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行同運 · 加港政治隨筆

【同志選舉論壇:有乜好講?】

在立法會新東補選期間,有感同性婚姻議題意外地掀起過一陣不大不少的漣漪;事後我曾與「G點電視」研究組織「性/別」議題選舉論壇的可能性。不過後來收到消息,有同志團體已組成聯盟,主辦專攻同志議題的論壇,我也就坐等開壇好了。

不過這兩天見宣傳一出,委實是有點失望的。雖說是主辦單位出心出力做的自有其限制理應包容;不過作為同志群體一員,我想還是應寫幾句,為件事好多口問一問。

隨筆雜記 · 香港同運系列

【彩虹大晒?】--借平權搵笨的搞手們

呢類同志乜乜物物大獎,不嬲都好伏味濃。

呢啲號稱推廣「社會責任企業」嘅搞手,藉住「性別平等」、「多元包融」呢啲企業清洗最愛嘅牌匾到處招搖,加幾個鬼佬喺度就周圍搲贊助,搵人笨。

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同志們,我們要左右大局】

有朋友跟我說,很多同志根本不關心政治,有得食好西旅行演唱會拍拖就滿足。

我不相信。零三年七一遊行,明明有很多關心政治的熱血同志走出來,走在大隊中,成為50萬人中的一分子。

只是,遊行大隊始終沒有留意,也沒有承認同志的存在。至今,同志既沒有免遭歧視的保障,也沒有相愛成家的權利;每年只有如七一遊行的同志遊行,如六四晚會的草地演唱會,淪落成周期性的表態、娛樂活動。

有不少名人或半紅不黑等上位的藝人,漏個口風話支持同志,或化身成為疑似同志(現在變成感動出櫃),大家就不理好醜,甘之如飴洶湧而上哄抬。因為這種支持實在太廉價,而且收入甚豐,難怪同志一直是那麼好騙,那麼容易被消費。

香港同運系列

香港同運病了?(二):同運等於自拍打咭?

不過,治標前還需「治本」。有媒體轉載上文時也不諱言「同運病了」,但同運是否僅指搞組織行動那一小撮人?那麼群體內佔絕大多數的同志呢?健吾或許提供了部份線索:同志悉心打扮出席大小活動,眼球舔盡高壯帥哥與美女,拿些攤位派發的試用裝商品,與其他同志朋友一起感動自拍、相互取暖過後,然後奔赴舞場派對狂歡達旦,就當「盡了義務」。

到了星期一,那一刻的感動與狂歡,就像八號風球趕及天光前除下,同志們繼續戴起面具上班上學,假裝社會很接納,自己活得很好?這樣做,除了幫助主辦單位追求虛無的數字,豐滿了同志友善老闆的口袋;被互助組織收編,強化外企與中產白同志形象,加深了同志的正典化;對整體同志平權,大家因此又爭取到一些甚麼?

香港同運系列

在遊行前,論香港同運

不過,香港同運其實是「表面風光」。實際上,香港同志在生活及社會福利等方面均乏支援及保障;民間組織提供的服務,停留在吹水會、聯誼派對、愛滋病測試服務等;近來才有社福組織提供的青少年、家庭及家暴等的外展服務。二十多年後的今日,仍未能確立酒吧或三溫暖以外,能供同志自由出入的社交場所。較令人熟識的,大概只有每年的遊行集會等大型活動。一如左翼社運的周期性表態,每每只在活動前引來一些關注,且難有後續議題跟進,所佔傳媒版面亦愈來愈少;主辦單位的各自為政,也難以令各個活動昇華。像下月的「同志遊行」,參加人士雖屢創新高,但過半是內地同志和商業組織;上月舉辦的「一點粉紅」,也只是外國模式的照搬硬套,除了加深中產白人同志的主流消費導向模式;同志社群服務需求的大量資源,因此過份集中這些大型活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