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從月影走到陽光下:同志該往何處去?

台灣把電影 ”Moonlight” 譯作《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殊為貼切。

「在月光下,黑人男孩看起來都是藍色的。」聽起來有種詩意性的美感。光天化日的北美,黑人的命運卻比處處吃啞虧的華人更慘。儘管六十年代馬丁路德金和Malcolm X文攻武嚇成功爭取了黑人民權,但到今時今日,警方執法時處處針對黑人;惡意的暴力對待;雙手高舉稍慢片刻,便遭「當作」拔槍圖謀不軌,動㭯便連飲數彈身亡。難怪 ”Black Lives Matter”之聲不絕於耳。

至於同志,前人長久爭取平權的成果也不是人人得享。同樣在六十年代末經歷石牆起義,直到半個世紀過後,同志才終初嘗合法結婚成家的滋味,總算修成正果。但在有色人種的種族小世界裏,這種包容大愛,就算身處同一國度也是鞭長莫及。

Advertisements
起點.終點

《起點.終點》目錄

五年沒見,林英志在香港旺角的鬧市間,遇上本該忘掉的故友,重新勾起他舊日的校園回憶。
愛上不能愛的人,這段愛情的起點,是否一開始就等於終點?
跑道上你追我逐,一同向著終點邁進。
最後,究竟誰勝?誰負?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3:一支煙的時間

每次做愛後,阿樂都會燃起一枝香煙。他輕輕地吞雲吐霧,手中一杯威士忌加冰自酌;他雙眼目光拋得老遠,有時像老僧入定,連話也不多說。

冬天窗戶堅閉,房中彌漫著藍白色的煙霧。

我今天終於忍不住,問他正想著甚麼?他把目光收回來,笑說那是「事後煙」。

我再問他,能否也讓我吸兩口?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2:無能為力

「你到底知不知道分寸?」小健平日大刺刺的倒也可愛,但對這種大事竟也如此隨便,才真的令我這作為伴侶的無言以對。

同居幾個月後又要「分居」!這消息甚至是從他父母口中得知,我究竟算什麼?

「我也只是陪同學申請看,玩玩罷了。」小健囁嚅。「總不成我會入選吧?」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1:男孩像你

由出版小說《起點.終點》到改編《只能曖昧的暗戀》廣播劇那段時間,最多同志聽眾在留言板分享的,是自己都曾像兩個故事的主角,「愛上不能愛的人」。

事實上,每個同性戀男人,都少不得有暗戀異性戀男人的經歷。

「襄王有心,神女無夢」。男女之間的戀愛,當中一方若無意一起的話,另一方付出真心,長久下去或許也終能感動到對方。可是,一個人的性向無法改變,這錯愛,也是注定讓同志失望而回。

愛上同志的女孩,情況也好不對哪裏去。黃偉文筆下的《男孩像你》正好道出了同志身旁紅顏知己的悲哀。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10:有故事的人

同志與異性戀交友圈子之間的最大不同之處,是同志比較容易結交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同志都是因為性傾向相同而聚集在一起,不像辦公室或校園甚至教會,總能認識背景相近的人;同志交友,從前是在公共空間如酒吧、公園、公廁甚至在路上;現在多是交友軟體、交友網站及社團活動等,年青的、成熟的,學生、打工作、專業人士,真是應有盡有。

能同時接觸不同層面的人當然有其有趣之處,同志的人生閱歷有時和年齡不相稱的原因也在於此;每個人背後的故事,總有著奇妙的驚喜;但背景的南轅北轍,也令這樣湊合起來的伴侶易生嫌隙;沒有傳統的家人朋友關係做維繫,情侶聚散也根本沒有人會知道。

終點.起點

《終點.起點》09:愚人的國度

「看看這些!才新鮮炸好不久。吃吧!」我們並排坐在睡房床上。你打開啡色油紙袋,一陣油香撲鼻而來。

我也一時忘了剛才發生的事,不自覺地拿起長竹籖,刺起煎炸得金黃、微焦的白魚肉,黏著因炸熟而彎曲的薄片紅腸。趁還淌著醬油汁,我大口把它送進嘴中。

「好吃嗎?」 我轉頭一看,你定睛看著我,一臉關切。

一切又像回到舊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