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一年異鄉人》:慕尼黑

想不到與丈夫同遊慕尼黑慶祝移居加國一周年,反而令我思鄉病更嚴重,更掛念香港。

由異鄉到更陌生的異鄉,不知怎的,我很快便失去了旅遊應有的心態;反而是掙扎著想要理解這個城市,以居民身份搞定衣食住行的「求存」心理,竟淹沒了旅遊者本應「體驗不同」的冒險心情。

那種不安,大概由搭上飛機後便開始。每次出外旅行,遊罷都是回香港的家。今次,感覺卻像是在繼續「旅程」--因為起點和終點都不再是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