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雜記 · 加港政治隨筆

四十筆畫

拒絕長大的大孩子,如今竟也四十歲了,過了個多星期,還是有點虛惘之感。衝破四十大關,原來也不外如是。每日的生活作息,好像也沒有很大變化,除了心態。有說「四十不惑」,可我自覺距離「不惑」之境界,大概仍有數十光年之遙。

在故土最反智的一段日子亂畫幾筆,算是總結走過來的一段遠路,兼稍解你我疑惑。

Advertisements