見「最後一面」的機會也沒有,如此被「揮之則去」也真是啞子吃黃蓮;當晚我和丈夫還要赴朋友的同性婚宴,擔任家長發言,心裏那種彆扭真不能為外人道。

好戲還在後頭。

Advertisements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三)

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上立場辦,聚會依舊談談笑笑,但大家都在等「會議」「正式開始」。果然不消一會,兩位編輯鍾沛權及余家輝找到機會,把我圍在會議室中一角主動為我的「不安」解畫。

隨筆雜記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二)

佔領足足七十九日,戴耀廷的「和平佔中」原來只是個紙上談兵的空中樓閣;所謂「佔中十死士」更有是如「十個救火的少年」,未「救火」先「散水」!記憶中除了邵家臻有真正「落場」之外 ,其他「死士」不是成為「失蹤人士」,更下等的就像退出後倒戈反佔中,到現在仍有面目在《主場博客》寫文力撐泛民、荼毒香港的徐少驊。

我當然理解這些「死士」皆是有頭有面的中產菁英,不少更與大陸關係千絲萬縷;「站出來」後要抵受中共或生意伙伴施壓毫不出奇。不過話說回來,他們站出來之前,竟然如此天真沒有想過後果?

尤其身為精電CEO的蔡東豪。他在「行山」避禍之後,我以為,他,就沒有然後。

隨筆雜記

【為何不能信任立場】(三之一)

毅行新聞平台「立場新聞」未及聲援同業《明報》,先打著「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底線」幌子籌款支持營運;另邊廂東主之一蔡東豪賣樓賺二千多萬。究竟現在立場籌款守護誰的「新聞自由」?還是「角色」已失,蓋棺在即?

我曾不只一次公開表示「不能信任《立場》」(當然還有《端》和《HK01》)。舒琪院長曾問我原因,我當時只答了「蔡東豪」三字,當時,他應該「唔收貨」。

當然,《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這三個字,實在有太多不同解讀。我決定寫多一點,講述我在當中經歷過的事情,讓大家好好思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